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时尚女王 第二十九章被绑
作者:豆子很忙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盛骄阳是在一种被针扎的刺痛感里清醒过来的,她一睁开眼,就看到一个穿白大褂的人再给她抽血。

    当时心里一咯噔,她立马就反应过来自己是遇上事了。

    已经到这个地步了,此时再尖叫也无济于事,她默默地看着白大褂抽了她一管子血,再看着他拿着针管出去了。

    她所处的是一间四面都是墙的屋子,墙上角有一个通风口,但那个通风口小得可怜,估计只能塞个婴儿,她想要出去还是得从正门走。

    不可忽视的是她现在还被绑在椅子上。

    特么这到底是哪个缺德鬼干的事儿!

    盛骄阳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想明白,到底是得罪了谁,值得这么大费周章的将她绑来。

    为什么要抽血?抽她的血拿去干什么?

    可是整个屋子里只有她一个人,没有人能解答她的问题。她只能选择等待。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还是没有人来,她的心里也越来越焦虑。

    而在隔壁的监控室里,坐着两个人。

    “南哥,你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简单粗暴!”青年推了推眼镜,感叹道。

    经渭南瞥了眼旁边话特别多的人,没有回应。

    “刚才不是叫刘医生检查过了吗,她没有整容,怎么还要抽血化验?这样对待一个女孩子是不是太不温柔啦?万一徐娇娇是被你们冤枉的呢?”

    “就算冤枉了也不关你的事。”经渭南淡淡的说道。

    真要冤枉了,人家多无辜呀!好吧,要怪就怪那妹子,太走运撞见了这些残酷无情的人。

    宁小阮撇了撇嘴。

    “这妹子遇到这种事也蛮淡定的喔,没有尖叫,也没有哭喊。而且表情看起来也没有觉得很害怕的样子。”看着监控器里面的画面,宁小阮感叹道。

    经渭南很冷静地说:“这说明她更有问题了。”

    这回宁小阮没有反对了,还颇为认同地说:“也是,正常这么大年纪的女孩子,遇到这种事情肯定都吓哭了。”

    “这妹子不会是干间谍工作的吧,心理素质那么好。”宁小阮啧啧称奇。

    盛骄阳当然不是干间谍工作,她觉得自己老无辜了,莫名其妙就被人敲晕带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她回想了一下她成为徐娇娇以来,得罪的最狠的也就只有那个齐婳,可那妹子要报复她顶多也就是叫她后台打压她的事业。

    难不成是徐娇娇亲爹搞的鬼? 不然谁会闲着没事儿抽她的血。

    等到手脚都麻痹了还不见人来,盛骄阳火大了。

    她环视了一圈,放声道:“有事儿摆下道来,别躲着不见人。”

    隔壁监控里,宁小阮笑了。“这妹子终于忍不住了。”

    “南哥,刘医生已经验出来她的确是许娇娇本人。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

    经渭南瞥了宁小阮一眼,起身,走出了监控室。

    “嘿,等等我呀!”宁小阮赶紧追上去。

    盛骄阳看到走进来的两个人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尽管她经常看到沈魔王就绕道而行,但这两个经常在沈魔王身边的人,她还是认识的。尤其是宁小阮这个二货,她陪外公去参加沈老爷子的生日宴时见过他,还有过一些交集,知道他是沈魔王的表弟。

    一个是沈魔王的得力助手,另一个是他的表弟。

    这个时候要是还不知道是谁搞的鬼,她就可以去当猪了。

    果然遇到沈魔王就没有好事情,她都变了一个人,竟然还能整到她身上来。

    “说吧,你前一阵子接触过什么人。”经渭南开门见山地说道。

    “什么意思?”盛骄阳皱眉,觉得这话有些莫名其妙。

    经渭南脸色一沉,加上他大块头的身高颇有威慑力。“别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

    “什么玩意儿?你给我说清楚。”

    “我南哥的意思是你前一阵子接触过什么人给过你什么指示,让你来接近我们沈总。”宁小阮说道。

    “沈总?你说的是沈致宁?”盛骄阳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两人。

    “嚯,连名字都知道。”

    “我说你们是不是傻呀,我怎么可能会去接近他,你们哪只眼睛看到我接近他?”盛骄阳爆发了,就因为这个压根不存在的事将她绑在这里,她真想将他们也绑起来再狠狠抽一顿鞭子。

    “口说无凭。”经渭南油盐不进。

    ……靠!

    盛骄阳磨了磨牙,极力压制着怒火说道:“那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接近他?”

    “你三番两次地出现在我们沈总周围,关键是你还刻意模仿骄阳。”宁小阮说道。

    模仿自己?盛骄阳嗤笑了声,不过此刻她还真不好表明自己身份,就算说了这些本来就怀疑她的人指定要说他是在冒充。而且她成为另外一个人的事也不能叫谁都知道。

    “骄阳是我的偶像,我崇拜她模仿她不行吗?”盛骄阳眼眸一转,立马有了说辞。

    “骄阳又不是明星,你是怎么知道她的?”宁小阮好奇问。

    “我打小就有做画家的梦想,只是别人不知道而已,后来无意中在网上看到有人发出的帖子,说参加了一个画展还发了一些在画展上拍的照片,那些画真的超级棒,我一眼就喜欢上了那种天马行空自由奔放的风格,然后从楼主的一些介绍里知道了这个开画展的居然是一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女孩子。那个时候我就把她当成我的偶像,暗自模仿她的画,努力去追寻她的喜好。我就是喜欢她,怎么着了?谁规定我不能去模仿我的偶像吗?”

    盛骄阳脸不红心不跳地说了一通谎话,而且那语气激动得,让她真的像一个被质疑对偶像的喜爱之心的狂热粉丝。

    她才不管她的话里面是否有漏洞,反正很多事情根本查探不到,有本事他们去把徐娇娇这几年的上网记录查出来呀!

    “那你之前怎么没表现出来。”经渭南不依不饶地说道。

    “我也是从医院醒来后,知道和我一起进医院的是我的偶像。对于我害她进医院的事情我感到很内疚,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决定要做一个像她一样的人。”

    盛娇阳顿了顿,突然开吼:“你们到底想绑我多久?我很明确的告诉你们,我才不会去接近你们那个沈总,骄阳不喜欢的人,我犯得着去接近吗?快点放我走,我妈还等着我呢!”

    宁小阮嬉笑地说:“你放心,我已经用你的手机给你妈发过信息啦,说你和朋友会多聚一会儿,让她先回家不用等你。”

    盛骄阳无语了。

    突然一阵铃声响起,经渭南看了盛骄阳一眼,拿出手机走到一边接通电话。

    “放她回去,”手机里传来低沉的嗓音,“顺便问她——她是怎么知道骄阳不喜欢我的。”

    “是。”经渭南眼里流露出一丝诧异。

    “怎么了?”宁小阮询问。

    经渭南没回答,他走过去将盛骄阳松完绑,在她站起来活动身体的时候,问:“你怎么知道骄阳小姐不喜欢我们老板?”

    “我就是知道,可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从经渭南的举动里知道自己应该是没啥事了,盛骄阳又变得神气起来。

    “你就不怕我不送你回去?”经渭南板着脸。

    “不送拉倒!我自己有脚,可以自己走。”盛骄阳哼了声,扭头就朝外走。

    终于看到经渭南吃瘪的宁小阮,幸灾乐祸地看了经渭南一眼,追上盛骄阳。

    “这里可是郊外,现在都深夜了,还是哥送你吧!”

    说完,他又凑近,低声说道:“回头告诉我,你怎么知道骄阳不喜欢我表哥,哦忘了说,我表哥就是沈总。”

    盛骄阳睨了眼宁小阮,用一副施舍的语气回道:“先送我到家再说。”

    “那你一定要告诉我哦!”宁小阮朝盛骄阳眨眼。

    盛骄阳嘴角牵了牵,真是个二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