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时尚女王 第十三章搞事情
作者:豆子很忙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夜深,超模选手们都各自回房休息。

    因为人多,别墅三层的七间卧室不足够平均分配,所以卧室大些的房间会多住些人,而只能摆下一张双人床连地铺都不能打的房间就只能住两个人,会睡在哪里,全由抽签决定。

    选手们一进别墅就进行了床位抽签,盛骄阳很不幸地抽到了三楼大房间的一个地铺,房间里摆了三张一米二宽的床,而这个房间被分配了七个人,她就是房间里唯一一个睡地铺的人。

    比较迟才洗漱的盛骄阳回到卧室时,其她女生们都已经坐在床上,有的已经躺下了,有的正在敷面膜,还有的正嘻嘻哈哈地聊天。

    盛骄阳一进门,所有声音像卡带了一般停了那么一下。

    正在聊天的三个女生和敷面膜的两个女生一同看向了她。

    “徐娇娇,真不好意思啊,刚刚经过你的地铺时不小心手滑了,饮料洒在了你的被子上。”

    盛骄阳挑眉,看着说话的人,一个小时前她还指出这人钢琴曲弹错的地方,现在就手滑把饮料洒在她那个放置在角落里的地铺上,这世上有这么巧合的事?

    “没关系啊,把你的被子换给我不就好了。”

    “不好意思,我不能做这个决定,被子是我和袁芳一起盖的。”齐婳拒绝道。

    “那你去给我找一床备用的。”

    “我问过了,都没有备用的被子。”

    原来在这等着!盛骄阳目光扫视了眼房间内的其她人,一个个的都一副旁观的姿态,她走去自己的地铺前,发现铺在地摊上的白色被子中间一片黄色水渍,如果只是边角上有一点水渍还能将就一下,但被子中心湿了一片,显然垫下边的一层薄垫中间也会被浸湿,本来地铺面积就窄,中间湿了后哪里还能睡得下人。

    屋里冷气开得很足,其她人肯定不会为了她而不开冷气。

    盛骄阳拉起行李箱慢悠悠地朝外走,经过齐婳面前时停顿了一下,似笑非笑地夸赞道:“地铺在最里边角落里,你这手滑得也是蛮准的喔。”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齐婳一脸的委屈。

    “我懂,当着面搞事才叫故意,没当着面的,顶多叫有意。”盛骄阳深深地看了齐婳一眼,拉着行李箱走出了房间。

    “其她房间都住满了人,她也没地方去了,齐婳,你把她叫回来吧!”有个正在敷面膜的女生看不过去,说道。

    “我们这里的床这么小,顶多睡两个人,叫她回来她睡哪里,跟你挤吗?”齐婳看向刚才说话的女生。

    女生顿时不说话了。

    盛骄阳拖着箱子站在走廊上的时候,有片刻的迷茫,这种场景怎么那么似曾相识呢?仔细回忆了一下,想起了自己曾经跟着外公去到国外生活然后上学遇到的那些孤立与刁难。

    怪不得有种莫名的亲切感,原来这桥段在好些年前就发生过了。

    那个时候外公为了让她快速融入老外的生活里,就让她寄宿在了那所贵族学校里,一开始可不就是床铺被泼水扔垃圾么,她当时也没跟那几个高了她整整一个脑袋的洋妞对抗,只是转身用一笔不菲的零花钱跟另一个转校生换了宿舍。当然,不得不提的是那个转校生是个暴力女,之前她跟着母亲生活然后在母亲家那边的学校将那里地头蛇的小孩打得差点残废才转来这里,更重要的是她还有个当地很有势力的老爸,而她因为之前打人的事被她老爸禁了零花钱,盛骄阳给她的那笔钱正是她急需的。

    之后那几个人的结果完全在她的预料范围之内,以前以整人为乐的她们被暴力女给狠狠地收拾了一顿,几天都没能来学校上课,后来几个人更是怕得转学了。

    唔,其实她还得要感谢那几个人,要不然她也不会和美妞住到一块去。

    这厢只不过是站在走廊上发了下呆,那厢直播间正在关注着她的观众们不淡定了,满屏都是“宝宝不哭”“抱抱”等各种安慰的话。

    大晚上的不睡觉还在看直播,而且就只关注盛骄阳一个人的观众,那绝对是真爱啊,其中一半以上都是从盛骄阳调酒的时候开始关注的,这会子见到盛骄阳被排挤出卧室,一个个心疼的呀,不少人在评论里请求节目组提供新的被褥。

    盛骄阳回忆了一会儿过去的美好时光,然后拉着行李箱下楼,走到二楼靠楼梯的卧室门口,敲门。

    “门没锁,请进!”

    盛骄阳推门而入,站在房间里唯一一张床边,看着正躺在床上敷面膜的人,说道:“收留我,我就告诉你那个秘密。”

    骆依掀掉脸上的面膜坐起身,看了眼盛骄阳脚边的行李箱,并不惊讶地说道:“地铺睡不了啦?”

    “嗯,被弄湿了。”

    “来吧,我可怜的小娇娇,快到姐姐的怀里来~~~”骆依展开手臂,热情地喊道。

    看着搞怪的骆依,盛骄阳眉眼一弯,轻轻笑了。

    不管骆依同意她住下来是不是因为想知道那个所谓的秘密,就冲着骆依回应的这份毫不犹豫,她也要承了这个人情。

    “另一个人呢?”

    “你说明玉啊,她去上洗手间了。放心,明玉她人挺好的,我和她认识好几年了,对于她的为人再清楚不过了。”看出了盛骄阳的顾虑,骆依笑着说道。

    盛骄阳将行李箱推到墙角,往床上一坐,说:“我记得你的室友应该是那个叫什么来着……”

    “陈涵。原本和我抽到一起的是她,不过她硬是要和肖阳住,刚好和我们的蒲明玉同学交换了床位。”

    “在说我什么呢?”

    说曹操曹操就到。

    蒲明玉走到门口就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一进门立即就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而且还是大家背地里议论得最多的人,在某个有心人的宣传下,所有人都已经知道这人和卓一宴在三楼琴房里单独相处过,这就不得不引起别人的想入非非了。

    “明玉快来,欢迎我们的新室友。”骆依朝蒲明玉招手。

    出于对骆依的信任,蒲明玉并没有表露出心里的疑惑,走过去坐骆依身边,笑着对盛骄阳说道:“欢迎你,另外,你好,我叫蒲明玉。”

    “你好,我是盛,呃,徐娇娇。”盛骄阳差一点就顺口说出了自己以前的名字。

    “我记得你是抽中了楼上大房间的地铺,是吧?”蒲明玉问道。

    “对,不过现在地铺不能睡人,所以就来投奔你们了。”盛骄阳一脸无奈地说道。

    蒲明玉转头看向骆依,见骆依朝她挤眼,多年的默契让她瞬间就明白了,这其中定是有什么其它隐情,其实不用深想,谁没事会把自己的杯子弄湿得不能睡人呢?大家或多或少对徐娇娇有点意见,合起来排挤她也不是不可能。

    “娇娇,跟你透个底吧,有人说看到你和卓老师单独待在楼上琴房里。刚才大家都在议论你,猜测你和卓老师的关系,其实我也蛮好奇的。”骆依直言直语。

    “你说的有人就是齐婳吧?”

    “你知道了?”

    盛骄阳揉了揉短发,不屑地说道:“能在我背后搞事情的也只有她了。”

    “你怎么得罪她了?对了,她也住在三楼大房间,你那地铺不能睡是不是因为她呀?”骆依好奇地问道。

    蒲明玉也看着盛骄阳。

    “她不是说我和卓一宴单独待在琴房吗?人家只是好奇我会调酒这事才来问一嘴,卓一宴前脚刚进琴房,她后脚就来了,一来就拉着卓一宴说特意学了一首钢琴曲要弹给他听,她弹就弹吧,偏偏还弹错了几个音,这摆明了要逼死强迫症啊,我就指出来了呗,还特意顾着她的面子,在卓一宴离开后才说,倒没想到她心眼这么小。”

    盛骄阳轻而易举就扭转了两个听众对齐婳的印象,被排挤已成习惯的她最是会应对这种事情,要知道,她可是和国外那群什么都干得出来的贵族小姐们斗智斗勇还能完胜的人。

    她就喜欢,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既然齐婳这么致力于排挤她,那她也让齐婳享受享受被排挤的滋味好了。

    “你还会弹钢琴?”两个听众大吃一惊。

    “我那水平也就哄哄人,”盛骄阳淡定地说道,“不过,齐婳弹的那首曲子是我的第一首练习曲,所以比较熟悉。”

    想当初,她学钢琴也只是为了接近一个人。

    那年,他弹着钢琴优雅而高贵的样子闯进她的视线里,简直让她惊为天人。

    尽管性格时刻都在变化,但唯一不变的就是她的敢爱敢恨了,顷刻间变成迷妹的她当即就做了决定,要追到这朵高岭之草。然后她就找借口说突然喜欢上弹琴了,想要对方教她,大概是看在她是美妞好朋友的份上,他并没有拒绝,还严格监督她练琴,那阵子真是做梦都梦到自己弹错音被要求反复弹练,可即便训练很痛苦但她却是快乐的。

    “在想什么呢?被人背后捅刀子,你还笑得出来?”骆依的声音拉回了盛骄阳跑远的思绪。

    “懒得理她,反正我也没有少块肉。”盛骄阳一脸的无所谓。

    大度的人最容易获得别人的好感,就连蒲明玉这个原先对盛骄阳心存质疑的人也开始站在盛骄阳这边,甚至还恨其不争地说道:“她这么说你,万一传到评委那里,影响评委对你的印象那就不好了。”

    “大家都不傻,时间久了,我是怎样的人她们自然就知道了。”盛骄阳笑得风轻云淡。

    事实上,以她的性格,怎么可能不反击,只不过有些话说出来就不好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