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雨行 第4章 雄聚鹤云颠
作者:潇风笑雨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这位仙风道骨的老人正是萧雨的师父叶中飞,一个喜欢清休静养的高手,一个独来独往,两耳不闻江湖事的老人,闲来无事,他总喜欢到这断峰崖来松松筋骨。

    柳素萍见叶中飞好像没有听见,又连续喊了好几声,这才见叶中飞迎风缓缓向她飘来,白发长须徐徐随风飞扬,就像一位腾云驾雾的神仙。

    柳素萍惊叹的目光随着叶中飞一点点收近,来到跟前,叶中飞细细打量了柳素萍一番,捋捋须,哈哈笑起来,看着这个姑娘一身平凡的打扮,也能被萧雨收为徒,看来,萧雨已经领悟到武学的至高境界——无人,无我,以一颗博大胸怀包容世间万物。有这样的徒弟,叶中飞感到无比高兴。

    柳素萍一片茫然,不仅不知道这个老头是不是师公,还不知道这老头在笑什么,问道:“我说老头,你不仅不回答我所问,还无缘无故的笑,什么意思?”

    叶中飞不仅不生气,反而笑得更大声了。

    柳素萍不明白叶中飞为何而笑,自己说得话真有这么好笑吗?

    柳素萍再次问道:“老头,你别只顾着笑,你就说吧,你是不是我师公。”

    叶中飞又是一阵笑,说道:“你都叫了我这么多声师公了,我想说不是只怕也晚了。”

    柳素萍调皮的说道:“好你个老头,居然这么坏。”

    在柳素萍看来,叶中飞不像一个人人称道的绝顶高手,更像一个慈祥的爷爷,那样的亲切,那样的随和。

    柳素萍对叶中飞一通称赞后,还细细的说了她如何遇到萧雨,如何做萧雨的徒弟,叶中飞听罢,又哈哈大笑起来。

    萧雨安排好了阿碧等人,不见叶中飞,猜想他定是在断峰崖,便向这边走来,见到师父被柳素萍逗得如此开心,打趣道:“哎呀,这有了师公,可是把我这师父都给忘了,要早知道这样,在客栈我就不救你了,让你嫁给那个店小二得了。”

    柳素萍不屑的一甩头,说道:“哎呀,我说师父呀,师公的醋你也敢吃,胆子不小啊。”

    转过头继续对叶中飞说道:“师公,看见了吧,这个徒弟不要也罢。”

    萧雨和叶中飞都被柳素萍这话给逗乐了,柳素萍也被自己逗得笑不拢嘴。

    一番玩笑过后,三人便往回走,回到屋内,萧雨说道:“师父,江湖上流传关于灵静门要刺杀你的消息你可知道。”

    叶中飞笑脸慈和,说道:“听说了,但没有放在心上。”

    柳素萍一本正经的说道:“师公,怎么能不放在心上呢,万一……”

    叶中飞说道:“生死由命,何必为这些事徒增忧虑,师公一把年纪了,生又何妨,死亦何惧。”转而对萧雨说道:“只是这么一闹,估计又耽误了徒儿你的事了。”

    萧雨还没说话,柳素萍便说道:“师公,师父有什么事啊?”

    萧雨正要说话,忽然一人来报,说飞龙帮、聚义堂、仪水盟等几个江湖帮派的人上山来了。

    这么多人来,会不会是灵静门的诡计,柳素萍暗暗替师公担心。

    萧雨和叶中飞倒没想这么多,毕竟这几个帮派都曾受过萧雨的恩惠,此时前来相助也是理所应当。

    柳素萍跟着师父和师公后面出去迎接。

    出门一看,各派弟子相加得有六七十人,站在门前青砖铺设的场地上,都在等着面见萧雨和叶中飞。

    见萧雨三人出来,一人上前来施礼,说道:“得知灵静门派出五大高手前来行刺前辈,我江湖各派特自前来相助,多有打扰,还望前辈勿怪。”

    说话的这位长脸高鼻,一身紫色衣袍的人便是聚义堂堂主风如故,此人虽武功平平,但为人仗义。

    萧雨还礼谢道:“蒙诸位江湖豪杰不远千里前来相助,我萧雨在这里谢过诸位。”

    灰色长袍,福脸福身的飞龙帮帮主陈飞龙插话道:“萧大侠说的这是哪里话,几年前,我飞龙帮被人暗算,若不是萧大侠仗义出手,恐怕我飞龙帮早就被灭门了。”

    仪水盟的宗主胡有权手持折扇,上前一步,接过话来,说道:“陈帮主说得不错,若没有萧大侠的仗义援手,我仪水盟也不会有今天,萧大侠如此行侠仗义,今日有难,我等又岂能视而不见。”

    柳素萍这次没有说话,在暗中观察着各派的人,心里暗骂道:“真是虚伪,说话一套一套的。”

    一番客套话之后,萧雨让人领着各派的人前去客房休息。

    待各派的人都散去后,萧雨见柳素萍静静的在发呆,好像有什么心事,感到有些奇怪,平时这丫头能说会道的,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安静了,于是玩笑道:“在想什么呢,说出来让师父和师公高兴高兴。”

    柳素萍如梦初醒,说道:“没什么,师公,你休息吧,我四下走走。”

    说罢,便走开了,萧雨看着柳素萍心神不宁,路也不看,连在台阶那摔了一跤好像也没有感觉,整个人就像被勾了魂一样,很是奇怪。

    萧雨对叶中飞说道:“师父,你不觉得这丫头有些奇怪吗?”

    叶中飞笑道:“女孩子嘛,难免会有自己的心事,时而雨,时而晴的,这没什么,放心吧。”

    萧雨一想也是,这丫头总是让人住摸不透,随她去吧。

    柳素萍心有所思,无心风景,一个人在断峰崖转来转去,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下来,忽然她脸上又露出了笑容,只是这次她笑得有些阴险。

    月色当空,鹤云颠一片宁静,只有风起时的呼呼声。

    阿碧坐在桌前,看着烛台上的烛火,心事重重。

    “咚咚”的敲门声传来,阿碧一惊,心想:“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起身前去开门,打开门,见是柳素萍,便请她进来,问道:“这么晚了你不休息,找我有什么事吗?”

    柳素萍进门来,抱怨道:“来了这么多人,师父和师公尽和他们说些江湖侠义的客套话,我听烦了,想找个人聊天,但整个鹤云颠就只有你一个女孩子,所以就来找你了。”

    阿碧淡淡一笑,说道:“你这丫头啊,我都不知道要说你什么好了,这来的路上就听你说个不停,难道还没说够?”

    柳素萍毫不客气的在方才阿碧坐的椅子上坐下,问道:“阿碧姐姐,现在有这么多人,师父和师公又是高手中的高手,这灵静门真敢来吗?”

    阿碧顺手给他倒了杯茶,说道:“这个也说不好,据我所知灵静门一旦接手的买卖,就没有放弃过的。”

    柳素萍喝了一口茶,又问道:“你说这么多人,灵静门会不会得手呢?”

    阿碧微微笑道:“你呀,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这得不得手又与你何干呢?”

    柳素萍道:“这怎么能与我无关呢,那可是我师公啊。”

    阿碧有些无奈,说道:“你呀,就别操心这事了,回去好好睡觉吧,赶了这么些天的路,我也有些累了。”

    柳素萍起身正要走,忽然见窗外有黑影,阿碧厉声说道:“什么人?”

    黑影见被发现,急忙逃走,阿碧追了出去。

    追了好一会,连个鬼影也没见到,整个鹤云颠依旧一片死寂,阿碧只好返回屋内。

    无功而返的阿碧一进门,柳素萍就急切的问道:“抓到了吗?”

    阿碧进屋喝了口茶,说道:“连个鬼影都没看见。”

    柳素萍缓缓端起茶杯,刚想喝,忽然把茶杯放下,说了句:“我要去看看师公。”急急忙忙的就跑了出去。

    阿碧摇摇头,关上门,熄灭了蜡烛,睡去了。

    萧雨在屋内正准备睡觉,忽然柳素萍一脚把门踢开,进来就问萧雨:“师父,你为何要杀了我父母?”

    萧雨一脸惊愕,这话从何说起,自己杀的人不足十个,都是些为非作歹之人,何况这其中也没有柳姓之人,莫不是这丫头根本就不姓柳。

    柳素萍哭着说道:“师父,我谢谢你救了我两次,但杀父弑母之仇不共戴天,我知道你武功高强,我不是你的对手,既然杀不了你,不能替父母报仇,我也没脸活下去了。”

    说罢,从手中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瓶子,除去那木质的瓶塞,将里面黑色颗粒之物全部倒入口中,吞下,立刻倒地了地上。

    新书,新人求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