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间鬼域录 第6章 探秘地宫
作者:陌上微雨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牧仲玉离开禅堂又到各处查找了一番均未发现那个鬼面人,他不禁心生疑惑,那鬼面人为什么会跑入这座莲花寺?难道他只是因为被自己追的无路可走才逃入这座寺院的?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可能趁自己与那些村民谈话的时候逃走了。

    没有找到鬼面人,牧仲玉有些泄气,他准备折返回禅堂,可恰在此时,他却发现在不远处有一道黑影闪过,观其动作恍惚正是那个鬼面人。

    牧仲玉不禁心头一喜,急忙循着那黑影消失的方向寻去,他一直寻到寺院后面的九重石塔前,他揣摩那鬼面人也许藏入了这座石塔。

    牧仲玉为了揭开那鬼面人的真面目,也为了报受辱之仇,他不假思索迈步走进石塔。

    这座石塔非常高大,塔内中央有一座石质平台,平台上有一个莲花宝座,上面有释迦牟尼佛祖的塑像,四周壁面上凿刻着许多壁龛,每一个壁龛中都有一座佛像,他们或坐或站,皆眼望佛祖,似在凝神静听佛祖讲法。

    牧仲玉在石塔内转了一个周遭也没有发现那个鬼面人,就在他准备放弃的时候却不经意间发现莲花宝座下有一个突起的圆形机关,令他吃惊的是在他触动这个机关后,莲花宝座突然开裂,在他眼前现出一条地道,这条地道直通地下。

    牧仲玉盯着这个黑乎乎的入口犹豫片刻,最终他决定下去看一看究竟,他从荷包内取出火石点亮了一截蜡烛,举着蜡烛顺着石阶一直向下。

    在走过十九节石阶后,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条幽暗的甬道,这条甬道蜿蜒幽长。

    他刚刚到达这条甬道却突然发现地上盘着一条拦路的蟒蛇,这条蟒蛇有碗口粗细,丈余长,身上的鳞片在微弱的灯光下闪闪发亮,三角形的头上,两颗豆大的眼睛闪烁着凶光,此刻它已经把头高高的昂起,嘶嘶的吐着蛇信,威吓着牧仲玉。

    牧仲玉顿感一阵紧张,但是他怎会惧怕这条蟒蛇,要消灭这孽畜必须要致其要害,一击而中,如果一击不中那必将被它所害。

    牧仲玉从靴筒内抽出一把匕首刀,眼睛紧盯着这条蟒蛇,寻找机会一击杀之。

    一人一畜对峙了大约半盏茶的功夫,最后还是那条蟒蛇失去了耐心,它蓄势已久卷曲的身体像弹簧一般射向牧仲玉,在即将接触到牧仲玉的身体的时候,它大张血红的嘴巴,露出了锋利的尖牙。

    牧仲玉看到时机来临,他马上以极快的速度闪躲到蟒蛇的身侧,在闪躲的同时便将手中的匕首刀狠狠地刺进了蟒蛇的心窝,刺入之后,他没有停顿,而是顺势向后用力,就听见嗤的一声,蟒蛇的肚皮上被匕首刀划了一条深深的口子。

    现在这条蟒蛇即使有通天的本领也无法施展,它回望了一眼牧仲玉,又无力的拍打了几下尾巴,不甘心的闭上了眼睛。

    牧仲玉杀死这条蟒蛇后继续前行,甬道的尽头是一座厚重的石门,门上有字,但却是一些蝌蚪文,牧仲玉虽然博学,但是这种文字还是他第一次见识到,故而他不能解读。

    牧仲玉用力推开两扇沉重的石门,随着石门的打开一股霉气扑面而来,他停了片刻这才迈步进入到里面。

    眼前又是一条幽长的甬道,两侧的石壁上雕刻着形态万千精美的众佛像,地面上堆放着数不清的法器和经卷。

    寺院多建有佛塔,为了珍藏一些重要的经卷又多建有地宫,牧仲玉观眼前之景,心中便料定这里必是地宫无疑。

    这条甬道的尽头还是一座石门,这座石门与第一座石门稍有区别,在这座石门的两侧有石碑,碑上有字,那字仍是牧仲玉不认识的蝌蚪文。

    牧仲玉又用力推开这座石门,当石门开启的一瞬间竟然从里面射出万道金光,牧仲玉急忙用手挡住了这光线,待到适应之后才放眼望去,原来这是一间暗室,在暗室的石壁上凿刻着数不清的小洞,每一个小洞内都燃有一盏长明灯,在烛光中有一名体态安详的老僧端坐于蒲团上。

    乍一见这名老僧,牧仲玉吓了一跳,急忙停步施礼,口中称道:“弟子无知,误闯此地,望大师见谅。”

    言罢,牧仲玉等待半晌也不见老僧回答,牧仲玉感到疑惑,细看之下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名老僧早已圆寂,难道这就是莲花寺的那名老僧人,难怪失踪多年。

    牧仲玉又环顾了一眼这间暗室,除这名老僧外,并未发现别物,他又对老僧施了一礼,顺着原路返回到地面。

    此时天色渐亮,牧仲玉折返回禅堂,可是当他踏入殿内却发现那些村民没了踪影。

    “这是逃跑了,还是被人劫持了?”

    牧仲玉奔出禅堂,又到各处查找了一番,依旧没有找到那些村民,他抬头看了看天色,五更已过,在无奈之下他只得出了这座莲花寺寻找旧路回西月古镇。

    他边走边感叹,虽然这次日月山之行查清楚了古镇闹鬼之事,但是那个鬼面人是谁,还有那些村民到底去了哪里,这些问题依然没有头绪。

    行至半途,依然路过那片密林,牧仲玉发现在前方不远处的树下站着七八个人,这些人背对着他,一动也不动,他感到很奇怪,等他转到这些人面前才发现这正是那些村民,就见这些村民张着嘴,瞪着眼,伸着胳膊,就像钉在了地上似的。

    牧仲玉看到他们这般模样顿时便明白了,这些村民被人点了穴道,难道是那鬼面人所为?

    他先给这些村民解了穴道,然后抱着肩膀,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半晌才问道:“你们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我不是令你们在禅堂等候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