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间鬼域录 第8章 痛责
作者:陌上微雨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三日后的黄昏时分,牧氏昆仲回到凤凰岭中的武云山庄,归家后牧昆鹏便传下了晚饭,在饭桌上,牧昆鹏依旧未理会牧仲玉。

    牧仲玉非常清楚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所以面对桌上的美食如同嚼蜡一般。

    饭罢,牧昆鹏去了书房,牧仲玉不敢先回自己的房间,也慢吞吞的进了书房。

    牧昆鹏正在灯下翻看书籍,听到耳畔的脚步声,他只是抬起头来看了一眼低着头站在书案前的牧仲玉。

    牧昆鹏这种置之不理的态度令牧仲玉不知所措,更令他心慌,他一边偷偷观察着兄长的气色,一边飞快的想着应对之策,现在唯一解救的方法就是主动承认错误,哄的兄长心软下来,自己也许还能少受些责罚。

    于是,他鼓了鼓劲,蹭到牧昆鹏的身旁,轻轻拉扯着牧昆鹏的衣袖,半撒娇半委屈的说道:“兄长,我知道您在生我的气,我这次不应该瞒着兄长偷偷溜出山庄,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兄长愿打愿罚我都接受,只求兄长别不理仲玉。”

    牧昆鹏被他如此拉扯也就无法再读书,于是抬起头,正色问道:“知道错了?”

    “嗯。”

    牧仲玉用力点了一下头,又信誓旦旦的说道:“下次仲玉再也不这样了,以后仲玉就在家中陪着兄长,对了,兄长也该为仲玉娶个嫂子了,兄长您看上了哪家姑娘?讲给仲玉听听嘛,如果兄长不好意思去求亲,那仲玉就替……”

    “不要顾左右而言他!既然知道错了就该知道下一步该怎样作!”

    牧昆鹏语气生冷的打断了牧仲玉的话。

    “兄长,不打可以吗?仲玉有一点儿,不,是非常怕痛的,求求兄长了。”

    牧仲玉垮着脸,眼神中带着请求,可怜巴巴的望着牧昆鹏。

    牧昆鹏却不为所动,板着面孔说道:“你是我养大的,你的那点儿小伎俩骗别人可以,可是想骗我就没有那么容易了,不要再装模作样了,去取家法!”

    牧仲玉非常了解兄长说一不二,雷厉风行的脾气,只要是兄长决定的事情别人是很难更改的,刚才他所作一切全部白费,今天这顿打无论如何都逃脱不掉了,既然逃不掉,那就爽快些。

    牧仲玉来到书架前,从上面取下一把打磨的非常光滑的紫色檀木戒尺,双手捧给牧昆鹏,然后又将外衣脱掉,将上半身伏在书案上,待一切准备就绪后说道:“兄长,仲玉准备好了,请兄长责罚。”

    牧昆鹏握着戒尺走到他的身侧,轻启薄唇,依旧用清冷的语气问道:“是哪条腿先迈出山庄大门的?”

    “左……右……右……左……”

    “到底哪条腿!”

    “仲玉……仲玉不记得了。”

    “既然记不得了,那就两条腿一起打!”

    牧昆鹏冷着面孔将戒尺搭在牧仲玉的双腿上,虽然隔着衣裤,可是牧仲玉还是感觉到了一股凛凛的寒气,他知道兄长打人是非常疼的,所以双手不由自主的握紧了书案的边沿。

    果然,戒尺被高高的举起,又不带一丝温情重重的落下。

    一下,两下,三下……

    尺落,尺起,道道血檩出现在牧仲玉的双腿上。

    疼痛就如同猛兽在撕咬他的肌肤一般,这种疼痛使他的双腿不受控制的剧烈抖动,他已经冷汗淋漓,他不禁扭头向兄长投去一抹哀求的目光,可他看到的却是兄长铁青的面孔。

    牧仲玉感到很委屈,他想不通自己就是外出游玩了一遭,兄长为何要发这么大的火气,这般痛责自己?

    他已经在这个偏僻的武云山庄渡过了十载光阴,平日里不是上书房读书作文章,就是练功夫,武云山庄对于生性喜欢热闹的牧仲玉来说就是一个监笼,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是兄长豢养的一只金丝雀,他渴望呼吸到自由的空气,也渴望到广袤的山川大地书写他的凌云壮志。

    无处诉说的委屈和极大的疼痛使他清亮的双眸中蓄满泪水,他的双腿已经麻木,已经感觉不到疼痛,难道兄长真的要废掉他的双腿?

    直到斑斑血迹染透了衣裤,牧昆鹏才扔下戒尺冷冷的命令道:“这次惩罚就到这里,从明日起老老实实的上书房,练功夫,如果再往外跑,我定将你双腿打折,回房吧!”

    “是。”

    牧仲玉喘息了好大一会儿,这才拖着两条麻木的伤腿退出书房,等他回到自己的房间一头便栽倒在床上。

    服侍他的书童十五赶了过来,当他看到牧仲玉腿上的伤时立刻就红了眼眶,他急忙取来药棉和药膏给牧仲玉擦拭。

    药棉接触到伤口就好似蚂蚁在啃噬肌肤一般,牧仲玉咬着下唇默默忍受着,他忽听身后有悲声传来便轻笑安慰道:“你不要悲伤,这点儿小伤不碍事的,过不了几天便好了。”

    此话刚说出口,不料身后的悲声更加重了,片刻后,牧仲玉才听到十五抽泣说道:“以前二公子淘气也没少挨大公子的教训,可都没有这次打得重,二公子受如此重的伤,十五看着心疼。”

    “有什么好心疼的,兄长有一句话说的非常正确,我是他养大的,如果没有兄长的抚养,我也不会活到今天。十五,你来山庄也有四年了吧?你还记得你的父母吗?”

    牧仲玉扭过头,温和的目光停留在身后这个清瘦的十二岁男孩的身上。

    一提到父母,十五刚刚擦干的眼眶又湿润了,他哽咽的说道:“当然记得,虽然我出生在寒门但却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他们疼我,爱我,十五认为他们是天底下最好的父母,可是他们却离开十五好多年了。”

    “你是生于上元佳节的?”

    “对,我出生那天可巧是上元节,小户人家,没有学问,我爹便给我起了十五这个名字,这事我只不过在无意间说过一嘴,不料二公子却记下了。二公子,您的伤我已经处理好了,您好好休息吧,我就在外边为您守夜,有事您就唤我。”

    十五扶着牧仲玉躺好,又为他盖好被子,这才轻轻退出。

    牧仲玉望着十五的背影好生羡慕,人人都知道自己的出身来历,可偏偏他却忘了这些。

    书房内的灯烛还在静静的燃烧,牧昆鹏还没有去休息,此刻他正擦拭着那把戒尺,他擦了一遍又一遍,每擦一遍,他的心就在烈火中煎熬一次。

    牧仲玉是他从小疼到大的兄弟,他不该下这样的狠手,但牧仲玉又是他平静美好生活的破坏者,他常常在想,他是该恨牧仲玉多一些,还是该爱牧仲玉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