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间鬼域录 第2章 深山撞鬼
作者:陌上微雨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红衣少年看到他们的吃惊之态不禁弯目一笑,脸上现出得意的神色。

    他又端起了酒杯,说道:“这只是雕虫小技而已,我不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而且明阴阳,懂八卦,晓奇门,知遁甲,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店家听罢急忙来到红衣少年的桌前,打躬作揖道:“原来是上仙驾到,请恕愚民眼拙,既然上仙有如此神通,还烦请上仙救一救这里的百姓,现在我们古镇闹起了恶鬼。”

    “此事我已知晓,你等放心,那恶鬼定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现在我已酒足饭饱,你给我安排一个安静的房间,待我先睡上一觉,夜间便去捉鬼。”

    “是,是,上仙后面请!”

    店家连连称诺,将红衣少年请至后面客房,端茶捧水,侍候的十分殷勤,而后又询问晚间捉鬼是否需要帮忙,红衣少年摇头只说不用,并摆手让其退出。

    待到店家退出客房后,红衣少年不禁暗暗发笑,“这个店家还真好糊弄,二公子我略施小计便赢得了一个圣灵上仙的尊称。”

    正如红衣少年所言,这世间本就没有神仙,他这个圣灵上仙自然也就是假的了。

    在周山国西南方有一座凤凰岭,那里山明水秀,山岭中生长着千百株碧桃树,每到阳春三月,碧桃花开,远远望去就好像天边火红的云霞一般。

    在这片云霞中坐落着一座武云山庄,而这名自称为圣灵上仙的少年便是这座山庄的二公子牧仲玉,由于他幼年失怙,所以如今家中只有一位年长他十岁的兄长--牧昆鹏。

    因为牧仲玉年少华美,喜好身穿一袭暗红色锦衣,又兼之文武双全,风流潇洒,就好似东吴名将周公瑾一般,所以便得了一个锦衣周郎的美称。

    这次牧仲玉瞒着兄长偷偷溜出武云山庄来到外边游玩,西月古镇闹鬼之事他也有所耳闻,他对神鬼之论持怀疑态度,于是便决定到这里弄个明白。

    他幼年之时便是一个调皮捣蛋鬼,虽说如今大了,但是脾气秉性仍然没有太大改变,所以才对店家戏称自己是九重天外天的圣灵上仙。

    既然要捉鬼,那必须要见到鬼才行,他决定先睡上一觉,等到晚上再作计较。

    夜幕降临,天渐渐黑了下来,转眼间便到了三更天,牧仲玉正在酣睡之时,忽然被一阵怪响吵醒了,他翻了个身侧耳倾听,原来外面不知何时起风了,风还挺大,摇晃的树木枝桠呜呜作响,就像有无数发狂的野兽咆哮而过一般,伴着这怒吼的狂风,牧仲玉又听到了一阵牛羊牲畜的惨叫声。

    “难道是鬼来了?”

    顿时牧仲玉来了精神,他拉开房门,来到西月古镇的大街上,他本想顺着这惨叫声找去,可转瞬间这个声音便消失了,他只有飞身到高处,四处张望。

    突然他发现在巷子口出现了一团黑影,这团黑影正在缓慢地向他这个方向移动,牧仲玉急忙藏身于暗处,偷偷探出头来观看。

    片刻之功,这团黑影已经距离牧仲玉只有一箭之地,牧仲玉借着清冷的月色,瞪大了双眸望去,几天前出现在古镇上的那支送殡队伍又出现了。

    还是那些身穿孝服,面色乌青,目光阴冷之人,还是那具滴血的棺木,还是去往日月山的方向。

    牧仲玉乍一看到这支队伍也吓了一跳,待他稍稍稳定心神之后,他便在后悄悄尾随,他要看一看他们到底是人还是鬼。

    风依旧在怒号,月光依旧凄冷无比,牧仲玉尾随着这支送殡的队伍来到日月山下。

    这座日月山山峦叠嶂,怪石嶙峋,绵延数里的松柏在冬日里越发显得青翠,牧仲玉心里不由得赞叹这里真是一个绝佳的游玩之所。

    牧仲玉只顾观看山景,一愣神间那支送殡的队伍竟然不见了,牧仲玉不禁心中咯噔一下,难道他们真是鬼,不然的话因何消失的这般快?他们会不会去了莲花寺?

    牧仲玉看到旁边有一条曲曲弯弯的山路,估计是被上山之人踩出来的,他决定去莲花寺碰碰运气,于是便顺着这条羊肠小路一直向上,寻来寻去他来到一片茂密的山林中。

    牧仲玉准备穿林而过,可是刚走到林子的中央,不知是何物绊了他一下,他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低下头细看。

    月光朦胧看不太清楚,他只觉得眼前是一个白花花的东西,好像是一根骨头。

    “人骨!”

    这个想法在他头脑中一闪而过,顿时他被这个想法惊呆了,这个地方为什么会埋有人骨?

    他决定挖出这根骨头细细研究一下,可是他手边没有锹铲,只得找来一截树枝,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刨开这个坑,当他扔掉手上的树枝,蹲下身细看时,他不禁大吃一惊,因为这个坑里不是埋着一根骨头,而是埋着许多被肢 解开的碎骨,而且骨头上的皮肉都已经被剔掉了。

    从这些骨头的断面来看,显然是刚被分尸不久,剔除血肉,分解骨骼,到底是何人这样丧心病狂的杀了这些人?他杀人的目的又是什么?

    牧仲玉百思不得其解,最终还是决定去查一查莲花寺,也许会在那里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他站起了身,可就在转身之际,他突然发现在一棵粗大的树木后有一道身影闪过,那人好像已经在这里停留了许久,他一直在暗处观察着牧仲玉,直到牧仲玉转身即将发现他之际这才慌忙闪开。

    牧仲玉大吃一惊,急忙向着那树后高声喝问:“是何人藏在树后,赶紧出来!”

    他喊了五六声也不见有人回答,他心中不由得升起种种疑团,这个人半夜来到这里意欲何为?难道他和埋在这里的尸骨有关系?一定要抓住他问个水落石出。

    牧仲玉从腰间掣出用来防身的一条长鞭,一步一步的逼近那棵粗大的树木,可是当他来到近前并未发现树后有人藏躲, 他又在附近找了几趟,依旧没有发现那个影子,这不禁令他心生疑惑,难道刚才自己看到的是鬼影?

    就在他思考之际,有一片树叶从他头顶上飘落下来,刚好落在他脚前,他低头看着这片落叶不由得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他不紧不慢的说道:“下来吧!”

    须臾之功,从树上跳下一人,牧仲玉急忙后退几步细看眼前之人。

    那人身形瘦高,一身玄色衣衫,面带着一副鬼脸面具,从而看不出五官,更不知他是老是少,他一动不动的站在凄冷的月光下,越发加重了他身上透出的那股肃杀之气。

    “你是何人?为何夤夜之间出现在这里?你和那些尸骨又有何关系?”

    那鬼面人一言不发,只是抱着肩膀盯着他面前提出一连串问题的牧仲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