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时尚女王 第四十八章顾州
作者:豆子很忙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刚刚那明显是在拍照,更有可能是在拍她,盛骄阳挑了下眉。

    不远处那戴口罩的男子眼睛弯了弯,似乎是对她笑了一下,然后走开又去拍其它景色了。

    哦,原来是个游客。

    盛骄阳没有在意,她沿着河岸溜达了起来,到了饭点就拐进岸边的餐厅悠哉地吃了午餐,休息了一会儿又接着游赏台伯河的风景。

    走上圣天使桥的时候,看到有年轻人在写生,她走过去看到他在画天使雕像,她停步观看了好一会儿。

    见年轻人停下画笔,她上前一步,问道:“可以借你的工具用一下吗?”

    看到别人画画,她的画瘾发作了。

    年轻人转头打量了眼她,没有过多犹豫就将手上绘画工具递给了她。

    “谢谢!”盛骄阳道过谢,就不客气的借用年轻人的绘画工具画了起来。

    白纸上出现一点一点的轮廓,起先她是这里画一点那里画一点,零零散散的,让人看不出个所以然而,等那一片零零碎碎的被她一笔连成后,一座天使雕像跃然纸上。

    年轻人先是表情凝重,似乎是后悔将工具借人,但看到这神来之笔后,他瞪大了眼睛,非常讶异。然后他发现对方手上并没有停下,还在丰富着画纸上的空间。

    写实的天使雕像旁边慢慢现出了一个q版的小天使,模样和天使雕像很肖似,活像一对父子,这个小天使歪着小脑袋瞅着旁边的严肃刻板的天使雕像,神色间透着好奇和懵懂,萌得人心都要化了。

    年轻人惊讶得嘴都张开了,但怕打扰到正在描边的人,声音都到嗓子眼了被他给生生压了回去。

    终于,那只素白纤细的手握着画笔移到了右下角,似乎是要署名,笔尖刚要落到纸上突然顿住又移开了。

    “怎么了?为什么不署名?”年轻人忍不住问道,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看起来年纪比他还要小的女孩子是个画技丰富又老道的年轻画家。

    盛骄阳歪了下头,语气里带点无奈地回道:“有个家伙花了一百万买断了我的笔名。”

    “什么?为什么那样做,你很缺钱吗?”年轻人特别不能理解,像这样天赋极好的年轻画家不应该是为了那点钱而让自己的笔名被买断的人。

    因为那个家伙是个大魔王啊,她暂时斗不过,只能认了。不过她也的确是很缺钱。

    盛骄阳笑了笑,将画笔放下,起身朝年轻人说:“谢谢你的工具,这幅画你要是喜欢……”

    “可以送给我吗?”旁边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她的话。

    盛骄阳转头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蒙在口罩后的脸,那双眼睛倒是挺好看的,眼眸漆黑如墨,眉眼一弯,那眼里就像是缀满了星星,很是迷人。

    “我是无所谓啊,画纸是他的,你该问他。”盛骄阳指向年轻人。

    男子转而看向年轻人,声音很是诚恳地说道:“我是真的很喜欢这幅画,能送给我吗?或者我用别的来交换。”

    “很抱歉,先生。”年轻人摇摇头,“我也很喜欢这幅画,没有任何东西能交换它。”

    “哦,那非常遗憾。”男子虽然说着遗憾,但眉眼间并无失落。

    年轻人开始收拾工具准备离开,离开前很郑重地向盛骄阳道谢,刚刚目睹完画这幅画的全过程,他觉得受益匪浅,感觉自己的思维被打开了一扇天窗。

    盛骄阳颔首,朝年轻人挥手道别,她看了眼站在旁边没动的男子,转身走回河岸。

    此时已近傍晚,河边长堤靠围栏的白色尖顶帐篷里,有不少人入座,点着各自喜欢的酒,开始等待夜色降临。

    盛骄阳也找了一个靠围栏的位置坐下,点了一杯葡萄酒慢慢喝着,悠哉极了。

    “我可以坐这里吗?”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在身侧响起。

    盛骄阳看到今天第三次出现在她面前的口罩男,眉梢动了动,下巴微抬,懒洋洋地回道:“请便。”

    男子坐下来,将相机放在桌面,他摘下了口罩。

    是个很英俊的男人。

    盛骄阳看了眼,就挪开了目光。

    “请问你是华人吗?”男子突然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问道。

    盛骄阳看向他,回道:“对。”她也用普通话回的话。

    “那你是华裔?”男子目光里透着些兴味。

    “不,我是中国人。”

    华人华裔她是分得清楚的,华人指所有的有中国人血统的人,而华裔仅仅是指有中国人血统的外国人。她的国籍可是从来没有变过,不管吃在哪住在哪,她的根始终都在中国。

    “你的意语说得很地道。”男子夸赞道。

    “你也不差。”

    “我是顾州。”男子突然说道。

    盛骄阳眨了下眼,“哦”了声。

    “看来你是真的不认识我。”男子轻笑了声。

    听这语气认识他才正常咯?盛骄阳认真地重新打量男子。

    “有印象吗?”他嘴角扬起。

    “没有。”盛骄阳很诚实地回道。

    “你这样的回答真让我怀疑你是不是中国人。”见她是真不认识自己,顾州忍不住说道,“难道我的电影你一部都没看过吗?”

    电影?听到这个,盛骄阳貌似有点印象了,好像还真听说过“顾州”这个名字。

    这时,手机响了。盛骄阳将手机翻出来。

    “喂?”

    “徐娇娇,不要在外面玩了,早点回来。”卓一宴的声音从手机里穿出来。

    盛骄阳应了声,挂掉了电话。

    “我先走了。”她提起小背包,同顾州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顾州哂笑,头一次遇到一个女生,竟然不找他签名合影还不认识他,这种待遇自打他成名以来就没遇到过了。

    他拿出手机,又看起了之前录下的小视频,讲真他也不是故意跟踪人家,但逛着逛着就遇上了,刚好看到她在画画,习惯地开了视频,还多亏这个习惯,他才能将那神奇一幕保存下来。

    真的很难想象,仅一笔,整盘散沙就变成了一副画,后面画的那个小天使更是将整幅画升华了,添了灵动的蓬勃生气,那天使雕像也不再仅仅是刻板无趣的了,一看到这幅画脑子里就有了无限遐想。

    他将视频传到自己的微博上,并写道:

    今天在台伯河边遇到了一个国内的小姑娘,瞬间被她的画俘虏了,本来想她要是认出我了,我就可以请她送我一幅画,哪想人家都不认识我(委屈)~

    他的微博发出去没多久,唰唰唰一片点赞和转发。

    评论更是泛滥成灾了。

    豆子有话:加更献上~豆子这么勤快,快夸夸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