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时尚女王 第八章搬新家
作者:豆子很忙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收到转账款时,盛骄阳并没有很开心,她脑子里一直在回想沈致宁最后说的话。

    “用她的名义”,“她”是谁?

    是那个和她一样叫骄阳的人?

    珠玉在前,还说她东施效颦,别以为她中文不太好就理解不了这两个词,分明是在说她模仿别人。

    世界很大,但圈子是有范围的,真要有个同行而且名字一样又比自己优秀的人存在,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如果那个人就是自己……

    盛骄阳豁然开朗,之前没想通是因为她还把自己当成原来的她,可在别人眼里她已经是另一个人了。

    “真是想不到啊,原来我在沈致宁那家伙心里的印象那么好,竟然还是珠玉呢!”

    盛骄阳兜着新办的银行卡,心情无限好地走出银行大厅,朝步行街走去。

    一个小时后,盛骄阳戴着一副墨绿色边框眼镜从眼镜店出来,她现在不差这一副眼镜的钱了,自然要在去做近视眼矫正手术前配一副。

    世界再度变得清晰,看人也不用凑到一米内才能看清面孔,再加上口袋终于有钱了,现在盛骄阳的心情是成为徐娇娇以来最好的时候。

    不过转眼她的好心情就一扫而空,视线清晰了,自然就看得远,然后隔着街道对面的珠宝店里站在柜台前的一对年轻男女就无意间闯入了视野。

    盛诗韵,林毓。

    一个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另一个是她交往不久的男朋友。

    当然,这都是以前的关系,现在他们和她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想到自己是因为他们才出的事,盛骄阳觉得有些膈应,而她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别人给她什么,她就回报什么。

    盛骄阳环顾了下周围,见旁边就是一家奶茶店,就去买了一杯奶茶然后拐进了珠宝店。

    也不掩饰自己的目标,径直就走到盛诗韵旁边,将奶茶往盛诗韵脚上一倒。

    “啊——”盛诗韵一声尖叫,跺着脚跳开。

    “哎呀,不好意思,”盛骄阳脸上带着特别欠抽的笑,“我手滑了。”

    “你神经病啊!你知不知道我这双鞋……”

    “很贵嘛,我知道啊,christian louboutin红底鞋,”盛骄阳扫了眼盛诗韵脚上的高跟鞋,嘴角微勾,“去年的款。”

    顾不上探究眼前陌生女生有什么目的,盛诗韵此刻只有一种在大庭广众下被人挑破穿旧款鞋的不堪,同林毓打了声招呼就匆匆去了洗手间。

    “你为什么要针对诗韵?”林毓皱眉,眼前陌生女生脸上带着满满的不加掩饰的恶意,傻子都看得出有问题了。

    盛骄阳看着林毓那张和她画的素描像肖似的俊脸,还是忍不住像第一次见到林毓时心生感慨,她也怀疑过林衍是林家的人,还特地问过林毓认不认识他,可结果是对方并不认识。

    “你女朋友刚出事,你就和盛诗韵出来约会,哦,不对,还没出事的时候你们就勾搭在一起了。林少爷这劈腿的功夫真是了得啊!”盛骄阳挑眉,漫不经心地说道。

    “你不要乱说,我和诗韵只是朋友关系。你是谁,怎么会认识我们?”

    “我是盛骄阳……”眼见林毓的神情变得惊愕,盛骄阳笑了,“的朋友。”

    “她出事前,还在跟我说她那个好妹妹发了张和她男朋友特别暧昧的照片给她,说什么毓哥哥最近很忙,叫她不要有事没事就找毓哥哥。这贱人呐就是容易矫情,真要喜欢你就直说呗,背地里阴阳怪气的忒恶心人。”

    “你在说什么?”林毓神情严肃起来。

    盛骄阳嘴角微勾,道:“我发现你这个人越来越有意思了,身边待着一个一心将你视为己有的绿茶婊竟然感觉不出,别反驳,盛诗韵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更清楚!”

    “盛骄阳会出事,全拜她所赐。而你作为男朋友,竟然还有心思陪罪魁祸首逛街买首饰,看来你说的喜欢也不过如此!”

    看着林毓深受打击的样子,盛骄阳满意地转身朝外走。

    来呀,互相伤害呀~

    盛骄阳哼着不成调的曲子,扎进了一家生意火爆的小吃店。

    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林毓这个人她还是了解的,在她认识的男性里,林毓真是少有的纯情,而且为人正直得简直是圈子里的一朵奇葩。他对身边的朋友都很好,但朋友只会是朋友,对于身边的女性朋友他并不会暧昧不清,也难怪盛诗韵一直不敢表白,在林毓对她还没有产生男女感情的时候就暴露心迹,林毓只会毫不犹豫地疏离。

    现在这层打着朋友关系的玻璃纸被戳破了,盛诗韵想要温水煮蛙拿下林毓的美梦也会随之破碎,依盛诗韵的性格,林毓越疏离,她越会不甘心地黏上去,而林毓只会更加厌恶她的靠近。

    话说眼里容不得沙子的林毓,当初怎么在盛诗韵先入为主的诋毁中喜欢上她的,她到现在也没搞明白。那个时候几乎所有他身边的朋友都在劝他,可他从来没有动摇过,在她答应交往的日子里忙前忙后,一日三餐恨不得亲手喂给她吃。

    盛骄阳不认为自己魅力大得可以让人喜欢得这么坚定,不然为什么她喜欢的人明明对她也不是没有感觉可偏偏就是不接受她,只能归结于:林毓是个奇葩。

    至于利用这么一个真心喜欢自己的人会不会良心不安,盛骄阳冷笑地表示完全不会,良心这玩意儿不能吃不能用,也不能改变她成为了一个小穷妞的事实,要来何用?她只知道,谁让她一时不爽,她就让谁一辈子不爽。

    痛痛快快吃了一餐以前的她需要忌口的吃食,盛骄阳心情愉快地回去了。

    “我要充话费。”盛骄阳再次走进那家营业厅。

    还是之前那个营业员,她对于这个被她背地里对很多人吐槽过的女生有些印象,脸上顿时没有了笑容,语气冷淡地问:“充多少?”

    “先充一,不,两……”

    “到底充多少?”营业员不耐烦地打断道。

    盛骄阳睨了眼营业员,不紧不慢地打开自己的背包,从里边拿出一叠崭新的土豪金,在营业员瞪大眼睛的注视下,慢条斯理地数了二十张抽出来搁柜台上。

    “充两千!”

    营业员不敢置信地看了盛骄阳好几眼,虽然变化不小,但她还是能确定这的确是不久前才来充过十块钱话费的人,待两千块过了两遍验钞机后,她才好声好气地询问了号码。

    “亲,我们正在搞活动,现在办理套餐很优惠哦~”营业员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简直是前所未有的好。

    “有国际套餐吗?”

    “呃,这个目前没有。”营业员面露尴尬。

    “哦。”盛骄阳提起背包,转身就走。

    “亲,还有礼品呢!”

    “不要了。”

    回到廉租屋,盛骄阳开始收拾昨天蹭来的东西,虽然都是些以前她基本不会碰的小品牌,但好歹比原主的那些廉价东西要好,在她还没有赚到足够挥霍的钱之前顶用一段时间还是可以的。

    徐晴回来的时候,盛骄阳正在网上搜索附近高档小区的租房信息。

    “娇娇,你吃过了吗?”

    “吃了。”盛骄阳头也不抬地回了句。

    徐晴站在盛骄阳旁边,脸上透露出几分犹豫的神情,她嗫嚅着说道:“娇娇,我找到了一份工作。”

    “哦?这是好事呀!”

    “可是她要求我晚上也要留在那里。”

    盛骄阳觉得有些奇怪,抬头看向徐晴:“什么工作啊?晚上还要加班?”

    “是做家政。”

    “家政?”盛骄阳皱眉,“那么辛苦,还是算了。”

    “她说不辛苦,只是搞一搞别墅卫生,帮着厨房阿姨做一下饭,真的不辛苦,还有五千一个月呢。”徐晴急忙解释道。

    五千也算多吗?盛骄阳撇了下嘴角,以前照顾她起居的李婶每个月光额外给的奖金都不止这个数。

    “你觉得可以就行。”顶多以后再辞职呗。

    “可是晚上我不能回来。”徐晴犹豫着。

    “那正好,我报了一个比赛,要全天都在那边,也不能回来。”

    “比赛?”徐晴无比惊讶。

    盛骄阳并不想多说,扯开了话题:“你做家政的地方在哪?”

    “在云锦路那边,接近学院路,离你考上的大学不是很远。”说到这个徐晴有些高兴,以后又可以就近照顾女儿了。

    “哦。”盛骄阳低下头去重新搜租房信息。

    “叮咚,成了。”点击确认付款,手指轻弹快速输入了支付密码。

    坐在旁边的徐晴吓了一跳,忙问:“什么成了?”

    “我在学院路那边的小区里租了一间套房,定金已经付过了,现在我们就搬过去吧!”

    “什么?”徐晴再次被惊到,“你哪来这么多钱?”

    “卖画赚的,好了,你别问了,反正我的钱是光明正大挣来的,等以后我赚更多钱,你就可以不用去工作了,专心在家里玩就好了。”

    听着这番话,徐晴被逗乐了,但随即又有些担忧,可是女儿不想要她多问,她只好压在心里,想着走一步看一步。

    收拾东西的时候又是一番纠结,徐晴是想什么都带上,可女儿却坚定的要她舍弃那些破旧东西,只身走人,苦苦劝了好一会儿也只被允许带两套换洗衣物。

    不知不觉中,家里的顶梁柱俨然从徐晴变成了盛骄阳。

    退了廉租屋后,盛骄阳在徐晴肉疼的目光下拦了的士,坐车去了新租的房子。

    她们到的时候,房东已经在屋里等候了。

    随后盛骄阳让新妈妈见识了一番她的雷厉风行,签租房合同,换锁,采买生活用品,床上用品,连床垫都给换了新的,叫了家政将屋子里里外外清理了一遍,又将套房全部重新布置了一番。

    全程徐晴毫无插手之地,她倒是想插手,亲自去弄好省点钱,但盛骄阳不肯,拉着她站在旁边指挥别人做事。

    对于她来说,花钱能解决的事情何必亲自找累受。

    晚上终于不用和人挤一张小床的盛骄阳难得睡了一个美觉,正梦到自己即将抱得美男归的时候,来自超模节目组工作人员的电话吵醒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