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时尚女王 第六章第一桶金
作者:豆子很忙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你皮肤细腻,用这款柔肤水就行,这牌子虽然只是二线品牌,但这个少女系列的护肤品还是不错的。”

    “娇娇,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呃。。。我有个朋友喜欢研究这些东西。”

    ……

    “娇娇,快帮我看看,这条裙子适合我吗?”

    “适合你妈,但不适合你。爱研姐,来试一下这条裙子。”

    “小黑裙?可是我从来没穿过这样子的。”

    “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

    从原来的男朋友or表哥沦落为挑夫的徐拎着各种购物袋苦逼地跟在俩女生后边,他心头有种不祥的预感,感觉自己这些年存的小金库要败在这两姑娘手里。

    经此一逛,徐对于自个儿这表妹有了深刻的新的认识,从前木讷内向的表妹已经变得大大的狡猾——轻飘飘的一句“真羡慕,我还没收到过表哥的礼物呢”就勾得张爱研要自掏腰包送礼物,身为男朋友的他哪能让女朋友来出这个钱,于是有了一件就有第二件,从护肤品到衣服到鞋子,差点没武装到牙齿。

    “娇娇,下次我们再一起出来玩。”

    地铁里,张爱研朝走出地铁的盛骄阳喊道。

    盛骄阳转过头朝张爱研眨了下眼睛,拎着大袋小袋走了。

    “这丫头,给她买了那么多东西居然连声再见都没有!”徐磨牙。

    张爱研抱着徐的手臂,笑着说道:“你表妹挺有意思的,她的品味相当不错呢,对那些国际品牌如数家珍,就像自己体验过似的,看得出她在这方面用了很多功夫,最难得的是她还能考上重点大学。真是厉害啊!”

    这哪是厉害,分明是人精!

    被踩着底线将小金库挥霍近半的徐肉疼得无以复加,原本他还准备去买辆十来万的小车来代步,现在腰包严重缩水,买车的事情只能推后了。

    这表妹不开窍则已,一开窍简直要精明死。

    盛骄阳回到家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

    一进屋她就被吓了一跳,采光很差的廉租屋里光线昏暗,正对着房门的饭桌边坐着的人在近视不知多少度的她眼里简直了,跟鬼影有的一拼。

    等手上有钱了第一时间就去做视力矫正!盛骄阳开了灯见到是徐晴,心里松了口气,同时也下定决心要去矫正视力。即便这身体很健康,但经常被这样子吓到迟早有一天会心力衰竭。

    徐晴也被吓了一跳,她看着自家女儿提进屋的购物袋,紧张地问道:“娇娇,你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

    “这些是表哥送我的升学礼物。”

    “?”徐晴很是惊讶,表兄妹俩平时并不亲近的。

    “你借到钱了吗?”盛骄阳并不想让徐晴知道太多细节,故意调转了话题。

    徐晴脸上的表情又变得愁苦起来。

    一看这表情就知道没结果了,盛骄阳耐着性子安慰了几句,又用买来的护肤品给徐晴做了一次面部spa,还用上了以前同外公的按摩师学的专业按摩手法,帮徐晴舒缓了一下紧绷的情绪。

    夜里,徐晴睡得很沉。

    这自然是盛骄阳想要的,一来不想半夜又被吓醒,二来既然成了徐娇娇,那徐娇娇要承担的责任她也会接手而且会做得更好。

    享受了一回女儿贴心的照顾,徐晴第二天早上醒来心情也变得阳光了许多,一大早做好早餐后她就出门去找工作了。

    对于徐晴去找工作这事,盛骄阳并没有拦着,这事还是她鼓励徐晴去做的。接下来她并没有太多时间陪徐晴,与其让这个性格柔软的女人独自在这间阴暗的屋子里自艾自怜,找份工作确实一个能让徐晴立马振作起来的最好方法。

    吃完徐晴煮的荷包蛋面,盛骄阳也整装出发了。

    她不能坐吃山空,况且这山已经空了,也不能指望着结果未知的比赛。

    其实昨晚在鼓励徐晴去找工作后她想了很多事,以前她拥有很多财富,能轻易做到她想做的事情,她和美妞一起合伙创建品牌,她办过属于自己的画展,还用卖画的钱成了筑梦基金,她做过很多别人一辈子都企及不到的事情,但那些都依托于她外公的帮助。如果没有外公这个依靠,她没有钱去做投资,没有人脉去办画展,她的画可能一文不值,她也帮不了别人,因为那个时候她只是个母亲过世得早父亲不管爷奶不疼被后妈欺负的小可怜而已。

    现在一无所有了,她也只能靠自身的能力去获取物质上的需求,再不能张张嘴伸伸手就能得到。

    熬过了一开始的无措,现在这么想其实还蛮带感的,“靠自己的本事白手起家博一份事业”光想想就觉得热血沸腾了。

    盛骄阳绕去学校附近的文具店买了小画板,白纸和简单的画笔,揣着剩下的二十几块钱去了老城区最繁华的商业中心,这里靠近大学城,好几所大学的老校区都离这不远,坐公交也不过一二十分钟。

    盛骄阳坐在花坛边,将写了字的纸搁脚前,就抱着画板开始随手涂鸦起来。

    一开始的涂鸦到了后来,一点一点浮现出来的却是一个人的五官,英朗俊俏的眉眼,笔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嘴唇……

    画完最后一笔,盛骄阳才惊觉自己画了什么。

    她手指抚上那眉眼,呢喃:“林衍……”

    “这帅哥是真人啊?”旁边突然响起的声音惊醒了她。

    盛骄阳眨了下眼,转头看去,只见身边站着一个扎着马尾咬着吸管喝豆浆的女孩子兴趣正浓地盯着她手上的画。

    “美女,这帅哥是你男票吗?”女孩眨巴着眼,好奇地问。

    “很可惜,并不是。”盛骄阳恢复了一脸淡定。

    “那就是你的暗恋对象咯!”

    盛骄阳淡定的表情龟裂。

    一言道破真相的女生吸了口豆浆,笑眯眯地说道:“我身边要有个长这么帅的,我也会暗恋他。”

    这看脸的时代哟!盛骄阳笑了笑,女生的直白让她忍不住想到了年少的自己,当初她是怎么喜欢上林衍的?貌似一开始就是对那张盛世美颜一见钟情……

    “咳,”盛骄阳正色,“你要不要来一张素描?”

    “你这个上不封顶是什么意思?”

    “只要不少于十元,你想给多少就给多少?”

    女生歪了下头,爽快地说:“那你给我画一张,给我画这个姿势。”说着,女生凑近花坛里伸展的花枝,做出一副正在闻香的姿势。

    “请保持十秒钟。”盛骄阳手下的画笔已经快速滑动起来。

    “十秒钟?”女生以为自己听错了,转头想要再确定。

    “别动,十秒就够了。”

    十,九,八……三,二。

    “一。”女生数完,兴冲冲地走回盛骄阳身边,看到她的模样在纸上初现轮廓,她颇为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再看已经没有模特还能挥笔如流水毫无停滞的盛骄阳,女生已是无比佩服了。

    在信息量多如海脑容量小如豆的如今,很多人上一秒说的话下一秒就不记得了,记几个数字都像在破世界难题似的,很难想象一个人可以只用十秒钟的时间就记住另一个人并将其默画出来,这已经不是技巧了,这是天赋,是别人嫉妒不来的天赋。

    “好厉害呀!”周围几个将前前后后目睹了的吃瓜群众凑上来看热闹。

    盛骄阳画完最后一笔,习惯地在右下角署名,刚落笔就听到旁边女生询问的声音。

    “你的艺术签名设计得真好看,是‘骄阳’这两个字吧?是你设计的吗?能帮我设计一个吗?”

    “你问这么多问题,想让我回答哪个?”盛骄阳无语地看着女生,那么大一副素描像,竟然夸的是角落里的签名,她该笑还是该哭?

    “呃,帮我设计一个签名呗,只要好看我会另外付钱的。”女生故作卖萌地眨眨眼。

    为了赚起步资金已经不得不学人家街头卖画的盛大小姐当然不会错过任何赚钱的机会,她让女生在白纸上写上自己的名字,询问了女生的想法,在女生的名字旁边刷刷几笔画出了女生名字的艺术体。

    “满意吗,刘璐同学?”盛骄阳手指点了点艺术签名。

    刘璐的璐字笔画多,但在盛骄阳的笔下变得简单而充满艺术感,带着一种小清新的花式美感。

    “满意,超级满意!”叫刘璐的女生笑得合不拢嘴,她心甘情愿地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土豪金递给盛骄阳。

    虽然和以前卖画的钱完全不能比较,但这是第一次抛开身份地位卖出作品赚来的钱,这一张单薄的纸币在盛骄阳眼里也变得亲近起来,这个时候她才真正意义上地从把钱当数字的境地脱离出来,走进普通人的世界里。

    “啊,忘了跟你说,你画的我比我本人好看多了。”刘璐拿着两张纸,拿出手机给自己的素描像和艺术签名拍了几张照片,一边发朋友圈一边对盛骄阳说道。

    闻言,盛骄阳嘴角微扬:“我画的是在我眼中的你。”

    刘璐愣了一下,眼前的短发女孩看着比她还小,但那弯弯的眼睛缀满星光似的,格外的吸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