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时尚女王 第四十章解释
作者:豆子很忙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救生员对宁小阮进行了紧急抢救措施,好在宁小阮溺水时间不太长,很快吐出了积水呛醒过来。

    “醒了醒了!”

    盛骄阳终于放下心来,她轻轻揉着熊仔的头,以此来掩饰她的紧张。

    醒来后的宁小阮见自己被这么多人围观,他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可是要做绅士的人,怎么可以将自己最狼狈的样子暴露在这么多人面前,实在是太损形象了。

    “徐娇娇那臭丫头呢?”重点是他还没看到那个直接导致他落水的害人精,这臭丫头难道不应该守在他身边吗?

    众人立即让开一条道,现出了后边搂着大狗显得很淡定的人。

    这个时候了还有闲情陪狗玩,自己果然是不如一条狗……啊呸!宁小阮气乐了。

    “咦,快看——”有人看到了正在靠近的豪华游艇。

    那艘游艇都已经进入五十米范围内了,大家眼又不瞎,自然都看到了。

    本来还在气头上的宁小阮,一看到那艘游艇,浑身一激灵,哪里还顾得上生气,现在恨不得找个地方躲起来。他把自己整成现在这么狼狈的样子,被表哥看到也就算了,但表哥看到了也就意味着他爸妈也会知道,他爸妈知道了肯定会叫表哥更严厉的对待他……

    他已经能预见未来的自己有多可怜了。

    都怪那个臭丫头!

    宁小阮扭头恨恨地看过去,却瞬间傻眼,人呢?刚还搂着熊仔淡定得不要不要的人呢?

    “宁小阮。”魔音入耳。

    宁小阮老实地站起来,他已经不去看周围人的表情了,他现在最想的是早点回意大利,那他就还是那个英俊绅士的peter宁,而不是什么该死的宁小阮!

    “你的计划书写完了?”沈致宁坐在椅子上,遥遥地看着一身狼狈的表弟。

    宁小阮摇头,他下意识地想去推鼻梁上的镜框,才发现眼镜不见了,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掉海里去了。

    “那你怎么在这里?”沈致宁眉梢微挑,“迎接我?”

    宁小阮哑口无言,他要是敢说自己是出来玩的,铁定要被整死。

    他看向站在表哥旁边的经渭南,企图用眼神求经渭南帮他说两句好话,但被无视了。

    对于这样一个缺根筋的表弟,沈致宁的耐心已经耗尽,他抬手冲那边正在摇尾巴的黑贝道:“熊仔,过来。”

    听到喊声,熊仔兴奋地抖了抖,直接跳跃过两条游艇之间将近一米宽的缝隙,冲到了主人身边。

    沈致宁身体前倾,揉了揉熊仔的头,真是养个表弟还不如养条狗。

    “说吧,怎么落水的。”表弟再怎么糟心,那也是自己人,而且宁小阮天生水性不好,总不能是自己跳水的,敢欺负他的人也得看他答不答应!

    这边卓一宴心里一凛,暗道:来了。

    “您好,这里是全民超模节目组录制现场,因为我们的一时疏忽导致宁先生落水,我们深表歉意!”卓一宴摆低姿态说道。

    “怎么个一时疏忽?”沈致宁问得特别漫不经心。

    卓一宴面露难色。

    宁小阮正要开口,被沈致宁一个冷冷的眼神也制住了。

    “明明是徐娇娇推的,卓老师干嘛要道歉!”有个选手小声嘟囔了一句。

    卓一宴微微蹙眉,姑且不说事情真相还没调查清楚,况且他也不是那种一遇到事就把别人推出来的人。

    “是我。”已经换了衣服的盛骄阳走出来。

    沈致宁盯着盛骄阳看了几秒,忽地笑了下,笑得意味不明。

    盛骄阳头皮发麻,“我没有推他,只是甩开他的手,哪想到那个时候刚好遇到风浪,他就摔下去了。”

    宁小阮觉得这个时候应该挺身而出,作为绅士,怎么能让一个女孩子独自面对沈boss。他咳了声,朝盛骄阳送了一记安慰的眼神,说道:“确实不关她的事,一切都是巧合。”

    沈致宁点点头,在宁小阮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又说道:“你出现在这里总不是巧合吧?”

    “……”宁小阮无言以对。

    “不打算过来了?”沈致宁往身后椅背一靠,语气平静地问。

    宁小阮像被解了穴似的,他走到边边上看了下,两条游艇之间还隔着差不多一米宽,舱门也没有对在一起。

    “我过不来。”

    “给你一分钟,过不来明天就送你去秦业那里。”沈致宁毫不怜悯地说道。

    你残酷你无情你无理取闹!

    宁小阮心里抱怨着,但动作一点都不含糊,在强压下发挥出了他百分之两百的爆发力,爬上栏杆跳过了间隔一米宽的缝隙,摔到了甲板上。

    “哇——”在宁小阮爆发性的跳跃中,选手们发出了惊呼声。

    宁小阮虽然摔痛了,但听到身后的惊呼声时不免有些得意,仿佛自己做了一件很牛的事情。

    “开船。”沈致宁淡淡地吩咐。

    经渭南拿起对讲机复述了一遍。

    眼见游艇开始滑动,宁小阮赶紧爬起来,抓着身后的扶杆,冲对面喊道:“徐娇娇,你还欠我一顿饭,要记住啊!”

    正痛心疾首地看着自己的爱犬狗腿地窝在别人脚下的盛骄阳,闻言抽了下嘴角,如果时间能倒退,她一定要亲手将这蠢蛋推进海里!

    “宁小阮。”魔音再次入耳。

    宁小阮打了个冷颤,转过身来面对残酷的现实。

    “什么时候你们关系这么好了?嗯?”沈致宁右手支撑在椅子扶手上轻托着下巴,左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着熊仔的脑背,看着宁小阮的目光幽幽的,神色晴雨不定。

    “我这是先打入敌人内部,接近她然后才能更快的知道她究竟是何方神圣。”宁小阮讪笑了笑,硬着脖子说道。

    “那你现在知道了吗?”

    宁小阮呆住。

    经渭南转开了目光,有些不忍直视那副蠢样,没了眼镜的修饰,这家伙的傻气已经要掩盖不住了。

    “明天我要见到那份企划案,如果没有,呵!到时你会知道后果。”沈致宁说这话时语气真是相当温柔。

    “去把衣服换了。”

    得到圣旨,宁小阮脚下生风,急急忙忙地下楼去房间找备用衣服。

    “老板,这个徐娇娇……”经渭南有些不确定。

    “先留着吧,看看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等我无聊的时候再跟她好好玩一玩。”沈致宁嘴角勾了勾,眼睛里却是没有笑意。

    骄阳的粉丝?这样的借口也就能骗骗宁小阮罢了!

    而在另一边,盛骄阳正被几个选手围着。

    “娇娇,那个宁先生不只是帮人家看房子的吧?”

    “你们俩到底是啥关系呀?”

    “坐在椅子上的是不是你说的那个沈老板?”

    大家七嘴八舌地问了一通。

    盛骄阳只选择性地回了一个问题:“对,他就是沈老板。”

    “哇塞!好年轻啊!”

    “长得也帅,坐在那里不怒自威的样子超级迷人!”

    “那么年轻就这么有钱,肯定家里也特有钱。他也太低调了,他要出名了国民老公哪有那钱多多的份。”

    “娇娇,娇娇,你知道沈老板有女朋友吗?”

    “他家里是哪儿的,做什么生意的?”

    ……

    盛骄阳彻底败下阵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