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间鬼域录 第1章 怪异的雪花
作者:陌上微雨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周山国,圣元三年的冬天,西月古镇迎来入冬后的第一场雪,可是这场雪却下的十分怪异,因为雪花的颜色不是普通的白色,而是妖艳的赤红色。

    红色的雪花如火,如荼,如血般飞舞在古镇的上空。

    面对这怪异之事,古镇的居民众说纷纭,有人说这不是雪,它是盛开在彼岸三途河畔的接引之花,也有人说天生异象必有妖孽鬼怪出现,而后者的言论恰恰在第二天晚上就得到了验证。

    那晚月光晦暗,西月古镇一片死寂,更夫刘瘸子敲罢五更天的更点准备回家休息,可是就在他转身之际耳边却隐隐传来一阵鼓乐声。

    刘瘸子心中疑惑,这是谁家在办喜事,可是听这鼓乐声又不像在办喜事,因为这鼓乐声呜咽,就好像是有人在低声哭泣一般。

    刘瘸子挑灯顺着这鼓乐声寻去,在转过一道巷口后,他眼前出现一支送殡的队伍,这些人穿着孝服,面色乌青,动作僵硬,目光阴冷。

    队伍前面有几个人呜呜咽咽的吹着唢呐笙箫,中间有四人抬着一具还在滴血的棺木,后面就是几名掩面啼哭的妇人。

    这支送殡的队伍缓缓地在刘瘸子身旁经过,奔着古镇郊外日月山的那个方向去了。

    “他们不是我们古镇的人,他们为何在天不亮的时候送殡呢?”

    刘瘸子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不由得在心里嘀咕了一句,突然他想起昨天古镇发生的怪事和居民的言论,他又想到从古至今打更从来不打六更,因为五更天是众鬼在人间游荡之时,如果这时候打更就会惊动他们回不到阴间,从而留在阳间作祟。

    刚才那呜咽的鼓乐声,面色乌青的送殡之人,还有那滴血的棺木,这一切的一切好像都在说明着一件事情--他撞到鬼了!

    结论一经形成,刘瘸子就像遭了雷击一般,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本来走路是一瘸一拐的,可遭此惊吓,不知怎的,腿脚却变好了,他以极快的速度飞奔到家,回家之后他就钻进了棉被,一直到午后才小心的探出头来。

    后来他和其他人说起这件夜间撞鬼的事,古镇的居民皆惊,他们认为这肯定是莲花古寺中的鬼。

    在距西月古镇十里之遥有一座日月山,山上有一座莲花寺,寺中殿塔壮丽,虽然房舍颇多,却只有一名老僧,而且在多年前这名老僧也不知所踪了,从此这座寺院便荒废了下来,后来有人认为此处有佛祖镇压,于是便把因意外死亡人的尸骨安放在莲花古寺内。

    现在发生了这件事,看来是莲花古寺中怨气太重,佛祖已经镇压不住了,经过商议,他们请来了几名巫师作法降妖除鬼。

    这些巫师在日月山上设下道场,他们燃起香蜡纸钱,摇起招魂铃,跳起了奇怪的舞蹈,可是折腾了一晚上,什么妖魔鬼怪也没有捉到。

    本来古镇居民还指望着这些巫师能够降伏莲花寺中的鬼怪,可是现在希望破灭了,也难怪,就连神通广大的佛祖都镇压不下,更何况这些巫师呢。

    他们只得加派青壮日夜巡逻打更,而且告诫街面上的店铺要早早的打烊关门,在田里劳作的农民也要早早的收工回家。

    许多往来的客商得知此事,害怕身遭不测,皆绕路而行,这就使得古镇上的多家客栈生意萧条,不复往日之辉煌,可就在一个天色阴沉的午后,却有一名红衣少年走进了一家五福客栈内。

    店家见来了客人急忙迎上来打招呼,这名红衣少年捡了一个临窗的位置坐好,问道:“你们这里有什么饭菜?”

    店家为了招揽生意,马上夸口回答道:“我们这里的饭菜应有尽有,只要您点出来,我们就能给您做出来。”

    “那给我上一份爆炒龙肝,一份青笋凤髓汤。”

    店家顿时语塞,只好红着脸说道:“公子您真会开玩笑,世间哪有龙肝凤髓这等宝贝。”

    “既然没有你还说这大话!那就给我上一坛陈绍花雕,这酒一定要挂碗浓浓香,颜色如琥珀一般才好,你再捡那精致可口的小菜上四个,我还要一份清蒸鳜鱼,我告诉你,这鳜鱼一定要活的,如果你弄条死鱼糊弄我,我定不饶。”

    店家连声说不敢,红衣少年趁他下去传饭之际明眸闪动环视了一眼店内用饭的客人。

    店内冷冷清清,算上自己只有三位客人,自己前面的一张桌后坐着一名锦衣玉袍,俊美儒雅的公子,看样子好像是一名书生,他手中拿着一把洒金折扇,一边观看街景,一边慢慢的饮着桌上酒。

    北面座位上有一名玄衣壮年正在用饭,看装束好像是个商贾,在他面前的桌上放着一个沉甸甸的包裹。

    片刻之功店家端来了酒菜。

    红衣少年自斟自饮,饮到高兴之处便用筷子敲着碗碟自得其乐的念道:“世上本无仙,仙自何处来?九重天外天,青山白水间。”

    这四句话顿时引起了店家的注意。

    当红衣少年发现店家侧目注视着他时,遂问道:“店家为何这般看我?难道你觉得我念的有误?其实这首歌谣便是我的来处,我乃是九天之上的圣灵上仙,你不要看我形似少年,实则我已经有八百零八岁了。”

    “您说的是真还是假?”

    店家顿时瞪大了眼睛又细细的打量了一番面前之人,面色红润,剑眉朗目,鼻梁英挺,唇若涂朱----无论从哪方面看这就是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

    红衣少年从店家的眼神中看出他根本不相信自己所说,于是笑了笑,说道:“我料你也不信,你看那柜台上放着一把银丝盘花酒壶,只要我念一番咒语,那酒壶就会自己跳起来。”

    “那您就显露一下神通,也好让我见识见识。”

    他们之间的对话吸引了那名俊美的书生,他放下酒杯,目光中带着几分疑惑望向红衣少年。

    他看到这名红衣少年一副胸有成竹之态,先是低声念了几句咒语,然后右手一指,随即就听到咣当一声,酒壶应声摔落于地。

    随着酒壶落地,那名书生和玄衣之人皆惊,店家更是瞪着地上的酒壶惊讶的半晌未说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