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脉封天 第四十九章 妖孽对手
作者:三伽亦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猛然想到王风刚刚对项寒的称呼,钟天突然才意识到。zi幽阁自己这一位恩人,好像并不是寻常之辈。

    就在此刻,王风也是恰好回过神来。目送着项寒远去的方向,随之双手往钟天的肩膀上一拍,正色道。

    “钟天,我们怎么说也算是患难与共的战友。改日,你一定要将项谷主介绍给我!”

    能够随意将炼器之中,千金难求的寒气阵法给予钟天。眼睛眨都不眨一下。丝毫不在意寒气阵法的珍贵所在。王风怎么会看不出来,这两人的关系,可不同寻常啊。

    满怀期待地看着眼前的少年,王风心中的狂喜在也抑制不住。嘴角咧开,满口白牙,笑容要多灿烂有多灿烂。

    一副满是谄媚的嘴脸,让钟天顿时一阵恶心。白了王风一眼,摸了摸鼻子,悠悠地说道:“我和项寒前辈也是打过两次照面罢了,谈不上有过深的交情。”

    虽说钟天在还未入门炼器之时,对于炼器之事,算是一问三不知了。自己一个山野村夫,与锦衣玉食的炼器师,一个地下一个天上。可谓天壤之别,本就不是会产生交集的两个世界。

    可自从钟天觉醒脉道,走上了炼器师之路,自已与炼器师的世界,开始有了一些交集。随之也是渐渐明白了炼器师的尊贵之处。

    没有天材地宝练手,没有万贯家财支撑,即便你已经拥有了成为炼器师的基础,在近乎苛刻的炼器练习下,依旧是一副高不成低不就的无名小卒。

    所以,项寒先后两次给予钟天这般大手笔,即使不是那种扭扭捏捏之人,钟天也是深感受之有愧。

    与项寒不过有过两次照面,自己便受了人家如此之大的恩德。钟天挠了挠头,对于这个古怪谷主的所作所为一头雾水。

    王风正要开口继续哀求之时,便看到钟天对自己打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当下也不敢造次,老老实实地闭上了嘴巴。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该干什么。

    见王风安静下来,钟天方才从释迦珠之中,拿出传音石。不断闪烁着的红光,给人一种不安之感。

    看着传音石,钟天识海之中,一向灵敏的感知力,反馈回来的丝丝凉意,让钟天感到不是很舒服。像是被一场阴谋笼罩一般。

    “在下钟天,阁下有何事?”

    将脉力输入传音石之中,钟天问道。脸色骤然凝重,一副听闻噩耗的表情。

    “当然是为了从你手上拿到雷霆锉。虽说不是天器榜上的名器,但毕竟也是蕴含不少雷霆之力的。”

    传音石之中,悠悠地传来一道男性的声音。像是寒虚问暖一般的柔和嗓音,带着磁性。

    “潘昊宇?为什么你会有这传音石。”

    思索一会儿,钟天心中不禁一阵大骇。自己与地下擂台之间的传音石,为何会出现在潘昊宇的手上。那道声音,绝对是潘昊宇无疑。

    这白松城的地下擂台,即使是在北玄境之中,也只有一些消息灵通人士,方才对此略知一二。无论是隐蔽还是封口,都做得天衣无缝。

    谨慎如潘莲儿,甚至还专门让炼器师打造了这传音石。在整个白松城之中,都可以用特殊的脉力波动,联系到对方,从而瞒天过海。每一个脉师,在没有上擂台之前,绝对不会知道自己的对手是何许人也。

    这也是钟天参加这地下擂台的原因之一。如此隐蔽之地,若是自己与魔煞谷的关系不慎被看穿,也很难走漏风声。

    可眼前,这一处密不透风的围墙,却被一位来自名门正派的青年,渗透了。

    “我怎么会拥有这传音石,你不必知道。你只需要知道一点,我真的很需要这雷霆锉,也不想与你为敌。”

    那一道声音,再一次从传音石中幽幽传出。先前寒虚问暖的声音,像是抹上了一层寒意。

    一旁的王风看着钟天对着一块石头说话,刚刚方才被项寒的出现震惊到的情绪,再一次波动起来。可王风毕竟是雷音寺之人,若是如此不堪,也不会在如此年纪,便达到了二云锦衣的位置。安静地站在一旁,等候着钟天。

    “可那比武彩头,我如今也没有拿到。你何苦紧紧纠缠于我,若是想要,便去参加地下擂台便好。”

    并没有等到王风的回答,钟天心中也是升起了一股嗜战之意。清了清嗓子,对着传音石,郑重的说道。

    “在擂台上,我等着你。”

    过了许久,钟天手中的传音石,方才重新传出潘昊宇的声音。语气之中,像是带上了些许惋惜之意。

    “想到有一位炼器天才即将陨落我手,不免有些许失落之心啊。”

    直接将传音石用脉力封锁,单方面切断了与潘昊宇之间的传音。钟天收起传音石,像是霜打茄子一般,垂下眼眸,双肩无力地拉拢着。

    “怎么了,又是新的打擂之人么?看样子实力定然不弱,能够让你这位连胜”

    站在钟天身边,突然感觉到气氛有些冰冷。王风开口说道,看着眼前面色沉重的钟天。

    深吸一口气,钟天不再想那潘昊宇之事。其间所蕴藏的多少暗算阴谋,就让王风去做便好了。

    怎么说,王风也是雷音寺之人。现在又是有求于自己,这样的助力,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钟天缓缓抬起眼眸,侧着头,躲过王风探查着的目光。将那一道因为按捺不住内心波动而闪过的阴谋之色,隐藏了下来。沉声对王风说道。

    “是的,据说来自玄冰洞。即使是我,对上这样一位妖孽级别的人物,也难说十拿九稳。”

    “玄冰洞之人?玄冰洞可是北玄境之中赫赫有名的名门正派,怎回来参加这地下擂台。”

    王风听罢,顿时质疑出声。钟天不是北玄境之人,自然也是不知道玄冰洞在北玄境的地位如何。便以为钟天乃是资历尚欠,方才被人蒙骗。

    “你想到的,我也想到了。可那人不过二十来岁,意气风发、相貌不凡,若真是混迹江湖、坑蒙拐骗之人。又怎会如此年轻。”

    钟天顿了顿,见王风依旧不解地看着自己。扶了扶额头,对王风的愚钝,不禁浮现出一丝无奈。

    “若你是一位尊品下级的炼器师,你还会去干这种坑蒙拐骗之事吗?”

    钟天的话,终于让王风心中产生了一丝动摇。玄冰洞作为北玄境的二流宗门,若是真正放在北玄境的一流势力之中,根本不值一提。

    但是玄冰洞之所以日渐崛起,正是因为有着霜花门在背后支持,方才隐隐成为北玄境的庞然大物。

    这霜花门,可是冰象图腾脉师的圣地啊。偶尔出现几个炼器师,也是见怪不怪了。

    “按照你这么说,你下一位的对手,还真是玄冰洞之人?”

    “我不知道。”

    钟天一句不知道,让王风顿时感到脑门一阵黑线。如此迫在眉睫之事,作为擂主的钟天,依旧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一口气卡在王风心中,咽不下去了。

    见王风如此焦急,钟天知道,这一位雷音寺的二云锦衣,又要帮自己做事了。强行忍住心中的笑意,钟天装出一副认真的模样,对王风说道。

    “你帮我去调查一下,玄冰洞之中,是否有一位名为潘昊宇的弟子。”

    听到钟天所说,王风倒吸了一口凉气。像是看着傻子一般,看着眼前的少年。

    感到王风奇怪的目光,钟天不解,挠了挠头,疑惑的问道。

    “那人的确自称潘昊宇啊。”

    王风看着眼前认认真真的钟天,似乎并不是在开玩笑。当下也是将钟天所说之人,与自己印象中的那道身影,重合起来。心中顿时浮现阵阵不安,对着钟天说道。

    “若真是如你所说,那下一次比武,你会输。”

    无视了钟天不解的目光,王风接着说道,“潘昊宇,乃是玄冰洞的内门大弟子。其来历颇为神秘,据说一直由玄冰洞掌门抚养长大,加之修炼天赋不弱,便成为了北玄境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之一。”

    “嗯,照你这么说,还真是一个妖孽级别的人物。”

    钟天笑了笑,十分潇洒地回头便走。像是丝毫没有将王风对于潘昊宇的恐怖评价放在心中一般。

    “喂,钟天,我刚刚说的你难道不害怕么?潘昊宇身后,可是站着玄冰洞的啊。”

    扬了扬手,钟天没有回头,就这么一直向前走着,对王风说道。

    “总要一试。”

    目送着钟天远去,王风站在原地,脚步像是灌了铅似的,难以移动分毫。心中对于玄冰洞的恐惧,还是大于与钟天之间薄如纸片的情谊……

    见王风如同自己所想一般,并没有追上了。钟天也是长叹一口气。不禁思索起来,自己将要面对的潘昊宇,究竟有着多大的本事。让王风也如此惧怕。甚至不惜抛弃了自己。

    潘莲儿、潘昊宇。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无论是神神秘秘的来历身世,还是非同一般的名声在外。两人的存在,仿佛无形之中形成的陷阱,冷冷地看着猎物,准备发起一场残酷的猎杀。

    “两人都姓潘,皆是不明身世却又名声在外之人。难道说……”

    钟天一边走着,一边整理着心中的乱麻。可是当迷雾像是有些驱散之时,隐藏在幕后的一场阴谋,却在向少年慢慢靠近。

    钟天倒吸一口凉气,对于那一日潘莲儿所说的“天灵脉的对手”,终于是明白了。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