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间鬼域录 第11章 恳求
作者:陌上微雨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牧仲玉知道十五是在为他着想,所以笑着说道:“知道了,我的小管家,你看天都要黑了,回去晚了,我铁定是要被兄长责罚的,快走吧!”

    两个人并肩回到武云山庄,在还未进入山庄大门之时,十五便退后了几步,低头跟在牧仲玉身后来到书房。

    到了书房门口十五便止了步,而牧仲玉则轻轻地推开门户进入到里面,他看到兄长牧昆鹏正在看书,便上前一步,躬身说道:“兄长,仲玉回来了。”

    牧昆鹏抬头看了一眼牧仲玉,而后放下了手中的书籍,沉声问道:“今天为何回来的这样晚?”

    牧仲玉察觉到兄长脸色阴沉沉的,不禁心头一颤,小心回答道:“今天仲玉多练了一次长鞭,故而回来晚了。”

    “天黑,山路不好走,以后不许再回来的这么晚了。”

    牧昆鹏站起了身,板着面孔走出了书房,此刻十五正在书房外小心的偷听着里边的动静,忽见牧昆鹏从里边出来,慌得他急忙跪了下去,嘴唇哆嗦着不知该说些什么。

    牧昆鹏见状不禁皱眉说道:“你这是怎么了,为何每次看到我都像老鼠看到猫一般?我是狮子还是老虎,我能吃了你?!”

    牧昆鹏的这一声喝问更加使十五不知该如何回答,半晌才颤抖着声音说道:“不是,不是的,大公子既不是狮子,也不是老虎,即使大公子是狮子或老虎吃了十五也无所谓,十五只求大公子别吃了二公子,十五给您磕头了……”

    不料,十五这番语无伦次的回答竟然逗得牧昆鹏脸上见了笑容,他眼望着牧仲玉,对十五说道:“只要他不犯错误,即使我是狮子或老虎也不能随随便便的就吃了他,你放心好了。仲玉,陪我到饭厅用饭。”

    “好。”

    牧仲玉急忙应了一声,跟随兄长来到饭厅,此刻厨房的孙嬷嬷已经将饭菜端上了桌,牧仲玉待兄长坐好拿起了筷子之后才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来,规规矩矩的用饭。

    牧昆鹏夹了一块鱼肉放在了牧仲玉面前的碗碟内,而后问道:“仲玉,最近书读的如何?功夫可曾又有进益?”

    牧仲玉急忙放下筷子,起身回答道:“仲玉功夫大有进益,只是功课稍微差些,不过仲玉已经作好准备,兄长可随时查问。”

    听完牧仲玉的回答,牧昆鹏点了点头,说道:“前一段时间我看了你的功夫,倒是还说的过去,只是这功课仍需努力,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你应该懂得这其中的道理,快坐下吃饭吧,这是你最喜欢吃的清蒸鳜鱼,我特意吩咐厨房的孙嬷嬷给你做的,快尝尝味道。”

    闻言,牧仲玉心头顿时涌上一股暖流。

    自从上次他被兄长痛责之后,他就感觉兄长对待他的态度变冷了,弟兄之间的距离好像也疏远了,他以为他这次偷偷溜出山庄的行为彻底惹怒了兄长,兄长不再喜欢他了。

    他很想找兄长好好谈一谈,可是每次话到唇边都被兄长那阴沉的脸色吓了回去,如今兄长特意让孙嬷嬷做了他喜欢吃的清蒸鳜鱼,由此看来兄长还如以前那般宠溺他,在意他,所以一时之间他竟然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牧昆鹏见牧仲玉不说话,而且眼中又多了一层水雾,顿时了然于心。

    他拉起牧仲玉的手,微笑说道:“兄长对玉儿的管教的确是严了些,可是江湖险恶,兄长也是没有办法,兄长知道你心里委屈,也许在你心里已经存了怨恨兄长之意,可是你要知道兄长之所以这样都是为你考虑啊。”

    听完牧昆鹏的话,牧仲玉更觉心里暖暖的,更加使他愧疚于心,他哽咽着声音说道:“兄长,您不必再说了,人言长兄如父,这些年兄长待仲玉之心天地可鉴,可仲玉却不听兄长的话偷偷跑出去游玩,从而害得兄长日夜为仲玉担心,仲玉错了,真的错了,兄长应该狠狠地打我才是。”

    牧昆鹏看他低着头,两手搓弄着衣角,就像一只温顺的小耗子,不禁笑道:“好了,从小到大,玉儿认错的话,兄长已经听了一车了,现在你已经长大,不要动不动就如小孩子似得在兄长面前哭鼻子。”

    “对啊,仲玉已经长大了,兄长还要保护仲玉到哪一天?”

    牧仲玉抬起了头,认真的说道。

    “这……”

    牧昆鹏没想到牧仲玉会如此反问他,一时之间竟然不知该如何作答。

    这时牧仲玉又接着说道:“仲玉知道兄长是为我好,可是我也不能一辈子都躲在兄长的羽翼下,总有一天我要面对外面的一切,温室里的花朵终是经不起风雨的,仲玉想作一只雄鹰,翱翔在广阔的蓝天下,兄长,仲玉恳求您,放手吧。”

    牧仲玉言辞恳切,字字珠玑,牧昆鹏无力反驳。

    他只能生硬的回答道:“我绝无要你作温室里的花朵之意,你想作一只雄鹰我更是求之不得,只是我觉得你还不够成熟稳重,我怕把你放出去再遭了别人的哄骗。”

    牧仲玉马上说道:“不经历风雨,又怎能见到那绚丽的彩虹,兄长,您就让仲玉去试试吧。”

    “这……你让我考虑考虑,过几日再给你答复,快用饭吧。”

    牧昆鹏想用这种含糊的方式结束这场谈话,但是牧仲玉却并未放松,他笑着说道:“兄长,您是否听说最近在东海之滨出现了一只水怪?”

    牧仲玉一开口,牧昆鹏立刻就明白了为什么他会提起这件事,于是他冷哼一声,说道:“消息还挺灵通的,东海郡距离这里总有十万八千里吧,你怎么知道那里出现了一只水怪?”

    牧仲玉马上笑嘻嘻的说道:“仲玉是道听途说的,再说东海郡距离这里哪有十万八千里呢,在仲玉看来也就是咫尺远,只要那边吹吹风,仲玉马上就能知道那里的消息了。”

    “不要耍小聪明,你的消息无非来源于钟叔和十五,刚才你又是和十五在一起,肯定是十五告诉你的,你等着,等我处置完十五再来找你算账!”

    牧仲玉忽听此言,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