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时尚女王 第七章有钱任性
作者:豆子很忙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我说璐璐,你花一百块买一张素描,是钱多了没处撒是吧?有钱任性啊?”

    “还有艺术签名呢!”

    “你还好意思说,网上艺术签名设计五块一个的一搜一大把。”

    “那网上那些卖的便宜的设计跟鬼画符似的,我就是喜欢这个的,认得出我的名字又好看。你再看看我拍的那张素描的照片,不觉得人家把我画得很好看吗?你是不知道,给我画像的那个女孩子事后用那种温柔宠溺的小眼神看着我对我说‘我画的是在我眼中的你’,哎呀妈呀,那一刻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太苏了有木有?”

    “懒得说你了,反正你没钱了还可以找家里要,不跟你说了,督导来了,我得干活了,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好命。”

    刘璐撇嘴,将手机从耳边移开,嘟囔:“说得好似我爸妈的钱就是风刮来的,我也没有乱花啊,我觉得这个很值。”她看着手上的素描画,越看越满意。

    “能让我看一下你手上的这张画吗?”旁边突然传来一道低沉磁性的嗓音。

    刘璐吓了一跳,才发现旁边多了两个男人,壮硕些的男面容刚毅人大概三十出头,穿着黑色t恤深蓝牛仔裤,露出的胳膊肌肉结实,看起来就特别man,另一个长得……

    她的目光才开始打量就被逮了个正着,对方脸上并没有什么生气的表情,但感觉比她爸生气时的样子还让她害怕,她也不敢再看,错开视线乖乖将手上的纸递过去。

    “叮!”电梯门开。

    “我要进电梯了。”借着说话的机会,刘璐看向旁边的男人,那张低眸看画的脸表情平静得过分,长长的睫毛将唯一能透露情绪的眼睛遮盖了。

    哇塞,好帅啊!

    至于哪里帅,刘璐也说不上来,那模样比不得明星精雕细琢出来的完美面孔,但就是让人觉得很帅,而且还挺高的,身材比不上旁边那壮男,但也不显瘦削。

    “画这个的人在哪里?”男人抬眼,目光扫向刘璐,神色里多了几分严肃。

    “在百花广场的那个大花坛边上。”刘璐被这冷凝的视线一盯,立马老老实实地回答了。

    男人转身就朝外走,刘璐看着男人垂在身侧的手上捏着的纸,才记起自己的东西还在人家手上,连忙追上去喊道:“我的画——”

    男人停下脚步,转身看向刘璐,那目光像把锋利的剑,瞬间就劈散了她讨要回自己东西的勇气。

    “多少钱,补偿给你。”

    “我,我不要钱……”

    在刘璐说话间,那个跟在男人身边的壮男已得到指示,从钱包里抽出一叠目测上千元的纸币递向她。

    “不是,我……”

    又是一叠。

    “不够?”男人轻飘飘地吐出两字。

    刘璐默默闭上了嘴。

    等两人离开视线范围后,刘璐低头看着手上被硬塞的钱,暗戳戳地数了一下张数,二十七张,除掉那一百块花费,她这一下子就赚了两千六百块!

    “这才是真正的有钱任性啊!”

    还不知道自己的画被人转手卖出两千多元的盛骄阳此时还在任劳任怨地帮人设计签名,十块一张的签名设计图并不算贵,省杯奶茶的钱就有了,有些吃瓜群众看得心动了就下单了,找她画素描的暂时还没有。

    盛骄阳交易完几个艺术签名设计稿,正准备换个阴凉的地方继续奋斗,好躲躲越来越热烈的阳光,刚收好家伙,眼前一暗,一个人堵在了她身前。

    “这是你画的?”很是耳熟的声音充斥耳朵。

    盛骄阳眯了下眼睛,看清了凑到眼前的东西,是她今天的开张之作,刘璐的素描像。再然后,看到捏着画纸一角的大拇指上的血玉扳指,心里霎时一咯噔。

    慢慢抬头,顺着那手臂往上看去,映入眼帘的果然是沈致宁那张阴晴不定的脸。

    盛骄阳嘴唇颤了颤,想起现在的身份后才找回自己的淡定:“是我,请问有事吗?”

    如果不是自身体会,谁会相信一个人能变成另一个模样不同血脉不同的人?

    “骄,阳?”男人居高临下地审视着她。

    这个世界上存在两个地域不同可画风以及签名完全一样的人吗?

    他从不相信巧合,所有的巧合必定是人为的故意。

    盛骄阳听着眼前的人嘴里吐出的名字,无端的一股麻意从脊背往上蹿,蹿得头皮都有些发麻了。这种感觉太熟悉了,似乎每次他用这么阴沉沉的语气叫她时,总意味着接下来她要倒霉了。

    曾经沈致宁这个混蛋一不开心就欺负才只有几岁的她,偏偏那个时候他天天都不开心,真不知道当时的自己是怎么做到日复一日被欺负得眼泪汪汪还不离不弃的。小时候被欺负惨了那心理阴影大的呀,长大后她基本都是绕着走,只要沈致宁出没的地方,她绝对退避三舍,不然就敷衍地打个招呼就赶紧遁走。

    小魔王长大了也不会变天使,现在的沈致宁简直太可怕了,那浑身沉凝的冷意有如实质,大夏天也给她一种如坠冰湖的感觉,心里拔凉拔凉的。

    “这,这是我的艺名。”盛骄阳说得有些底气不足。

    “改。”

    听到对方这副命令式语气,盛骄阳气笑了:“你说改就改呀,你谁呀?我凭什么要改?”

    “不想改?”男人语气变得极其危险。

    盛骄阳一个激励,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以前见到的那一幕,那是时隔数年再次见到沈致宁的时候目睹的画面,脱离了少年稚气的沈致宁穿着量身定制的西装,左手兜在裤袋里,右手端着高脚杯,大拇指上的血玉扳指被杯肚里潋滟着光泽的酒液衬得十分显眼,然而最显眼的是被他踩在脚下碾压的人,哀嚎着的是一个中年男人,男人肿着脸趴在地上,右手腕被踩在沈致宁脚底下,与此相对的是沈致宁嘴角那风轻云淡的笑意。

    后来才知道这个被沈致宁生生废了一只手的人原来是他手底下,因为背叛了他才有了这样的下场。

    但那一幕显然刺激到了她,小魔王变成大魔王,变化的不只是个头和外表,还多了几分残忍和冷酷。唯一不变的大概是他晴雨不定的心情了。

    绝对不能和沈魔王作对!这是刻在盛骄阳心里的话,简直能作为她行事的准则了。

    “也不是不能改,可是我为什么要改啊?”盛骄阳的语气软了下来,以前隔着世交的保护墙沈魔王说整就整她,现在她只是个毫无依靠的普通人,要弄死她简直不要太简单。

    “珠玉在前,你是要东施效颦吗?”沈致宁打量她的目光毫不遮掩,尽管没有表露情绪,但盛骄阳在他平淡的语气里听出了一股轻视。

    珠玉?谁啊?

    “我怎么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叫骄阳且比我厉害的画家?”盛骄阳自问自己眼界不小,如果真存在这样的画家,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沈致宁笑了声,看着盛骄阳的目光里透露出了一丝看井底之蛙的怜悯。

    窝……靠!

    盛骄阳恨得牙痒痒,但她也无可奈何。

    “我改可以,但这是你要我改的,我要补偿。”用钱打发的都不是问题,是问题的只是因为钱不够——这句话还是年少的沈魔王跟她说的。

    “你要多少?”

    盛骄阳伸出一根手指。

    “十万?”

    这么壕?盛骄阳眨了下眼,因为惊讶而没有马上回应。

    “嫌少?你的命可不值一百万。”沈致宁微微眯眼。

    盛骄阳嘴角抽了一下,莫名不爽,一百万算个球,以前都不够她买件首饰。原本只想拿个一万,后来见他主动说十万已经很惊喜了的她,现在却不满足了,既然这么瞧不起她,这一百万她还偏要定了。

    “那个珠玉随便画一幅画也不止这个数吧?我现在的命或许不值一百万,但以后我画的画也绝不会少于这个数!”盛骄阳站起来,她现在这个身体个子高,所以她只要抬眼就可以和沈魔王对视了,不用像以前那样还要仰着头看他。

    沈致宁定定地看着眼前敢跟他讨价还价的女孩,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美好的事情,他的表情柔和些,说:“好。”

    下一秒,沈魔王就变了脸色。

    “但如果下次让我知道你还在用她的名义,我会让你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