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时尚女王 第十二章又有人找虐了
作者:豆子很忙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且不说窥屏党们笑得如何四仰八叉的,只说盛骄阳这仇恨是拉得妥妥的。

    从一开始,盛骄阳就没想过要四面迎合,若是看得顺眼就和平相处,看的不顺眼的不来招惹她就相安无事,但倘若以为她好欺负那就大错特错了。

    这辈子欺负过她又没遭到报复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那特白莲花绿茶婊的后妈,一个是沈致宁沈大魔王。

    前者是没来得及,后者是不敢。

    至于其他人,不知在哪哭呢!

    这别墅里除了更衣室厕所以及洗浴间,到处都装了摄像头,她完全不用担心别人会给她穿小鞋,顶了天就是背后说她几句。

    不过虽然她拉的一手好仇恨,但也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讨厌她。

    至少正在品尝她调的酒的人并不觉得她的举动太傲慢无力,反而觉得她那特别欠抽的小表情生动得很可爱。

    喝着口感很好的鸡尾酒,卓一宴为自己当初给通行卡的决定默默点了个赞,果然当初他的直觉是对的,这个女孩一定会给人惊喜。

    第一个挑战调酒的人不出意外的失败了,调出来的酒颜色浑浊,看起来就没有想喝的念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谁也不想成为下一个出糗的人。

    吧台后方空了出来,盛骄阳嗤笑了声,慢悠悠走回去将用过的器具清洗了一遍又用纸巾一点点擦干净,她在众人注视下给自己调了一杯血腥玛丽。

    看着她不急不缓的调了一杯酒,步骤都清清楚楚摆在大家眼里,有人自觉学到了迫不及待想要尝试。

    盛骄阳这回倒是没有喊加油了,她一点凑热闹的意思都没有,直接闪去最顶层的琴房。

    这栋别墅也不知租用的谁的,吃的喝的玩的一应俱全,最顶层竟然还有一间面朝大海的琴房。

    好吧,忘了说,这别墅临海,出了后门多走几步就是沙滩了。

    因为卓一宴在的缘故,其她选手们大多在一楼活动,少数实在累了的人才在二楼卧室休息。于是,三楼琴房反倒没人了。

    一推开门,琴房里的感应灯立即亮了,宽敞的空间里,除了装饰作用的盆栽,只有一架摆在宽大落地窗前的三脚架钢琴。

    盛骄阳端着酒杯缓缓走过去,左手搭在琴盖上,看得出在她们入住前这里打扫过,琴盖上一丝灰尘都没有,她手指轻轻跳动了几下,没有打开琴盖,反身靠着琴身望向窗外。

    天色已黑,窗外一片昏暗,已经完全看不到海景,能看到的只有玻璃反映出的身影。

    尽管成为徐娇娇已经有好几天了,但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她还是有些不适应,像是在看另一个人。

    盛骄阳垂下眼眸,嘴唇抵着酒杯小小地喝了口酒,鲜艳的酒色滋润了她颜色偏淡的嘴唇。刚刚还玩性大发拉仇恨的她,此时脱离了人群,周身都平添了几分落寞。

    鲜衣怒马的生活离她远去,她并不担心自己的未来,她担心的只是那些真心牵挂她的人。这两天她内心充满矛盾,既迫切的想要和最亲近的人坦明身份,又害怕他们不敢相信。明明现在她手上的钱足够支撑她去找他们,可念头一起忽然就迟疑了,就像近乡情怯一般,她有些不知所措了。

    “怎么一个人躲在这里?”一道声音打破了琴房的平静。

    盛骄阳转头,看到走进来的卓一宴时,她几乎是面无表情的。

    “有规定我不能来这里吗?”

    卓一宴好脾气地笑了笑,说道:“刚才忘了跟你说,你调的酒很好喝。”

    “哦。”盛骄阳懒洋洋地应了声,并没有表现出多高兴。

    自打成名以来,基本没遭到过女生这样冷淡对待的卓一宴感到很新奇,他抬手轻轻敲了敲琴盖,好奇地问道:“我记得海选的时候,你说家里穷,那么你能告诉我,你是从哪里学会调酒的?”

    闻言盛骄阳抬眼看向卓一宴,玩味地回道:“如果我说在梦里学的,你会相信吗?”

    “那你自己信吗?”卓一宴不答反问。

    盛骄阳呵呵了两声。

    “连你自己都不信,你觉得我会相信?”

    “你信不信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所会的东西都是我自己学来的,没有去偷没有去抢,不需要跟任何人解释。”盛骄阳微微挑眉。

    听到这理直气壮的话,卓一宴笑了笑,转而说道:“明天要开始第一轮集训了,怎么样,有信心吗?”

    “of caurse!”盛骄阳微抬起下巴,回答得很干脆。

    在盛大小姐的字典里就没有退缩这个词,她最喜欢的就是迎难而上,人生充满挑战才会精彩不是么?

    “有信心就好,你……”

    “不好意思,我没打扰你们吧?”一道声音打断了卓一宴的话。

    两人一同看向门口,只见一个女孩子探头进来,看到两人已经看向她了,她没待他们回应就径自走进来。

    “我突然想弹钢琴了,所以就上来了。你们刚才在说什么?”女孩边说边走近。

    盛骄阳瞥了眼卓一宴,心里嗤笑了声。

    卓一宴刚好将盛骄阳的小眼神收入眼底,不用明说也知道对方定是在鄙视他把别人招惹来。

    “既然你要弹钢琴了,那我不打扰了。”卓一宴保持着他温和的态度说道。

    “啊?卓老师,你能不能等一会儿再走?我最近专门为你学了一首钢琴曲想弹给你听。”女孩眨巴着眼,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瞅着卓一宴,仿佛他不答应就要哭出来似的。

    卓一宴态度没有变化,只说:“那你弹吧。”

    女孩眼睛一亮,然后小跑到钢琴前,对还未走开的盛骄阳说道:“不好意思,我要弹钢琴了,你能不能让开?”

    盛骄阳嘴角勾了勾,端着酒杯往旁边走开两步,下巴朝钢琴点了下,说:“你弹吧。”比起卓一宴温和的语气,她的语调过于漫不经心,显得有些傲慢。

    女孩暗自瞪了盛骄阳一眼,觉得这家伙相当碍眼。

    深吸了口气,女孩翻开琴盖,抬手搭在象牙白琴键上,转头对着卓一宴笑了下,开始弹奏那首练过很多次的曲子。

    空旷的房间里响起钢琴悦耳的声音,随着音符跳动,一首欢快好听的曲子萦绕耳边。

    曲终,女孩急忙转头看卓一宴,期待地问道:“卓老师,我弹得怎么样?”

    “还可以,继续加油。”卓一宴安慰道,说完他朝两个女生颔首示意了一下,就转身离开了。

    “卓老师,我叫齐婳!”女孩冲卓一宴的背影喊道。

    “记住了。”卓一宴脚下一顿,走出了琴房。

    盛骄阳轻笑了声,然后为了掩饰似的喝了口酒。

    “你和卓老师原先就认识?”齐婳特别敏感地转过头来,盯着盛骄阳。

    “不认识。”

    听到这回答,齐婳的神情就变了,她厌恶地看着盛骄阳说道:“刚刚你在笑什么?你有什么资格笑我?从今天开场秀就看出来你心机很重,没想到你不仅心机重还很无耻,竟然私下里勾搭卓老师。”

    “对,我就是在笑你,不爽你咬我呀!”盛骄阳语气特别欠扁。

    “你——”齐婳噌的一下站起来,摆出一副准备开撕的姿势。

    “请注意形象,这摄像头还在拍着呢。”盛骄阳一句话让齐婳猛地收敛了自己的情绪。

    盛骄阳嗤笑了声,凑近,将酒杯换到左手,右手从齐婳身侧伸过去,从外人角度看上去就跟琴咚似的,事实只是她在琴键上手指跳动,极短的曲段跳跃出来。

    别人或许听得莫名其妙,但齐婳却是当即变了脸色。

    “妞,继续加油哦!”

    盛骄阳在齐婳的耳侧别有深意地说了一句话,然后扬长而去。

    齐婳脸色变得很难看,她看着盛骄阳的背影,恨恨地跺了一下脚。

    该死的!

    看了眼摄像头所在的位置,齐婳也匆匆离开琴房。

    而对于直播间的观众而言,这一段看得有些不明所以,弹幕们像是在开研讨会似的,一溜的问号。

    而在某个女生宿舍里,新诞生的两个娇粉正在热烈的讨论着。

    “徐女神她做了什么?”娇粉一号刘璐同学有些懵了。

    “我觉得她是在修正齐婳弹错的地方。”娇粉二号室友三判断道。

    “可是徐女神她不是学画画的吗?”刘璐继续懵逼。

    “有谁规定学画画的人不能弹钢琴了?”室友三推了推镜框,沉着冷静地反问。

    刘璐眨了眨眼,一脸迷茫:“一个人能同时做好两件那么不容易的事情吗?”

    “不对,是三件。”室友三纠正道。

    “三件?哦,对了,她还会调酒。”刘璐点点头。

    “不要拿你自身去衡量别人,这世界上并不缺乏全能型人才。”室友三说道。

    刘璐哀嚎了一声,感叹道:“麻蛋,我连个期末考试都过得那么辛苦,人家却已经学会了那么多技能。”

    “你们两个真是够啦!”

    “还知道要考试哪?快点看书!!!”

    室友一室友二忍无可忍地发飙了。

    两个小娇粉默默缩了一下脖子,关掉手机开始备战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