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时尚女王 第一章没有最糟只有更糟
作者:豆子很忙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当跟着新妈妈站在家门口时,盛骄阳的内心是崩溃的。

    灰沉沉的大门被推开,里边的简陋是她无法想象的——靠墙角放着一张目测不足一米五的床,一个与床头并放的简易布衣柜,在另一边墙角下则放着一张木桌和两条塑料凳子。再往里边就是一个狭窄的阳台连着厨房和厕所。

    其实从接受自己变成另一个人开始,她就旁推侧引地问到了一些这个新身份的大概情况。

    单亲家庭,家里的所有开支全靠徐晴微薄的工资顶着。

    徐晴,就是她的新妈妈。而她现在的名字,叫徐娇娇。

    知道这个家很穷,但真正见到时才发现,这个家比她想象的更穷,穷得让她难以接受。

    恍恍惚惚了半天,直到关门声响起,房间里只剩下她一个人时,盛骄阳才回过神来。

    在她神游的时候,她的新妈妈已经做了煮饭洗衣拖地一系列的事情,桌上还摆着两碗没动几筷子的菜,而此时徐晴也已经在上班的路上了。

    “娇娇,妈妈去上班了,你吃完饭就睡会儿。”依稀记得徐晴出门时说了这样的话。

    盛骄阳撑着下巴,低眸看着两碗貌相不佳的菜,叹了口气。

    哪天她要真死了,绝对是饿死的!

    盛骄阳苦着脸放下筷子,走去床边扒拉从医院带回来的背包,翻出了纸巾,手机,零钱包,钥匙,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挑出了手机和钱包以及钥匙,她扭头走出了房间。

    她得去找营业厅充值话费,在发现自己成了别人后她有试图去联系过她最亲的外公,但车祸当晚外公就带着她原来的身体出国就医了,而要想联系到外公首先要通过外公的私人助理曾叔那关,所幸以前常打曾叔电话所以记住了号码,可是电话通是通了,但曾叔非但没把电话转给外公还直接挂了她的电话,然后她手机就欠费停机,再也打不出电话。所以现在她得先保持手机电话通畅,才好做下一步打算。

    沿着堆满杂物的小巷往街边走,盛骄阳只觉得像在经历一场噩梦。几天前她还是开着跑车兴致勃勃去“捉奸”的大小姐,如今却成了住在廉租房话费还要亲自去营业厅充值的穷丫头。

    世事无常啊!

    这些年除了避开刺激项目,她都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一直以来她也相安无事,谁知道在她急刹车后心脏病就毫无预兆的发作了。

    更料不到的是,她竟然还能在另一个人身上醒来。

    不知不觉,盛骄阳已经走到了一家营业厅门口。之前跟着徐晴回来的时候,她就有留意到公交站台附近就有一家可以充值话费的营业厅,而她们住的地方离公交站台大约有5分钟的步行路程。

    炎热的午后,路上走动的人并不多,营业厅里也只有一个正在吃饭的女营业员。

    “你好,话费怎么充值?”盛骄阳走过去。

    营业员抬头,问:“你要充多少?现在充一百还有礼品送。”

    盛骄阳翻了下零钱包,默默拿出了一张……10块纸币。

    “……”营业员的目光在盛骄阳左手拿着的手机和右手捏着的纸币上来回扫视。

    盛骄阳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机,其实她也觉得奇怪,家里很穷的徐娇娇竟然能用上这款在国内要卖好几千的手机。

    片刻后,盛骄阳拿着话费余额还剩一块多钱的手机,在营业员异样的目光下走出了营业厅。

    外头阳光正盛,但她心里却很灰暗。

    她刚刚看过了,小零钱包里的钱只手可数,最大面额竟然是那张被她拿去充了话费的十元纸币,其余的就是几张一元纸币。

    现在,她身上就只剩下这几块钱。

    几块钱能做什么?

    从来没缺过钱的盛大小姐落魄地游荡在街头,颠覆式的身份变化让她不知所措。

    从前,她出门自有人鞍前马后的照顾。

    从前,她绘画用的是最好的工具,跟随的是顶尖的名师。

    从前,她一身行头未下过五位数,香车,美酒,佳肴挥之即来。

    从前,她可以放肆地做任何她喜欢的事情……

    而现在,她揣着几块钱站在车流穿梭的路口,发现脱离了原来身份的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突然,清脆的手机铃声响起。

    盛骄阳愣了愣,看到手机屏上显示的未标记号码,她犹豫了下还是接了。

    “喂?”

    “娇娇,你录取通知书昨天就到学校了,这两天你电话停机老打不通,记得以后电话还是要保持通畅,不然漏掉重要信息就不好了。好了,你来学校一趟,这几天我都在办公室。”

    “……哦。”

    电话挂了后,盛骄阳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她压根不知道徐娇娇在哪所学校毕业。

    当下也只能回住的地方,看能不能找出一点有用信息。

    将不足二十平的屋子翻了个底朝天,盛骄阳纳闷地发现她竟然没找到任何关于学校的东西,别说日记,课本和作业都见不到一丝影子。

    这屋子的确是太小了,但一个学生住的地方竟然没有书,实在是不能理解!

    找了半天,没有得到想要信息,反而出了一身汗,盛骄阳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有那么一刻,她都想再制造一场车祸,看能不能变回去,不过这也只是一瞬间的念头,终究她还是不敢去赌这个万一。

    打开衣柜,盛骄阳默默吐槽了原主的的品味,挑挑拣拣了一番,挑出了一件没有乱七八糟图案的白色t恤,将宽松肥大的休闲裤丢一边,找出了一条七分牛仔裤。

    咔擦几剪刀下去,t恤和牛仔裤变了个样。

    高圆领的t恤前领口剪出了一个弧形镂空,下摆短了一截,并留了半指长的宽流苏,七分牛仔裤直接变成了牛仔短裤。

    至于内里的衣物,她在医院的时候就叫徐晴买了新的,像内内这种贴身衣物她坚决不能忍受用别人用过的,即使这个别人是身体的原主人。

    到了浴室才发现,这里简陋得连热水器都,没,有!

    盛骄阳差点抓狂,这里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挑战她的承受能力,每每在她以为这是最糟的时候却让她发现还有更糟的事情。

    灰白的墙上贴挂着的半米高镜子里正映射着盛骄阳此刻郁闷的样子,厚重的刘海下是一张姣好的脸,睫毛弯弯的大眼睛,挺翘的鼻梁,粉嫩的嘴唇,脸型像极了徐晴,小小的,不过下巴因为两腮还有些婴儿肥而显得没徐晴的下巴尖。

    盛骄阳眯着眼睛看着镜子里自己现在的模样,抬手有些嫌弃地撩了撩刘海,这模样虽然不错,但发型已经毁了一半形象,毁掉另一半的就是原身的近视眼了,明明应该是闪闪惹人爱的电眼,却因为近视而不得不眯起眼睛看东西。

    要说唯一让她满意的就是身体了,健康,高挑,这两点一直都是她奢望的特质,如果她也有徐娇娇这身高,也不用踩恨天高了。想当初她一个一米六出头的小个子闯进全是身材高挑的洋妞包围圈里生活的时候,没少被那群十分排挤她的女生们鄙视身高。

    想起那些花样讽刺语,盛骄阳到现在都还觉得不爽,足以想象那个时候她会有多恼火,爱惜羽毛的她当然不能让这怒气积压在心里,多伤身呀,既然身高是改变不了的事实,那她就从别的地方着手——学业,人脉,品味以及其他方面,狠狠地压她们一头,看着她们各种羡慕嫉妒恨,她就特别解气。

    “这样看来,好歹不是一无是处。”

    盛骄阳低头看着笔直的大长腿,稍感欣慰地嘟囔了一句。

    目光扫到手上的衣物,她面色一僵,觉得万分头疼。

    热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