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时尚女王 第十四章喜欢和不喜欢
作者:豆子很忙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哒哒哒……

    急匆匆的脚步声回荡在长廊里。

    穿着高跟鞋健步如飞地冲到病房门口的女人被守门的两个保镖给挡住了,她取下墨镜,怒气冲冲地说道:

    “你们挡着我干嘛呀,不认识我?”

    “lina小姐。”两个保镖低声喊道。

    “既然认识我,还敢挡我,什么意思啊?”林娜瞪着眼睛看着两门神。

    “老板吩咐不能让任何人打扰夫人休息。”

    林娜咬牙切齿地说道:“有没有搞错,我来看我妈都不行?”

    两个保安爱莫能助地看着她,没有丝毫退让。

    呆板!愚蠢!林娜心里愤愤不平地骂了两声,她拿出手机,找到电话就打过去。

    “娜娜。”手机里传来一道富有磁性的嗓音。

    “你在哪?”林娜压低了嗓音,带着不能平静的怒气。,

    那边静了一下,才传来声音:“你到医院了?”

    “你整两个人挡在病房门口是什么意思?什么时候我连看自己的妈妈的权利都没有了?”

    林娜深呼吸了一下,她抬手将挡了眼睛的头发撩到耳后,眉头紧蹙着,等着电话那头的回应。

    “妈妈现在并不想见任何人,包括你,也包括我……”

    “她到底哪受伤了?”林娜焦躁地来回走动。

    “娜娜,你不用着急,妈妈没有受伤。想知道事情的经过,回家来,我会告诉你。”

    林娜低声骂了一句,挂掉电话,抬头看了眼病房,狠狠地瞪了眼两个无辜的保镖,她戴上墨镜,又急匆匆地走了。

    赶到郊外的房子已是一个小时以后的事了。

    走进家门,林娜就听到了隐约的钢琴声,她鞋也顾不上换,径直奔去了琴房,气冲冲地推开门,里边气定神闲弹着小曲儿的身影瞬间点着了她心里压着的怒火。

    “林衍,你到底有没有心?”林娜吼道。

    在林娜的怒吼中,那双白皙修长的手不急不缓地弹了几个结束音才停下来轻搭在琴键上。

    坐在钢琴前的人转过头,目光平静地直视着林娜。

    被这样看着,林娜更是冷静不下来了,她几乎失态地大声说道:“你总是这样,骄阳出事的时候,你无动于衷,ok,她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即便喜欢你也是她一个人的事情,可现在妈妈住在医院里,你还有心情在这里弹钢琴?!!”

    在林娜提到“骄阳”的时候,那双搭在琴键上的手轻颤了一下。

    “说完了?”林衍神情不变,淡淡地问道。

    林娜噎了一下,见这人还是一副古井不波的样子,她突然就泄了气,像是无力般往门框上一靠,丧气地说:“你不是说要告诉我事情经过吗?说吧!”

    “妈妈进医院和修斯的新宠有关。”

    “新宠?那个艳星珍妮弗?”林娜拧眉想了下,修斯最近似乎和那个妖里妖气的女人打得火热,她都撞见过两人在电梯里亲热。

    值得一提的是,修斯是他们的父亲,血缘上的父亲,名义上有关系的只有林衍,林衍才是被布鲁诺家族当家人承认的第三代继承人,而她只是林娜,一个私生女罢了。

    布鲁诺家的男人都很风流,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修斯。他们从不长情,可他们又都是出了名的英俊多金且对女伴很大方,所以很多女人也愿意来段露水之情。修斯也继承了布鲁诺家族的渣男作风,他花心,对看上的女人宠的时候是捧在手心都怕化,兴头过了就给一笔分手费说好聚好散,而且他还是不婚族,私生子一堆也动摇不了他不婚的决定。

    相对来说,只有林娜的母亲对修斯是不一样的,可以说她是唯一一个能被他留在身边几十年也不忍抛弃的女人,而且因为她修斯还把林衍带回家认祖归宗。从这点就足以证明他对林娜母亲的感情是和对其她女人不一样的,可这也只是相对而言,他本质上还是个喜欢猎奇的风流男人。

    事情偏偏坏就坏在这里,一直以来修斯猎艳对象都是长得漂亮又没什么背景的←_←布鲁诺男人不仅英俊多金,还有一个特性,那就自恋,非常自恋,觉得和他在一起的女人没有哪个是离得开他的,和没有背景的女人分手用钱打发就好了,就怕有背景的利用身份对他死缠烂打,处理起来就麻烦了。可这次,修斯的新宠就是个挺有来头的人。连修斯也想不到,埃斯特家族嫡系的小公主竟然会混进娱乐圈,还走的是性感路线。

    虽然布鲁诺男人很自恋,但也正是因为他们有自恋的资本。修斯已是年近五十的中年男人了,可他英俊挺拔的外表却是不减分毫,添加了成熟男人气质的他反而更显魅力,也因此才能吸引那么多年轻漂亮的姑娘前仆后继。

    珍妮弗就是掉进这个温柔陷阱里的其中一个,从小养尊处优长大的她对于自己喜欢的向来是直接霸占,所以占有心很强。她要查一个人也很简单,知道修斯身边还有这么一个陪伴二十多年的异国女人后,她二话不说直接带了一群人就杀上门来。

    “之后呢?她打了妈妈?”林娜咬牙切齿,恨不得手撕珍妮弗。

    “没有,”林衍语气平平,“可她做了比打人还过分的事,妈妈过不了心里那道坎,不肯见任何人。我去看她,她都会对我摔东西。”

    林娜惊讶地睁大了眼,她妈妈这个人平素可是最优雅不过的,而且从小到大,妈妈对待林衍都是细声细语从不指责的,更别说冲着他摔东西了。

    “那个贱女人对妈妈到底做了什么事?”

    “你还是不知道为好。”林衍神情变得有些难以捉摸。

    “我为什么不能知道!你不要老是一副为了我好的口气替我做决定好吗?珍妮弗究竟做了什么让妈妈这么受刺激的事,难道……”

    想到某种可能,林娜脸色瞬间惨白。

    “修斯及时赶来了,所以没有发生不可挽回的事。不过在此之前,珍妮弗把妈妈的头发剃光了。”

    头发剃光了……

    林娜震惊了,她知道妈妈有多爱惜那一头秀丽的靓发。

    “混蛋!”林娜恨恨地骂道。

    “那修斯怎么处理这件事?”

    林衍嘴角挂着淡淡的讥讽:“对于他而言,头发没了可以再长,毕竟没有别的损失。”

    想到在医院没有看到修斯,守门的保镖还是林衍身边的人,林娜就知道那个渣男父亲是怎样的态度了。

    “你们布鲁诺家的男人都是人渣!”

    “请去掉你们。”林衍抬眼。

    “干嘛要去掉,你也是!既然不喜欢骄阳,就不要玩暧昧,要不是因为你,她就不会回国,现在也不会出事!”说到最后,林娜已经红了眼睛,她抬脚泄愤地踢了一脚房门,转身走了。

    林衍垂下眼,原本搭在琴键上的十指缓缓曲起握成了拳头。

    不喜欢?真要不喜欢就好了……

    林娜坐回自己的车里,踢掉高跟鞋,抱着膝盖怔怔地看着前方。

    “lina,现在去哪里?”助理sudan从副驾驶转过头来问道。

    林娜沉沉地吐了口气,说道:“回公司。”

    “《全民超模》节目组刚才联系我,问您什么时候能再次抽出时间,他们想邀您担任决赛评委。” sudan说道。

    “不去!”林娜想也没想拒绝了,她现在心情格外糟糕,哪里有闲情去参加那个什么鬼节目。

    “好的,我会替您回绝他们。”

    林娜往车后座椅背上一靠,说道:“这几天我有事,不要帮我安排行程。”

    “好的。”sudan点头应道。

    林娜转头看着窗外不断滑过的树木,心里空落落的。

    在车里静得呼吸声都听得见的时候,一阵手机铃声突然打破了沉寂。

    林娜拿起手机看了眼,迟疑了一秒,接通电话。

    “lina,你回来了?”

    “嗯。”

    “我明天回来,到时我们见一面吧!”

    “恐怕不行,我晚点要去伦敦,过几天才会回来。”林娜平静地拒绝道。

    “伦敦?是去戈迪利亚医院看盛骄阳吧?”电话里头的男声带着一点失落。

    林娜抿了抿嘴,道:“对。”

    听着她的回答,电话里那头的人似乎自嘲地笑了声。

    “好吧,我知道了,在你心里我永远都比不过盛骄阳,她没出事之前,你可以因为她一个电话就结束我们的约会去陪她,我和她同时生病了,你跑去照顾她却打电话叫我找保姆,现在她醒不过来,你还是会为了她拒绝我。”

    “lina,你真的爱我吗?”

    电话就此中断。

    林娜怔怔地看着手机屏幕,眼眶渐渐湿润。

    她怎么会不喜欢,当初还是在小太阳的出谋划策下把人追来的,可他有一句话说对了,在她心里确实是盛骄阳最重要。

    大家都说她有同性恋倾向,对好姐妹比对男朋友还好,可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她是有个温柔可亲的妈妈,可是曾经妈妈所有的关注都放在了林衍身上,她从小学起就寄宿学校,那个时候发烧到39度多都没人知道,如果没有盛骄阳,哪还会有她的今天。

    她不对盛骄阳好,还能对谁好?

    如果可以,她宁愿那个出事的人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