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时尚女王 第十七章我就是有意的
作者:豆子很忙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徐娇娇她搞什么呀,知道答案干嘛不偷偷告诉我们,偏要说得这么大声,不给骆依她们听到我们加上这一分就追平了。”有人抱怨道。

    肖阳赶紧安慰道:“徐娇娇也不是故意的。”

    “是啊,她不是故意的,她就是有意的,谁不知道她和骆依她们关系好啊!”那人愤愤地说道。

    虽然她们说话声音压低了,但这个放映室总共就那么大,她们都手挨着手坐在一起,哪里会听不到?

    “至于吗?不就一个题么!”王薇撇了撇嘴。

    “什么就一个题?我们现在和她们队就是差的一分!!你不想赢吗?”

    这个女生也是火了,一激动音量就难以控制,整个房间的人都听见了。

    “请安静,现在开始看第二个视频。”卓一宴淡淡地看了眼为了一件小事也能吵起来的女生。

    王薇得意地瞥了眼那个只能闭嘴的女生,转头去看旁边的当事人,正好捕捉到对方嘴角转瞬即逝的笑,她眨了下眼睛再看又没有了,顿时以为自己出现幻觉,换做她被人不识好人心地说一通,她也笑不出来。

    接下来,她发现身边的这个比她小好几岁的女孩子真的是很神奇。

    一个接着一个的问题,但凡徐娇娇开口说了的答案,一定是准确的,仿佛那些题是她出的一样。

    偏偏徐娇娇每次说答案的时候,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叫骆依听到。

    看得出骆依也是蛮信任她的,听到她的答案后立马就改了自己队商讨出的结果,而这边肖阳她们正好相反,有两次即便听到了徐娇娇的答案也依旧觉得她们自己的才是正确的。现在骆依队的总分已经甩开她们队三分了。

    之前那个抱怨过徐娇娇的女生简直要气死了,可不管那个女生怎么说,徐娇娇永远只有一句话。

    “我已经很小声了,可谁叫我是个大嗓门呢!”

    虽然眼见着骆依队要赢心里有点着急,但王薇不得不说,看到她一脸无赖地说这句话的时候,有种冲动想要伸出爪子好好蹂躏一下那张小脸蛋。

    肿么可以辣么阔耐呢?

    “哈哈,骆依你看那个人,都快被娇娇气疯了。”蒲明玉推了推骆依,笑着小声说道。

    “活该!”骆依哼笑了声。

    “我觉得娇娇是故意的。”蒲明玉说。

    “不对,”骆依笑,“她是有意的。”

    “娇娇这性格还真是蛮有趣的,你说我是有意的,就有意给你看。肖阳她们现在肯定很后悔。”

    肖阳心里确实后悔了,她是看出来了,徐娇娇这个人吃软不吃硬,越是和她对着干她越是给你好看,而且完全不计后果。

    其实早该知道的,就说齐婳吧,一开始都已经让所有人对徐娇娇反感了,可这才一个礼拜过去,也没见徐娇娇做过什么特别的事情,大家对她的印象就大为改观,反而觉得齐婳人品不好。仅仅一个礼拜,被孤立的人彻底掉了个头。

    可这事也怨不得她,她也不知道徐娇娇年纪轻轻就懂得那么多,任谁处在她这个位置,肯定也不会对徐娇娇太过重视。

    这么想着,肖阳心里定了定,探过身去,好声好气地说道:“娇娇,只有最后一个视频了,我们如果能得到这三分还是有机会赢过骆依她们队的,你要是知道答案的话,能不能只告诉我们?我们队赢了的话你也能得到奖励呀!”

    “对啊,娇娇,我们能不能赢可就靠你啦!”作为一个见证者,坐在盛骄阳旁边的王薇最是相信她的实力了。

    旁边队里的其她人都一脸期望地看着盛骄阳,就连之前那个被气得不行的女生也闭上了嘴。

    没有谁不想赢,不然来参加比赛干嘛?

    盛骄阳沉默了两秒,忽然展唇一笑,说道:“没问题啊,只要我知道。”

    这边都松了口气,骆依队那边就提起了心。

    “骆依,娇娇她要帮回她们队了。”蒲明玉有些着急。

    “那我也没有办法呀,”骆依摊手,“我就不信接下来三个问题我们会一个也答不上!”

    “希望题目简单点。”蒲明玉叹了口气。

    前边大屏幕上已经放起了第五个视频,一开始就是华丽的t台,然后就是一场秀。

    视频放完后,神题又来了。

    第一个问题,第五个出场的人手上戴的手链是什么颜色的。

    第二个问题,走秀的男模里有一个中性女模,指出第几个出场的是这个女模。

    第三个问题,最后出场的设计师说过,这是他人生中办的第几场秀。

    第三个问题考的是记忆力,第二个问题考的是眼力,第一个问题又考眼力又考记忆力。

    现在大多数人的记忆力比鱼还弱,别人刚念完的手机号码很多人都不一定能完全复述出来。更何况,背景是这么眼花缭乱的秀场,还要记住每个人的出场顺序和所佩戴首饰的颜色?

    “天哪,为什么这种题又来了!”

    “我要崩溃了!!!”

    “男模里确实有一个长得比较秀气的,可是我哪里记得是第几个出场。”

    “从没有这一刻更深的认识到自己原来真的,没,有,脑,子!”

    在场几乎所有人都陷入了抓狂的境地。

    看着大家一脸痛苦,有两个人默默地笑了,笑着笑着便都注意到了对方。

    在一片哀嚎中,两个面带笑容的人无疑是突兀的,想不注意到对方都不行。

    盛骄阳推了推镜框,嘴角放平,恢复了面无表情的神色。

    卓一宴感觉好笑,这姑娘那傲娇的小模样真是越看越像他家的爱妃,叫人又爱又恨。

    “娇娇,这三个问题你知不知道答案?”王薇转头问道。

    “知道。”盛骄阳回答得相当无压力。

    王薇眼睛亮了,凑近小小声地说:“那你小声告诉我,我再去告诉队长。”

    盛骄阳也不再整幺蛾子,低声说了三个问题的答案。

    这回骆依队没有了外援,顿时就有些捉襟见肘,顾着这头忘了那头。三个问题搞得她们焦头烂额的。

    一群懵妹们凭着东拼西凑的一点零星记忆,连蒙带猜地确定了三个答案。

    与此相对的是肖阳队的悠闲。

    介于前头没有按盛骄阳说的答案而得到的惨痛结果,这回即便有些质疑,但肖阳还是选择了盛骄阳给的答案。

    绿色,四,六。

    骆依队给出的答案:宝蓝色,五,六。

    视频回放,第五个出场的人手上戴的是一条玉珠手链,颜色是绿色,而那个长得雌雄莫辩的中性女模是第四个出场的,最后设计师出来致词,其中说了这是他举办的第六场秀。

    肖阳队三个答案全对,骆依队对了一个答案。

    “恭喜骆依队以一分的优势获胜。”卓一宴关掉放映机,笑着说道。

    骆依队的选手们松了口气,随即兴奋起来。

    肖阳这边大为失望,不少人心里都在怨盛骄阳,如果她之前只把答案告诉自己队,她们队早就赢了,当然,更怨的是那个导致盛骄阳如此行为的女生。正如王薇说的,不就一个题么,念念叨叨抱怨什么,搞得人家自己队都不偏袒。

    “卓老师,我们的奖励是什么?”齐婳跑到卓一宴身边去,问道。

    “这个一会儿再告诉你们。”卓一宴神秘地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