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间鬼域录 第5章 今生来世
作者:陌上微雨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牧仲玉顿时觉得头皮发麻,他一个纵身跳到了偏殿房门处,瞪大眼睛盯着那具棺木。

    片刻后,他看到棺盖一点一点的被移开,从棺木中站起一名青春年少的姑娘。

    这名姑娘穿着一身月色衣衫,姿态美好,举止轻盈,细眉弯弯如新月,双眸灵动如秋水。

    她站在棺木前,唇角轻扬,冲着牧仲玉微微一笑,问道:“请问这位公子从何处而来?”

    “我从何处来你先不要问,我想知道你是人还是鬼?”

    牧仲玉如临大敌一般,然而那名姑娘却说道:“有问才有答,公子请先回答我。”

    “既然有问才有答,我不妨直言告之,我从西月古镇来,到这里捉鬼,我已经回答完你的问题,现在轮到你了。”

    “哦,原来如此,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个鬼。”

    “你真的是个鬼?”

    牧仲玉吃惊的问道。

    “是的,我在阳间的名字唤作苏月儿,因为不小心失足跌落池塘,溺水而亡,现在被你发现,你准备如何捉我?”

    “我乃是冥府判官,我自有法器捉你!”

    牧仲玉从腰间拽出了长鞭。

    苏月儿看到他手中仅有一条长鞭便摇头说道:“判官的法器乃是一支判官神笔,所以我断定你不是冥府的判官,现在我要吃了你,你害怕吗?”

    牧仲玉轻笑一声,摇头回答道:“我心中坦荡,何惧一鬼哉!既然你是个鬼,为何不去你该去的地方,反而栖身在此?”

    “唉!”

    苏月儿摇头叹息了一声,说道:“我本该去那阴间,只因阳间双亲尚在饥寒之中挣扎,奈何我与他们阴阳相隔,不能相助,故而常常在此幽叹,今晚能够遇到公子也是天意,如公子能全了我的心愿,来世月儿必报大恩。”

    牧仲玉听罢不禁叹道:“你乃是一鬼,然而尚有这份情义,恐怕阳世之人都不如你,待我下山寻访,如果你所言属实,我定资助一二。”

    “公子果真是一名古道热肠的侠士,月儿今生已不能报答公子,只有来生再报了,古镇东北方的老槐树下便是我家,还请公子牢记。”

    “好,我记下了,你栖身在此已久,你是否见到过一支送殡的队伍?”

    “送殡的队伍?公子为何要找他们?”

    “因为最近一段时间西月古镇在闹鬼,他们认为是莲花寺中的鬼怪在作祟,今晚我看到有一支送殡的队伍进入了日月山,你应该认识他们吧?”

    “我……”

    苏月儿迟疑了一下,然后才说道:“我确实认识他们,如果公子找到他们,公子打算怎么办?公子会伤害他们吗?”

    “我不会伤害他们,如果他们是人,我想弄明白他们为何要这样作;如果他们真是一群恶鬼,他们应该明白人鬼殊途的道理,我希望他们去该去的地方,不要在阳间为祸。”

    “那好吧,我相信公子,西北方有一处禅堂,公子去那里寻他们吧。”

    “多谢相告。”

    牧仲玉拱手致谢,转身离去,苏月儿望着牧仲玉远去的背影,不觉间,唇边竟现出一丝浅笑。

    牧仲玉来到西北一处禅堂,他推开门户走进禅堂,他发现在豆大的油灯下,地上睡着七八个脏兮兮的乞丐,他们身下仅铺着一层薄薄的蒿草。

    牧仲玉的到来惊醒了睡在地上的乞丐,他们从地上爬起来,聚在一处,眼神里充满了惊讶和害怕,愣愣的盯着牧仲玉。

    牧仲玉站在他们面前,直接问道:“你们为何要假扮送殡之人?”

    这些乞丐见牧仲玉揭穿了他们的身份,皆惊诧非常,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之后有一个胆大的乞丐用很生硬的语气说道:“什么送殡之人?我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你是谁?你又是怎样进来的?”

    “我乃是九重天外天的圣灵上仙,佛祖和阎君乃是我的朋友,你们所作之事我已尽知,你们不应该假扮恶鬼去吓西月古镇的百姓,如果不是本上仙给你们求情,阎君定会罚你们下十八层地狱,受那永世不得超生之苦,我知道你们有不得已的苦衷,故而来到人间巡查,现在本上仙就站在你们面前,你们此时不说实话,更待何时?!”

    牧仲玉为了尽快让他们说出实话,于是便顺口诌了这一套话语。

    当这些乞丐听到眼前这名少年乃是一名上仙时,全都趴在地上磕起头来,口中高呼道:“原来是上仙驾到,我们老眼昏花未能认出,请上仙莫怪,还请上仙救救我们吧,正如上仙所言,我们这样作也是不得已啊!”

    牧仲玉看到这一招果真奏效,不禁暗自得意,他操着不紧不慢的口吻,命令这些乞丐速速将烦难道出,如果真有委屈,他一定不会袖手旁观。

    当这些乞丐听到牧仲玉要救他们出水火,立刻啼哭起来,他们争先恐后的诉起委屈来。

    他们原是百里之外瑶家寨的村民,半年前不知从何处跑来一伙劫匪,这伙劫匪烧杀抢掠,不仅抢夺了村民的财物,而且还放火烧了他们的村寨,逼得村民四处流浪。

    半月前这些村民来到这座莲花寺,他们看到了偏殿内的棺木,他们也知道这里时常闹鬼,但他们觉得阴间的世界黑白分明,鬼怪没有什么可怕的,反而是活在阳间的世人更可怕。

    这些村民感谢佛祖赐给他们一个安身之所,所以他们一天三次都会到正殿焚香拜谢。

    就在这些村民住在此处不久后,西月古镇就下了一场奇怪的大雪,诡异的红色雪花漫天飞舞,有人说天生异象必有妖孽鬼怪出现,于是他们便利用这一说法,装扮成鬼怪,夜间到古镇偷盗一些牛羊牲畜用来果腹,其实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因为莲花寺供奉着佛祖,他们不敢在这里杀生吃荤,所以将得来的牲畜皆藏于密林之中,待天明之后再悄悄取出分而食之。

    牧仲玉听着这些村民的哭啼,心中不禁升起几分怜悯之情。

    他看着这些村民,忽然他想起了那个鬼面人,于是问道:“刚才有一个鬼面人也进了这座寺院,你们有没有看到他?”

    这些村民听到还有一人进入了莲花寺皆大吃一惊,纷纷说道:“什么鬼面人?我们不清楚,我们也从来没有遇见过,他不会也是个无家可归的流浪人吧?他也装扮成恶鬼的模样是为了去古镇偷东西吧?”

    牧仲玉凝眉分析了一下,他认为鬼面人与这些村民不是同路人,他装扮成恶鬼的模样肯定有别的目的,他也许还藏在莲花寺内,于是牧仲玉令这些村民先在禅堂等候,等到他抓住了那个鬼面人再作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