潇雨行 第3章 欢乐师徒
作者:潇风笑雨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萧雨说完,下楼去了。

    这一句话彻底给店小二镇住了,像被人封了穴位一样,一动不动,两个眼珠子直直的盯着下楼的楼梯口。

    这可是一百两啊,还不如要了他的命得了。

    柳素萍得意洋洋的说道:“怎么,没有一百两?那就把你那生娃的家伙给切了吧。”

    柳素萍从旁人手里拿过一把刀,边说,边在店小二面前比划,店小二被吓得浑身发抖,面色铁青,裤裆一热,居然被吓出尿来。

    柳素萍忍不住哈哈大笑,拍一下店小二的肩膀,说道:“看把你吓的,跟你开玩笑的,你的家伙还是留给你婆娘吧。”

    说完,边笑边走下楼去。

    此时,雨已经停了下来,乌云也散去,太阳照射下的街道在散发着热气,景物一新,人心也舒畅了许多。

    柳素萍走出客栈的门,见萧雨往西走出了好远,马上追上去,边追边大声喊:“师父,等等我……”

    好不容易追上萧雨,柳素萍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师父,你干嘛都不等我。”

    萧雨转过身来,不改嘴角的微笑,问道:“我都没见过你,怎么就成了你师父了,你这小姑娘真奇怪。”

    柳素萍回道:“师父,刚刚你可是亲口说我是你徒弟的,那个店小二,还有好多的人都可以作证的,你可不许耍赖啊。”

    萧雨被她弄得哭笑不得,这小姑娘可真有意思,刚刚她非跟人家打赌,好心救了她吧,她还这样不依不饶的。

    萧雨不说话,转身往前走去,柳素萍边跟上萧雨的步伐,边说:“师父,我知道刚刚你是好心救我,但是我真是你徒弟啊,那次在望天峰,打劫你,然后又被你救下来的那个男孩子就是我呀!”

    萧雨停下脚步,细细一看,还真是有点像,顿时觉得这小姑娘还蛮有趣的。

    柳素萍调皮的问道:“怎么样,有没有想起来,怎么样,是不是有点佩服我了,不仅敢女扮男装到望天峰当劫匪,还劫得了个师父。”

    萧雨被柳素萍这么子说,忍不住笑了出来,说道:“你还真是厉害,别人打劫都是为了钱财,你倒不一样,居然打劫了我这个师父。”

    虽然柳素萍看着年龄与他相仿,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作为师徒确实有些不妥,但柳素萍这直爽的性格让他很是喜欢,若真有这么一个徒弟相伴,那路上也不会枯燥无味。

    柳素萍一听萧雨认她这个徒弟了,心中一阵欢喜,她不知道江湖上拜师要行怎样的礼,但她见过人家结婚都是拜天拜地的,自作聪明的以为拜师也是一样,于是一本正经的说道:“师父,既然你认了我这个徒弟,那该有的礼节不能少,咱俩拜下天地吧。”

    萧雨一听,哈哈大笑起来。

    柳素萍见萧雨笑得直不起腰来,挠挠头,问道:“师父,你笑什么呀?”

    萧雨收住笑声,打趣道:“你打劫了个师父还不满足,还想打劫个老公不成?”

    柳素萍没明白,心想,拜师不该这样吗,难道还要歃血为盟不成?想到这,她看了下自己的手,不禁打了个冷颤,若真是,那岂不是要在自己的胳膊上开个口子放血,她最怕的就是在自己身上动刀子了,只怕师没拜成自己就先被吓死了,越想越觉得拜师这事挺可怕的。

    柳素萍自想自怕,完全没注意到萧雨已经走出了好远。

    萧雨边走边想,越想越觉得柳素萍着实可爱,不禁笑了起来,这时身后又传来了柳素萍的喊声:师父,等等我……

    柳素萍追上萧雨,又是一通乱说,乱问,萧雨呢也不忘打趣她,一路上时不时传来了欢快的笑声,本是危机四伏的江湖路,两人竟走出了欢声笑语。

    傍晚,夕阳映红了半边天,萧雨和柳素萍来到屠狗岗,因为是深秋,这里遍地枯草,加上没有树,显得十分荒芜,但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尽情的观赏四下的俊美河山,之所以叫屠狗岗,是因为之前很多自称江湖侠义之士的人都在这里劫杀那些携带财物的过往商客,后来一位文人路过此地被劫,便留诗一行:侠义每多屠狗辈。

    虽然那行诗句没能存留多久,但为了讽刺那些伪善的江湖人士,便被取名屠狗岗。

    再后来,一位老人在这里开了个茶棚,取名德义,所谓德:心德,人德,武德,侠德;所谓义:信义,仁义,侠义。

    以此四德三义来拷问着每一个路过此地和在此地打劫的心灵,老人开完茶棚就离开了,只留下材火,茶叶和水,旁边有个钱罐,罐上有:德义者自取,茶水五文的字样,老人每月来收一回钱,同时也补充下茶水。

    说来还真是奇怪,不论是过往的商客,还是在这里刀剑相见的侠士,都没有破坏过这个茶棚,钱罐里的钱都快满了,也没有人去动。

    萧雨和柳素萍走进茶棚来歇歇脚。

    萧雨取了两份茶叶放在碗里,往钱罐里放了十文钱,接着把水倒入碗里,内力注于掌间,掌心贴着碗口一过,一碗热气飘香的茶就沏好了。

    柳素萍看得目瞪口呆,太厉害了,要是自己也学会了,那以后生火煮水的功夫不就全省了吗。

    柳素萍喝一口茶,问道:“师父,你刚才那是啥功夫,能不能教教我。”

    萧雨淡淡一笑,说道:“这功夫叫‘寒冰热’,聚阴阳两种内力于掌间,利用两种内力相排斥的热能来沏茶,这是门很深奥的内功心法,需要拥有深厚的内力才可以练成,所以……”

    柳素萍听了个不明不白,但她听明白了一点,若是这门功夫是那可以啃骨头的牙齿,那么自己现在还是在吃奶都嫌硬的阶段。

    萧雨看了下她,问道:“你一直师父师父的叫我,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柳素萍嘻嘻回道:“我叫柳素萍,这名字好听吧师父。”

    萧雨又是淡淡一笑,点点头,接着问道:“你一个女孩家,不好好在家待着,乱跑出来,不怕家人着急吗?”

    萧雨这么一问,柳素萍的表情一下忧郁了起来,萧雨好像从她脸上猜到了什么,明白自己问得有些冒失,但又不知道如何安抚她,只能默默的喝着茶。

    沉默了一会,柳素萍才说道:“师父,你救了我两次,我本不该对你有所隐瞒,但这事我现在不想提起,等过些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萧雨知道,这事一定是她心里的一个结,凡事讲究个机缘,既然现在她不想打开,那就随她去吧。

    灵机一动,对柳素萍说道:“师父以前听人说,只有笑的女孩才能嫁个好人家,而那些愁眉苦脸的,最多只能嫁个店小二。”

    柳素萍点点头,忽然想起了什么来,说道:“师父,你好坏啊,居然敢取笑我,若不是怕打不过你,我早就揍你好几百遍了。”

    说完又开怀的笑了起来,衬着夕阳的余辉,她笑得好灿烂,好纯真,之前所有的苦闷都立刻烟消云散了。

    萧雨继续打趣道:“这打师父的女孩啊,就更得嫁店小二了。”

    师徒二人在这夕阳西下的深秋里,在这荒芜的屠狗岗,相互打趣着,相互笑着,全然忘记了,这是江湖,血雨腥风的江湖。

    这时,从七星镇的方向走来了一帮人,其中有一个女的,模约二十岁左右,面色清纯娇美,绿色衣裙裹出了那亭亭玉立的身材,走在这帮人的前面,看得出来,是这帮人的头。

    那女的和这帮人径直向萧雨走来,那女的向萧雨施了个礼,然后问道:“请问你是萧雨萧大侠吗?”

    萧雨还没回话,柳素萍就抢着回道:“我师父正是萧雨,你们找我师父有什么事?”

    那女的带着笑脸说道:“我是青云派的弟子阿碧,得知灵静门受人所托,派出五大高手准备行刺叶中飞叶前辈,于是师父让我们前往鹤云颠相助,在来的路上路过七星镇,听店小二说萧大侠你向这边来了,我们想,你估计还不知道,所以这才赶来告知一下。”

    柳素萍一听,惊呆了,这消息她也听到过,但不知道那个叶中飞就是师公,所以就没说出来,要不是有青云派的人来相告,师父就不会知道,若是师公有什么闪失,那自己会内疚一辈子的。

    萧雨见柳素萍听了这消息之后的异常表情,问道:“怎么了,被勾魂了?”

    柳素萍看着萧雨,像个犯了错的小孩一样,幽幽的说道:“师父,这消息我三天前就知道了,但不知道叶中飞就是师公,所以没跟你说,你不会怪我吧,要不我们现在就赶回去。”

    萧雨倒是一脸的不在乎,笑着说道:“不用回去,就凭灵静门的人根本就伤不了我师父,你也不必自责,别说你不知道,就算你知道了,告诉了我,我也不用回去,你师公可是当今武林第一高手,就算他灵静门倾巢而出,只怕也只能是有去无回。”

    柳素萍一听这话,心里舒服了许多,感觉自己太幸运了,有个厉害的师父,还有个天下第一的师公,这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事啊。

    阿碧插话道:“萧大侠说的不无道理,但这次灵静门派出五大高手,就算在武功上不敌叶前辈,但江湖人都知道,那谢天龙和孙早,一个诡计多端,一个擅长下毒,叶前辈武功虽高,却为人不喜阴谋之道,只怕会吃亏。”

    萧雨想想,觉得有道理,师父为人正直,从不会用半点阴诡之道,只怕武功在高也难应付得了诡计多端的谢天龙,何况还有一个毒术高深的孙早。

    于是萧雨当下决定返回鹤云颠。

    一行人昼夜兼程,终于在两天后赶到了鹤云颠。

    初入鹤云巅,众人都被鹤云颠的气势所震感,

    只见这里峰高势险,有站立可抚日月,伸手可摘星辰之感,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怪不得天下第一高手会居住于此。

    赶了三天的路,大家都疲惫不堪,萧雨带着大家到客房去休息。

    柳素萍第一次来到这如仙境般的地方,当然要先大饱眼福了,于是一个人四下转悠,走着走着,发现前方两山之间峡谷的上空,有一个发白如雪,白须齐胸的老人凭空迎风而立,他那白色长袍随风摇摆着。

    柳素萍猜想,这肯定就是师公叶中飞了,除了他,谁还会有这凭空而立的本事,于是高声呼道:“老头,你是我师公吗?”

    新人,新书,求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