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雨行 第5章 桃花缘
作者:潇风笑雨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萧雨这还没明白怎么一回事呢,柳素萍就倒地不起了,过去一把脉,虽有脉搏,但手脚冰凉,再看,嘴唇也慢慢发紫。

    萧雨在她身上四下翻找了一遍也没有找到解药,于是一手把她抚起,让她盘膝而坐,一手尝试着用真气把她体内的毒素逼出来,但试了几次也都失败了。

    可能是柳素萍进来时动静太大,惊动了所有人,不一会,风如故、陈飞龙、胡有权等一众人也赶了过来,看到这情形,面面相视,但都摇摇头表示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阿碧稍后也赶了过来,见萧雨在不停的尝试用真气把毒逼出来,立刻阻止了他,对着柳素萍切脉,看眼珠。一通检查后,阿碧说:“她是中了‘七日香’之毒,中此毒者,全身穴位被封住,气血不通,七日后气绝而亡。”

    萧雨问道:“此毒可有解药?”

    一众人都纷纷看向阿碧,不知是惊叹她药理精深,还是期待她救人一命。

    阿碧叹一口气,说道:“此毒自然有解药,但此毒为毒王谷毒仙谷至疯所创,解药也只有他才有。”

    萧雨一听,颇感奇怪,这小丫头怎么会有毒药七日香呢,她和毒仙又是什么关系,看来这丫头来头不小啊,要解此毒,就只能去找毒仙了。

    萧雨起身,向外走去,众人纷纷让开一条路。

    萧雨来到门前,正好遇到叶中飞,叶中飞问道:“徒儿,出了什么事?”

    萧雨回道:“师父,此时说来话长,待我从毒仙那拿回解药再与你细细道来。”

    大家一听,都对萧雨的这个决定感到十分吃惊,灵静门来势汹汹,此去毒王谷来回少说也得六天,若这中间灵静门前来行刺,后果难料。

    风如故劝道:“萧大侠,你救徒心切我们可以理解,但此去数天,若灵静门趁机行动,那后果不堪设想。”

    陈飞龙、胡有权等也纷纷附和,力劝他不要中了灵静门的调虎离山之计。

    阿碧也劝道:“各位帮主说得有理,谁知道这是不是灵静门的诡计呢,再者说,这丫头和前辈比起来,孰轻孰重,你自当清楚。”

    萧雨看了一下众人,又看了看叶中飞,说道:“我萧雨做事,一向随心所欲,从不去衡量轻重,心这么想,我就这么去做了。”转而对叶中飞说道:“师父,徒儿不在的这几日,您万事多小心。”

    叶中飞笑呵呵的说道:“徒儿所为,为师甚为感动,侠者之道不在武功高低,而在随心而动,不被未到之险束缚,徒儿尽管放心去吧,不用担心为师。”

    听到师徒二人的对话,一众人都惭愧的低下了头。

    些许沉默后,风如故说道:“萧大侠高义,我等惭愧,请萧大侠放心,我风某在此向萧大侠保证,就算是死,风某也一定力保叶前辈周全。”

    其他人一听,也纷纷发声誓保叶中飞无恙。

    萧雨谢过大家后,施展轻功,飘飘而去。

    一天一夜后,萧雨来到毒王谷两百里的桃源村。

    桃源村地势平坦,种植着万亩桃树,因是深秋,桃树都褪去了装饰的衣服和首饰,**裸的站立,桃树上有许多用红绳挂上的小风铃,一阵风吹来,风铃“铃铃”作响。

    一条大道直穿桃源中央,放眼望去,路的尽头直与天际相连,可以想象,若是桃花盛开的季节,走在这无边无际的桃花源中,清风拂面,耳听风铃声,该是何等的浪漫和美妙啊。

    大道的旁边有一座圆顶凉亭,亭中有一少女,柳腰白衣,头带斗笠,白纱遮面,端坐在石凳上,纤纤玉指在琴弦上温柔跳动,时而缓,时而急,那略带忧伤的乐曲向桃源的尽头飘荡。

    萧雨静静的在享受着这美妙的天籁之音,默默的看着那少女,不停的在脑海中勾勒着少女的容颜,但无论他用何种色彩点缀都不觉满意。

    琴声幽远,响彻天际,萧雨只顾听琴赏人,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前方,此刻正有一人向他走来。

    一曲终了,那人已经站在了萧雨面前两三丈的地方。

    萧雨定眼细看,原来是个和自己差不多的少年。少年青衣素冠,手持剑鞘却无剑,两眉连成一字,那眼神犀利中透出些许杀戮,一身霸气让人有种不战而臣服之感。

    “江湖第一杀手,无剑判官李剑一,今日一见,果然气宇不凡。”

    萧雨虽未见过他,却对他早有耳闻。江湖传言此人杀人有三规——武功高于自身者杀,忘恩负义者杀,横霸乡里者杀,若不符合这三规,再多钱他也不接。

    更有三剑一杀之说。所谓三剑一杀,便是三招必杀,若能侥幸接住他三招,他便择日再战,直到杀了对方为止。

    李剑一面容冷俊,说道:“夜雨行侠萧雨,竟能为一刚收不久的女徒不顾多年恩师之危,只身一人前往毒王谷,其人品亦值得让人钦佩。”

    萧雨笑道:“只怕世人便由此以为我乃不忠不孝之徒。”

    李剑一冷笑道:“这或许便是世人不可人人成侠士之所在。”

    萧雨知道李剑一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问道:“江湖素有无剑判官神龙见首不见尾之说,今日现身于此,只怕不只是来谈论此等世俗人情的吧?”

    李剑一回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今日前来只为借萧大侠人头一用。”

    萧雨淡淡一笑,问道:“受何人之托,又为何因杀我?”

    李剑一看一眼手中的剑鞘,说道:“无剑判官,只问其人,合其规,不问其因。”

    看来今日一战不可避免。都说高手对决,胜之毫厘,若是换了常人,定会小心应对,但他是萧雨,凡事都是随心所欲,他并没有把这事过多的放在心上。

    俩人静静的站立,相互目视,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一草一木都在期待着这场旷世之战。

    萧雨目光移向那个少女,少女会意的点了点头,一声幽远的琴声打破了世界的宁静,预示着对决的开始。

    几乎同时,萧雨真气聚于玉笛,李剑一聚于剑鞘,只见李剑一剑鞘一提,萧雨玉笛一劈,两股真气巨浪携眷着道上的枯枝败叶滚滚而来,随着“嘭”的一声,两股真气在中间相遇,瞬间尘土飞扬,方圆丈内草木齐断,风铃“铃铃”作响。

    萧雨和李剑一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向对方,果然是高手,眨眼的功夫,两人便在中间相遇,一招过后,李剑一一招“落水青纱”直向萧雨下丹田,萧雨也不守直攻,一招“长萧绝命”直取李剑一脖颈。

    剑鞘从萧雨衣摆而过,长萧自李剑一鬓前而走。

    琴声落罢,两人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一切又回到了战前,只是道上的败叶残枝被一扫而尽。

    萧雨落下衣摆一角,李剑一也落下鬓发一束。萧雨笑到:“无剑判官果然名不虚传,方才你的落水青纱若是直向我丹田,只怕我已经命丧黄泉了。”

    李剑一略微一笑,说道:“夜雨行侠也非浪得虚名,你的长萧绝命若是直取我要害,我同样也将名丧这桃源。”

    两人武功不相上下,也有惺惺相惜之意,若非如此,方才两人直取对方要害,只怕黄泉路上又多两个高手,阎王又该着急了。

    相互称道几句后,李剑一便离去,至于去往何处,萧雨没有问,但他也知道,以李剑一的规矩,日后定会再次相遇。

    李剑一走后,萧雨走向那个女子,行礼说道:“姑娘琴艺精湛,可否能为我再抚上一曲。”

    那女子柔声轻语的说道:“物以稀为贵,曲以喜为妙,一曲足以。”她的声音,轻柔动人,比她的琴声不知好听了多少倍。

    萧雨道:“姑娘琴声有如山水之美,姑娘之音堪比天地之妙,真是世间少有,敢问姑娘贵姓芳名。”

    那女子沉默了一会,说道:“知我姓为我夫,道我名为我君,不知萧公子可否愿意?”

    萧雨感到很吃惊,她为何会知道自己的姓名。

    那女子好像看出了萧雨的心思,继续说道:“萧公子不必感到惊讶,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萧公子不争带不走的虚名,不取留不住的薄利,随心所欲,随遇而安,江湖人人传道,我岂有不知之理。”

    萧雨又是一惊,这女子怎会对自己如此了解,这绝不可能是从江湖传闻得知的。

    那女子见萧雨不作声,又问道:“不知萧公子是否是前往毒王谷?”

    萧雨更是一惊,问道:“姑娘如何得知我要前往毒王谷的?”

    那女子噗呲一笑,回道:“这是方才听那人说的。”她笑声如此娇甜,醉人心魄。

    萧雨这下算是明白了,原来刚刚他和李剑一的对话,这姑娘全都听见了,怪不得她会如此了解自己。

    一阵强风吹来,那女子头上的斗笠被吹落,展现在萧雨面前的是一个长发及腰,面如白雪清纯,灵眸如水清澈的女子。

    萧雨愣愣的看着那女子,心血澎湃,仿佛与她早已相识,此刻是久违之后的重逢,这种感觉他从未有过。

    那女子娇羞的说道:“既然天意如此,那也罢,我叫白若雪。”

    萧雨愣愣的说道:“好名字。”目光却不曾离开白若雪的脸上,看得白若雪小脸通红,娇羞不语,气氛有些尴尬。

    萧雨想找个话题打破这尴尬的氛围,但却不知要说些什么才合适,四下看看,灵机一动,指着那桃树上的风铃语无伦次的问道:“为何要挂上这些风铃在树上,做什么用?”

    白若雪见鼎鼎大名的萧雨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娇滴滴的在笑,但不忘了给他解释一番这些风铃的来由。

    原来这不仅叫桃源,也叫桃缘,相传很久以前,有个将军征战路过此地,遇到了一个女孩,两人一见倾心,将军从马上取下三个铃铛,一个挂在桃树上,一个给女孩,一个自己留着,对女孩说:“若是风起了,你的铃铛响了,就是我在想你了,待我卸甲归田,定与你长伴于此。”

    从此以后,女孩一生未嫁,一直在这里等他的将军回来,一直等,一直等,每等一天,她就会挂上三个铃铛,她期待着将军回来时能看见她所有的思念,可是将军始终没有回来。

    后来女孩死了,但她的魂魄依旧游荡在这桃源,不愿离去,直到有一天,风起了,整片的铃儿铃铃作响,女孩知道这是将军在呼唤她,这才离开了这个她守了一辈子的桃源。

    后来,不知为何,这里的桃树上的风铃越来越多,很多出门远行的人,都会带着爱人来到这里,摘两颗风铃,亲手给彼此戴上,这样,不论身在何方,只要风起了,铃儿响了,就知道这是对方在思念自己了。

    白若雪讲得娓娓动听,萧雨听得津津有味。

    萧雨听完,感慨道:“好凄美的故事,真是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萧雨看了看天空,太阳已偏西,他得走了,他要在七日之内拿到解药赶回去,不然自己的徒儿就必死无疑。

    白若雪见他要走,说道:“你可知毒王谷素来有天下第一谷之称,谷中瘴气弥漫,无处不毒,若没有人带路,你还没见到毒仙就已经死上好几百回了。”

    萧雨微微一笑,说道:“我无惧生死,无妨。”

    白若雪收起琴,把斗笠带上,说道:“我去过毒王谷一次,我带你去吧。”

    说罢,也不管萧雨同不同意,就走在了前面,萧雨看看白若雪美妙的身姿,又看看桃树上的风铃,想了想那个将军和女孩,伸手摘下了两个风铃。

    新书,新人求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