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时尚女王 第二十五章再遇沈魔王
作者:豆子很忙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小鱼宴顾名思义就是用鱼为主材,煎煮蒸炸,搭配上其他时令小菜,做出一桌犹如宴席一般的丰盛佳肴。

    而且这里的鱼用的全是养在馆内小鱼塘里的鱼,干净卫生,肉质鲜美。

    珍宝饭听起来就是一碗饭,但里头大有文章,且不说这米全是精选出来的,光这饭里头夹带着十几种食材就已是不简单,要将十多种食材综合在一起,既要兼顾食材们不互相影响味道,又要保证融合了这么多食材的饭要色香味俱全,真的是特别考验厨艺。

    徐晴吃得根本停不下筷子,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前一阵女儿总是一副食欲不振的样子,吃过这样的美食再来吃她做的饭菜,换做她也会受影响。

    盛骄阳也吃得很满足,她终于得到了一次味蕾的治愈。

    “吃饱了吗?要不要再来点别的?”盛骄阳看着徐晴问道。

    “不用不用,我已经吃得很饱了。娇娇你呢?”徐晴连忙回道。

    “我吃饱了。我要去趟洗手间,你去吗?”盛骄阳站起身来。

    “我也去。”

    菜馆里的厕所是单独设立的,在小阁楼的后边有个一层的屋子,这里从前是间茅房,后来修建成了洗手间厕所。

    刚走进厕所,盛骄阳脸色微变,她拉住徐晴,小声问道:“你带那个了吗?”

    那个?徐晴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反应过来。

    “没有,我去给你买。”

    “别,这附近哪有什么便利店,你去帮我找焦恩慧就是馆长孙女借一片。”

    “哦哦。”徐晴急匆匆地走出去。

    等人走了,盛骄阳突然想到,徐晴找得到人吗?

    这焦家菜馆的屋舍是园林的格局,七拐八绕的,徐晴又是第一次来,很容易就给绕迷糊了。

    果然过了好一会儿都没等来徐晴,盛骄阳扶额叹了口气,好在那玩意儿还没来,只是感觉很强烈,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来。

    不得已,盛骄阳只能自己出马。

    快步朝外走,一不留神就撞到人了。

    “对不……”剩下的字卡在了咽喉里。

    盛骄阳看着眼前皱着眉头神情冷然的男人,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沈魔王怎么在这里?

    这家伙的大本营不是在德国吗?上次到现在已经过去半个月了,怎么还没走?

    “是你?”沈致宁眯了下眼。

    “是我。”盛骄阳抬起下巴,逼着自己在大魔王面前强硬起来,她什么都没做,不能一见到沈致宁就像猫见了老鼠似的。

    咦……

    好像哪里不对?

    “你怎么在这里?”沈致宁冷森森地盯着她。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谁规定了我不能来吗?”盛骄阳挑眉。

    沈致宁嘴角勾了勾,神情更加阴沉了。

    “之前在阁楼上弹钢琴的人是你?”突然他问道。

    那会儿经过的时候,他只看到了一个侧脸。

    盛骄阳心里惊了一下,但还是回道:“是我。”

    沈致宁忽地笑了声,缓缓道:“很好……”

    “谢谢夸奖,我还有事先走了。”感觉不对劲,盛骄阳立马遁走。

    洗手间里一片沉寂。

    镜子里的那个男人眼里一片森然冷冽,透着满满的危险气息。

    而逃出洗手间的盛骄阳也顾不上去找焦恩慧借姨妈巾,只想快点找到徐晴,然后赶紧离开这里,沈致宁那家伙蛇精病又冒头了,她还是避着点为好。

    焦恩慧那里是不用去的,如果徐晴去了那里肯定早就回来了,定是绕到后园哪个旮旯里去了。

    其实焦家园子也不是特别大,就是拐角太多。

    盛骄阳拐过两个弯就看到了徐晴。

    徐晴身前还站着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人,男人正在说什么,而徐晴在抹眼泪。

    这男的是谁啊?

    盛骄阳特别不爽,她都不忍心惹徐晴哭,这男的叽里呱啦的搞什么飞机?

    她气势汹汹地走过去。

    徐晴是面对着盛骄阳这边站立的,盛骄阳一走近,她就看到了。顿时脸色大变。

    中年男人注意到了徐晴的表情,他转过身来,看到走过来的盛骄阳后,他的脸色也变了。

    “你有小孩了?你不是说和我离婚后没有结婚吗?你竟然敢骗我!果然茵茵说的对,你来接近我就是有企图的,亏我还对你一直抱有愧疚。以后你离我们家远点,我当初瞎了眼才看上你这种女人!”男人脸上浮出被欺骗的怒气,直直地冲着徐晴发过去。

    不用怀疑他怎么知道两个人是母女关系的,瞧瞧那眉眼那五官轮廓,哪哪都像。

    “啪!”徐晴打完后怔住了。

    “你竟敢打我?!”男人更火了,抬起手就反扇过去,可还没扇到,他就被一股大力推倒在地。

    盛骄阳挡在徐晴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摔懵了的男人。

    “老娘最讨厌你这种会打女人的男人了,哪里像个爷们!”一不留神,她就把美妞喜欢用的自称说了出来。

    “娇娇……”徐晴拉扯了一下盛骄阳的袖子。

    “我还没说你呢,”盛骄阳目光扫过去,“跟这种男的在这里叽叽歪歪什么?”

    徐晴愣住。

    “走了,回家!”盛骄阳拉着徐晴往大堂走。

    “站住!你们给我站住!”身后传来中年男人气急败坏的声音。

    徐晴偷偷回头看了眼,只见那人似乎是崴了脚,在后面单脚跳着。

    回头看着女儿高大的身影,她心里感到特别的踏实。

    脸上被打了一巴掌,又被推倒在地上磨破了皮还崴了脚的倒霉男人看着越走越远的母女俩,他简直要被自己的怒火给烧死了,这么多年从没有人敢这么给他难堪过,尤其是女人!

    他想追上去,可是右脚一踏地就疼得厉害,他特别不甘心地甩了下手。转身准备叫人扶他的时候,目光不禁意瞥到了站在不远处的人。

    “沈,沈总?”不会全看到了吧?

    “潘总,需要帮忙叫人来吗?”沈致宁似笑非笑地问道。

    “不,不用了。我自己来,我自己来。”此刻潘子辉非常想时光倒退。

    沈致宁转身就走,走了两步他突然停下来。

    “那两个人和你什么关系?”他回头问道。

    潘子辉愣了愣,脸色有些尴尬:“一个是前妻,另一个是她女儿。”

    沈致宁颔首,走之前意味深长地来了一句:“潘总,打女人确实不太爷们。”

    潘子辉神情僵住。

    麻蛋,丢脸都丢到客户面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