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间鬼域录 第7章 书生武阳
作者:陌上微雨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这些村民听到牧仲玉的问话纷纷跪了下来,哭诉道:“我们原不想逃,可是后来我们商量了一下,我们偷盗了古镇上的牛羊牲畜,害怕古镇上的居民处罚我们,所以这才逃走。”

    “哦,我明白了,你们打算逃离这里,然后再装神弄鬼,再以偷盗为生。”

    “不敢,不敢!我们也是心存仁善之人,我们之所以作了偷盗之事也是被逼的,求您就饶恕我们吧!”

    牧仲玉眼见这些村民连连求饶的模样,心中亦有不忍之意,于是他语气和缓下来,说道:“你们也知道古镇上的居民被你们吓坏了,你们就这样走了,情理上说不通,再说你们偷盗了人家的东西总该向人家道个歉吧,古镇上的居民皆是善良之人,我想他们是不会为难你们的,你们还是随我一起回西月古镇吧。”

    这些村民聚在一起低声商量了一下,他们觉得牧仲玉所说有道理,于是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在返回的路上,牧仲玉又问到是何人点了他们的穴道,这些村民皆摇头,只是说他们逃到密林时忽然眼前飘过一道黑影,随后便感到身体麻木,再也迈不动步子了。

    牧仲玉听完这些村民的诉说不由得眉头紧皱,现在他有一种预感,在他身边肯定有人在暗中监视他,而且这个人还是一名功夫高强之人。

    等牧仲玉带领着这些村民回到西月古镇的时候天色已亮,牧仲玉刚回到五福客栈,迎面正撞见那个店家,在他身后还跟着古镇上众多居民,这些人皆是一脸焦急状。

    那个店家看到牧仲玉出现在他眼前顿时长吁了一口气,急忙施礼问道:“上仙可曾捉住鬼怪?您身后是什么人?”

    牧仲玉一脸笑容,对店家说道:“这些人就是那些‘恶鬼’,我把他们带回来了。”

    “什么?他们是恶鬼?”

    古镇众居民脸上现出了惊讶之色,牧仲玉转身对那些村民一使眼色,这些村民纷纷跪倒在古镇众居民的面前,鼻涕一把泪一把地诉说了他们为什么装神弄鬼。

    待众居民弄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后皆摇头叹息,纷纷指责他们不应该这样办事,但是看到他们这副可怜之态也就不做计较了。

    至此莲花寺闹鬼事件真相大白,西月古镇的居民终于摆脱了鬼怪的困扰,他们高兴的燃起了鞭炮,敲锣打鼓庆贺此事,同时对牧仲玉敬佩的五体投地,他们杀鸡宰鹅邀请牧仲玉到家中作客。

    牧仲玉也有些飘飘然,但是他谢绝了大家的邀请,只把店家叫到一个偏僻的角落问道:“在你们古镇东北方大槐树下是否有一苏姓人家?”

    店家马上回答道:“上仙说的是苏和吧,大槐树下仅他一家,说起这苏和甚是可怜,他们夫妻成亲十余载才得一女,奈何养到十七岁却溺水而亡,现在只有他们夫妻二人相依度日,他家有一个很小的豆腐坊,每日磨些豆浆到街上卖,所赚之资勉强能够糊口,上仙因何问起了他?”

    “不干你的事,休要多问。”

    牧仲玉暗暗记下店家的话,转身准备回房休息,忽听身后有人说道:“公子,请留步。”

    牧仲玉转身望去,他发现身后站立者正是那名俊美儒雅的书生,牧仲玉不禁眉梢蹙起,问道:“您有事吗?”

    那名书生微微一笑,躬身一礼,而后开口说道:“在下名唤武阳,中州人氏,公子所为实在令在下钦佩不已,在下想与公子结交为友,不知公子可愿否?”

    牧仲玉眨巴着眼睛想了一想,而后一笑,回答道:“你和我结交为友也不是不可以。”

    “太好了,在下还以为公子不会答应呢,在下还不知公子的尊姓高名,家乡何处呢?”

    “我的名姓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嘛,难道昨天我吟诵的那首歌谣你没有记下?现在我再说一遍,我乃圣灵上仙是也,家住九重天外天的世外桃源,现在你我已经结交为友,我希望有时间武兄能到寒舍一聚,再会了!”

    牧仲玉说完,又笑意吟吟的看了一眼武阳,然后便转身回房休息了,武阳望着牧仲玉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

    光阴易过,转眼便是夜幕,牧仲玉来到古镇东北方的那棵大槐树下,眼前的苏宅的确破败不堪,石头堆砌而成的墙头围住了三间房舍,西边的那间有萤火之光,想必苏家夫妻还没有休息。

    如果讲出实话,牧仲玉怕惊吓到苏家夫妻,他只是敲打了两下门户,待到里边有了应答后才掏出两锭金子放于门前,之后便躲身于树后侧目瞧着。

    牧仲玉看到从门内走出一名穿着破烂的老者,这老者先是向四外张望了一下,然后便发现了那两锭金子,他手捧着金子迟愣了片刻,之后马上跪倒在地,边叩头边絮絮叨叨的说道:“苍天有眼,今天终于肯怜悯我这可怜人了,感谢天上的神仙赐金,您的恩德我永世不忘……”

    牧仲玉看到他拿到了金子便不再理会他的感谢之语,撤身返回了五福客栈。

    牧仲玉刚迈步走进房间就发现有一名神清俊朗的青年坐于灯下,牧仲玉一见到这个人顿时吓了一跳,他马上恭恭敬敬的施礼道:“兄长,您,您怎么来了?”

    这个人正是牧仲玉的兄长牧昆鹏,对于牧仲玉的问话,牧昆鹏并没有回答,他只是转动着深邃的眸子盯着牧仲玉看了半晌,然后站起身,淡淡的说了两个字--回家。

    “哦,好。”

    牧仲玉不敢有丝毫的反驳,跟随兄长返回武云山庄,在路上,牧昆鹏并未理会牧仲玉,只是一味的赶路。

    牧昆鹏越是如此,牧仲玉的心越是发颤,对于这位兄长,他是又敬又怕,虽然兄长很宠爱他,但也能够冷起面孔教训他。

    这次瞒着兄长到外乡游玩是犯了兄长的大忌,返家之后肯定有一顿惩罚在等待着自己,一想到惩罚,牧仲玉立刻感到浑身上下都疼痛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