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时尚女王 第二十四章私房菜馆
作者:豆子很忙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娇娇?”徐晴一回到家,迫不及待地喊道。

    盛骄阳坐起身,看向徐晴。

    徐晴愣了下,觉得女儿又变了不少。

    “怎么瘦了这么多?是不是比赛太累了?”徐晴一脸的心疼。

    “没有啊,我只是更结实了。”

    盛骄阳最受不得别人这样子看她了,赶紧站起来,在徐晴面前转了一圈,以此来证实自己的话。

    徐晴笑了,她感觉女儿在她面前似乎更活泼了。现在她无暇去想别的,满心只想给女儿补补身体。

    看这瘦的,脸颊上的肉都不见了。

    “娇娇,你在家玩,我去买菜回来做饭。”说完就往外走。

    盛骄阳眼疾手快,立马上前挽着徐晴的手,一同往外走,边说道:“今天就不做饭了,我们出去吃,好好庆祝一下。”

    “可是……”徐晴顾虑很多,她知道女儿手上应该还有点钱,可开学在即,要花钱的地方太多了,现在能省则省。

    “别可是了,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放心,我手上的钱足够我未来几年的学杂费了。”

    徐晴停下来,转身看着盛骄阳,问道:“娇娇,你画的是什么画能卖这么多钱?”

    不是她不相信自己的女儿,可是从前她都不知道女儿还有画画的天赋,从来没见过女儿的画,而且她自己也没有艺术细胞,她很难想象要画出什么样的画才能卖出高价。

    “我说了你也不知道,这么跟你说吧,那天我去老城商业街卖画,然后一个超有钱的冤大头看上了我的画,他觉得我的画惊为天人呀,出价太少就是辱没了我的画,所以给我转了一笔钱。”

    盛骄阳似是而非地说道,她当然不能说实话了,难道要她说,那天是很不幸地遇到了沈魔王,然后非常幸运地被他用钱给砸了。

    说出去都没人信嘛!

    “娇娇,你能跟妈妈透个底,你的画卖了多少钱?”徐晴看了下盛骄阳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问道。

    盛骄阳想了想,决定还是告诉她,省得她老是担心这担心那的。

    她伸出了一根食指。

    “一万?”徐晴觉得这个数在可以想象的范围内。

    “噗!一万都不够付我们租房的押金。”盛骄阳哧笑道。果然是穷惯了的人,这思想觉悟就是不够开放。

    →_→某人显然忘了,自己最开始也只想找沈魔王要这么多钱应个急。

    “十万?!”这个数已经超出徐晴的想象了,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一脸的不敢相信。

    一幅画十万是什么概念哪,她要两年甚至三年才能赚这么多钱。如果说是知名画家的画卖这个数完全不出意料,可娇娇只是个刚高考完的未成年少女!

    “一百万。”盛骄阳也不绕弯子了。

    这三个字犹如石破天惊,震得徐晴顿时说不出话来。一百万啊!如果不去买房买车,都够她们吃用一辈子了。

    “娇娇,你真的是太厉害了!”好一会儿,徐晴才缓过神来。

    “所以啊,你完全不用为我操心,你看我这么会赚钱,将来只会赚得更多。以后你不想工作就不工作,不用受任何人的气,因为我会养你。”盛骄阳认真地说道。

    徐晴瞬间红了眼,之前女儿也说过这样的话,但她虽然感动,但觉得女儿还小,至少得读完大学才能实现这样的美好愿望,可现在不一样,女儿用事实证明这话不是空话。

    再没有哪一刻能让她比现在更觉得当初离婚后还独自生养下女儿是她一生中最正确的决定,这些年旁人的说三道四,家人的说教指责,都抵不过女儿的一句“我会养你”。

    盛骄阳伸手抱住徐晴。

    “你应该高兴呀,我以后不再是你的负担了。”

    “不,你永远都不是我的负担,你是我能坚持活下来的信念。”徐晴的声音有些哽咽,但语气却是很坚定。

    盛骄阳内心深受感触,她也有一个很伟大的妈妈,她的妈妈在明知道生下她会有生命危险会减寿的情况下依然坚定不移地生育了她,并为了能多照顾她几年甚至奇迹般的打破了医生的诊断,在这世上多停留了五年。

    徐晴是个柔弱的女人,但她的确是个好妈妈,为了徐娇娇,她这些肯定是吃尽了苦头。

    “以后,我也会成为你的骄傲。”盛骄阳退开一步。

    “你一直都是我的骄傲。”

    盛骄阳从玄关上放的纸巾盒里抽出纸巾来为徐晴擦掉眼泪,用着俏皮的语气说道:“走啦走啦,你的小骄傲现在要带你去吃大餐了!”

    徐晴破涕为笑。

    作为一个味蕾特别挑剔的人,盛骄阳的大餐当然不是那些所谓的排场,能在她心里称为大餐的,必定是那些干净美味而有格调的。

    在学府路的一条小巷子里就有那么一家私房菜馆,馆长是个一心追求各种美味私房菜的奇人,他这家店已经开了三十年。

    盛骄阳知道这里,最先是她妈妈带她来的,后来出国近十年,回国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这里点了一桌菜,味道还是如同记忆里的那般美好。

    盛骄阳带着徐晴七拐八拐地拐进一条巷子。

    这一片还保留着一些老建筑,雕龙刻凤的屋檐下青砖雕砌的墙上还画着很有韵味的云纹图案,就连小巷的路也是用整板整板的青石铺的路。

    “娇娇,没走错路吧?这里都是住宅。”徐晴不确定地问道。

    “放心,我来这里吃过,不会带错路的。”

    说着,盛骄阳已经走到了一扇红漆雕花木门前,推开了门。

    门一开,最先看到的是一块绿油油的菜地,菜地中间铺着一条半米宽的石子路,两边门房墙角边各有一条青石路绕过菜地,延伸到大堂门口。

    大堂里边的墙上供着几幅遗像,侧边摆着一副山水画屏风。

    这哪里像餐馆?

    徐晴都要打退堂鼓了,盛骄阳一把拉过她往里走,绕过屏风走进了屋子里。

    靠门边摆着一张收银台,一个年轻的女人正坐在后边看账本。

    见来了两个生面孔,女人也不惊讶,只是问:“你们有几个人?”

    “就我们两个。”盛骄阳应道。

    “今天客人多,包间全订完了,只有阁楼上有位置,介意吗?”女人说道。

    “无所谓,正好在阁楼上还能看到你们家的小鱼塘。”

    女人眼里流露出一丝惊讶,心里猜测对方应该是在她不在家的时候来吃过。

    “那你们今天有什么想吃的吗?”

    “来个两人份的小鱼宴,再来两碗珍宝饭,”盛骄阳看了眼女人越发吃重了的大肚子,“你就坐着吧,我知道阁楼怎么走。”

    “那好,你们先入座,我叫人给你们送点心茶水。”女人笑了下。

    “嗯。”

    盛骄阳拉着徐晴往里边走,拐了几个弯,上了阁楼。

    阁楼上的窗户都还是那种旧式外推窗,四面窗户大打开着,丝丝暖风在楼层里拂动。

    包间里有空调,阁楼上没有,所以一般人能订到包间也不会上阁楼来。

    三副桌椅各占据一角,剩下那角就有意思了,斜着摆放着两个立体书柜,透过玻璃柜门可以看到里边满满的全是书。在书柜前,还摆放着一台看上去有些年头了的钢琴。

    “这里不会是书房改的吧?”徐晴看了一圈后,说道。

    “以前这里是馆长的孙女,就是刚才门口那个女人,她的活动室。”说起来盛骄阳小时候在这里玩过,那个时候这里放了各种玩具。

    馆长是个孙女控,他的孙子们全都没有这么好的待遇,能独自拥有一个阁层做活动室。

    一晃眼,这么多年过去了。

    不知不觉中,盛骄阳已经走到了那架钢琴前,她转头看了眼徐晴,坐了下来。

    既然她已经成了徐娇娇,那就让徐晴重新认识一下她这个全新的女儿。

    清脆而音调各不同的声音连贯在一起,汇成了一首悦耳动听的优美曲调。

    这是她最喜欢的一首曲子,也是最常弹的,简直顺手就来,完全不用看曲谱。

    徐晴已经惊呆了。

    女儿竟然是个全能型的天才!

    与阁楼隔着小鱼塘的廊道里正经过的几个人里,走在最中间的年轻男人突然停了下来。

    “沈总?怎么了?”走在右前方带路的中年男子赶紧停下问道。

    “没事。”男人不动声色地抬眼瞥了眼阁楼,继续向前走。

    作者有话:这章写得老痛苦了,本来就龟速,写好了拖动文档的时候,一个晃眼文档消失不见了,怎么找都找不到,又花了一倍时间重新写了一遍/(t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