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雨行 第6章 毒王谷
作者:潇风笑雨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在桃源村,白若雪与萧雨结伴前往毒王谷,一路上两人相敬如宾,少了之前与柳素萍同行的乐趣,不时还有尴尬的氛围。

    两天一夜后,萧雨二人来到毒王谷。

    毒王谷不愧为天下第一谷,不仅树高林密,而且瘴气弥漫,根本看不清前路,就不是人住的地方,不知道毒仙怎么能在这样的地方生存下去。

    在谷中走了好久,也没有见到任何人,萧雨停下脚步,问白若雪道:“你来过毒王谷,那毒仙住在什么地方?”

    白若雪不好意思的看了萧雨一下,低下头,微微说道:“我骗你的,我根本就没来过什么毒王谷。”

    萧雨听完,一笑,说道:“那就继续找吧。”说罢,继续向前走。

    白若雪跟在萧雨的后面,她原本还以为萧雨会生气,不曾想,萧雨只是一笑了之,这让她很是好奇,究竟什么事才会让他生气呢?

    走着走着,眼前的迷雾渐渐散去,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深不见底的黑乎乎的洞,足足有五六丈宽,里面不断有浓雾冒出来,但奇怪的是,这些雾自洞中出来以后,不向四周扩散,而是升到了空中十几丈后,在慢慢扩散,扩散五六丈之后又来了个大大的转折,垂直向地面而来,在洞口四周形成了一道雾墙,很是美观。

    萧雨正在看着这些浓雾好奇时,耳边传来了“沙沙”声,像是有人在向这边走来,白若雪听到这声音,吓得心惊肉跳,下意识的躲在萧雨身后,不由自主的抓着他的衣摆,害怕的左右张望。

    沙沙声不停,但却不见有人来,萧雨也只顾着放眼前面,完全没注意到身后和脚下的树枝正在向他伸来。

    他突然感觉到身后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软绵绵的,想转身去看,却发现身子和脚都被树枝紧紧的和白若雪缠在了一起,白若雪的胸紧紧的贴着他的后背,怪不得他会感觉软绵绵的。

    白若雪害怕的问道:“萧公子,这下怎么办啊?”

    萧雨淡定的安慰道:“这些叫食人树,只要你不动就好,若越动就会缠得越紧。”

    萧雨这么一说,白若雪更害怕了,差点哭了出来,问道:“这些树真的会吃人啊?”

    萧雨一笑,说道:“树只是缠住人不会吃人,但树把人缠住后会有种食人蛛过来把人吃掉,所以……”

    萧雨话还没说完,白若雪便啊声惊叫了起来,因为她看到从洞中不断爬出拳头大小的蜘蛛,那些蜘蛛身上长着长刺,闪着绿光,正慢慢的向她俩而来。

    萧雨一看就知道这是传闻中的食人蛛,这些食人蛛会先用毒液将人体腐蚀,然后连骨头一起吃掉。萧雨试图用内力将缠着身体的树枝崩断,但试了几次却无济于事,眼看食人蛛越来越近,可却没有脱身的办法,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几十只食人蛛已经慢慢的从萧雨的脚爬了上来,顺着他的身体一直往上爬,爬到他的脖子上,用那精锐的牙齿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他忽然觉得天旋地转,慢慢的失去了知觉。

    白若雪见这么多食人蛛在眼前张牙舞爪的,害怕的又一次啊声惊叫起来,脑袋一片空白,晕了过去。

    待萧雨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的床上躺着,浑身有些酸麻,慢慢从床上起来,看见有个姑娘坐在桌子前,手里拿着他的玉笛在细细的观赏,那姑娘一头长发散落在她那绿白混搭的绢衣上,弯眉如月,薄唇圆脸,楚楚可人。

    见他起来,姑娘急忙放下他的玉笛,起身问道:“你好点了吗?”

    萧雨点点头,问道:“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

    那姑娘回道:“这里是毒王谷,是我父亲把你救回来的。”

    毒王谷,这是怎么一回事?萧雨有点懵了。

    萧雨想起了白若雪,担心的问道:“跟我一起的那位姑娘呢,她怎么样了?

    那姑娘回道:“那姑娘在隔壁房间,放心吧,她没事的。”

    萧雨这才放下心来,看了一眼那姑娘,才想起来还没问人家叫什么呢,于是问道:“既然这里是毒王谷,那你是?”

    那姑娘露出一丝笑意,说道:“我叫谷青青。”

    萧雨继续问道:“那你认识毒仙谷至疯吗?”

    谷青青回道:“他是我父亲,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萧雨说道:“我是为了七日香的解药而来。”

    谷青青一听,看一眼萧雨,表情有些为难,说道:“那你恐怕要无功而返了,七日香的解药需要八十一种珍贵药材才能练成,这些药材都十分罕见,父亲只练出一颗,但已经给了我的姐姐了。”

    萧雨一听,表情有些凝重,难道真就白白跑一趟,难道徒弟就命该如此?

    虽然说没有了解药,但萧雨想,既然能练出七日香这种毒药,那就一定有其他解此毒的办法。

    于是萧雨让谷青青带自己去见毒仙谷至疯,谷青青思虑了一会,应了他所求。

    走出房门,萧雨忽然想到应该先去看看白若雪。

    此时白若雪也已经醒来坐在床上,见萧雨走进来,便从床上下来。

    萧雨关心的问道:“没事吧?”

    白若雪拿起放在桌上的斗笠带在头上,回道:“我没事。”

    萧雨见她还带着斗笠,问道:“你如此美貌,藏于斗笠下,实在可惜了,何不把它摘了。”

    白若雪娇羞的回道:“我的斗笠只为你而摘。”

    谷青青在门外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说道:“打情骂俏有的是时间,还是赶紧去见我父亲吧。”

    萧雨和柳素萍跟着谷青青来到大堂,见一光头光眉的人坐在正前方,手中拿着一株不知名的草,正全神贯注的盯着看,完全没有注意到门外有人来。

    那人就是谷至疯,他对药物可是非一般的痴迷,不论是毒药还是良药。为了能不断研制出新药,他不惜用自己来做实验,他的头发和眉毛就是因为试药而掉光的。

    萧雨略微看了一眼大堂,见墙壁上全都挂满了各种药材,看来谷至疯对药物的痴迷已经到了无我的境地,不然怎么会在会客的大堂中也摆着药材呢。

    谷青青偷偷跑过去,在谷至疯耳边喊道:“老头,干嘛呢?”

    谷至疯吓了一跳,不慌不忙的放下手中的草药,说道:“你这丫头,都这么大了,还没大没小的。”抬头看见萧雨和白若雪站在门前,问道:“身体怎么样了?”

    萧雨向他施了个礼,说道:“多谢毒仙相救,感觉好多了。”

    谷至疯笑呵呵的说道:“你们江湖中人总是这么多规矩,来来,随便坐,在我毒王谷不用行这些虚礼。”

    谷至疯的随和让萧雨有些意外,同时也有些亲切,他本以为毒仙会是一个凶神恶煞之人,看来是自己有点小人之心了。

    萧雨坐罢,便向谷至疯说出了来意,谷至疯看了他很久,问道:“你自己都死到劲头了,怎么还有这份闲心来为他人求药?”

    新人,新书求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