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间鬼域录 第16章 混进虎狼窝
作者:陌上微雨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牧仲玉跳下车放眼望去,这座秃顶山山路蜿蜒,丈余宽的路径,山路两旁青草,野花,树木高高低低,错落有致。

    看罢,牧仲玉笑着对陈掌柜说道:“秃顶山,顾名思义,必是光秃秃一片,可观眼前之景并不光秃嘛!”

    陈掌柜回答道:“关于这座山为什么叫了这样一个名字我也不太清楚,这都是老辈人传下来的叫法,马上就要进山了,那群匪寇心狠手辣,虽然我们有所准备,但是也要小心谨慎,如果我们的计划出错,必须马上逃离才好。”

    “逃?我至今还不知道这个字怎样写!再说我们计划的滴水不漏,怎会出错呢!”

    牧仲玉不禁有些鄙夷陈掌柜的小心翼翼,那群匪寇在他的眼中就是一碟小菜,估计陈掌柜是被匪寇吓怕了,不过等这件事情平息之后他也曾思考过身为村民的陈掌柜等人,他们思想淳朴,老实厚道,无权无势,又不懂功夫,根本没有力量对抗强于他们数倍的匪寇,他们无力反抗,只能选择忍气吞声,或者委曲求全,最后的结果就是被活活的压榨死,即使身死,还要承受欺负过他们之人的嘲笑与辱骂,难道这就是生活在最底层老百姓的命运吗?

    他们赶着毛驴车进了山口,向前行走了大约五六里的距离眼前便出现一座山寨,他们刚将毛驴车停住,寨墙后就窜出一名手执匕首的玄衣青年人。

    那人拧眉看了一眼牧仲玉和陈掌柜,然后抢先一步将手中匕首恶狠狠的抵在了牧仲玉的肋间,喝问道:“你们是从哪里来的?竟然敢闯我们的地盘,我看你们是活腻了,我现在就送你们去见阎王爷!”

    牧仲玉低头看了一眼那把在他看来与修脚刀没有什么区别的匕首,不由得暗暗嗤笑了一声。

    这时陈掌柜急忙在旁打躬作揖道:“好汉不要错杀了好人,我是上河村的陈掌柜,他是我近日才收的一名学徒,几天前有你们这里的一名好汉向我预定了三十坛美酒,我们是来送酒的。”

    那人看了看毛驴车上的酒坛,而后才撤回了手中的匕首,他瞪着眼说道:“原来如此!这车美酒是用来庆祝我们大当家寿诞的,你们赶紧把酒送进去,如果耽误了时辰,定有你们的好看!”

    牧仲玉笑着说道:“是,是!我们这就送进去!不过那天那名好汉只是预定了这车酒,并未说明送到哪里,我们又不大识路,所以能否麻烦您带个路?您刚才也说耽误了时辰不好。”

    “我还要在这里看守巡逻,你们就顺着这条路走,一直走到后寨厨房就是了!”

    那人显然已经很不耐烦了,陈掌柜害怕惹到此人计划不能正常进行下去,于是便对那人说道:“那您就去忙吧,我们自己找一找就好了!”

    牧仲玉原想把这群匪寇聚而围歼,但是陈掌柜话已出口,他也不好再说下去,他们两个人赶着毛驴车来到这座山寨的厨房。

    陈掌柜和看管门户的一名匪寇打过招呼,这名匪寇进去通知管理厨房之人,片刻之后从里面出来一名尖鼻子薄嘴片的年轻人,陈掌柜一眼便认出这就是几天前在杂货店预定美酒的那人。

    这名年轻人见到他们二人颇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怎么才送来!你们赶紧把酒搬到厨房!”

    牧仲玉和陈掌柜点头,一人抱起两坛酒跟随这名年轻人来到厨房, 这人指挥着他们把酒靠墙放好,牧仲玉利用放酒的时机,扫视了一眼这间厨房。

    厨房内烟气腾腾,大锅内的水已经烧开,咕嘟咕嘟的翻着水花,正中一张条形桌案上放着鸡鸭鱼肉,翅子海参等各式菜肴,一名肥头大耳的中年人扎着白布围裙正在桌案前忙乎着,看样子好像是厨房的主事。

    听到身后脚步声响,那名主事回头看了一眼牧仲玉和陈掌柜,又扭头看了一眼灶台,然后便对这名年轻人嚷道:“小五子,你没有看到柴没了,赶紧去劈些柴来!”

    “好,我马上就去!”

    这名被称作小五子的年轻人急忙答应了一声,跑到厨房外的一处木垛前抡起斧头劈起了木柴,可还没劈几下,就又听到那名厨房主事喊道:“小五子,快把这些青笋剥了皮!”

    小五子急忙应了一声,他匆匆捡起刚才劈好的几块木柴快步进了厨房。

    牧仲玉见到此种情形,心中顿生一计,等他们把这车酒全部搬运到厨房后,牧仲玉对陈掌柜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赶紧离开这里。

    等陈掌柜出了厨房,牧仲玉凑到了那名厨房主事的身旁,笑嘻嘻的说道:“这位大伯,我是上河村的村民,我是奉命来给你们送酒的,我看你们厨房挺忙,你们缺不缺人手?我可以帮忙的。”

    那名主事正在给一条鳜鱼去鳞,听到牧仲玉说话便停了手,扭过头眯起眼睛打量了一番牧仲玉,然后才说道:“你想帮忙?”

    “正是,我们上河村靠天吃饭,村民的日子实在是贫苦的厉害,一年到头碗里也看不见一点儿荤腥,我虽然是陈掌柜的学徒,但是一年也挣不上二两银子,我家中还有一个瞎了眼的老娘要养活,我寻思着你们这里不错,所以我想在这里找份差事,您就把我收下吧!”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想入伙,对吧?”

    那名主事放下了手中的菜刀,转身靠在了长条桌案上,双手抱着肩膀,盯着牧仲玉。

    牧仲玉一笑,说道:“对,我就是想入伙,我会作很多事的,比如看管门户,打扫庭院等,但我最擅长的就是做饭,尤其是做鱼,您看这条鳜鱼,它肉质细嫩,味道鲜美,可以油煎,可以红烧,还可以醋溜,但最妙的做法还是清蒸,这清蒸鳜鱼要先去除鱼的鳞和内脏,清洗干净,抹上酒和盐巴,最重要的是要按摩鱼体,只为将味道渗入进去,将作料塞入鱼腹腌制半柱香的时间便放入锅中大火蒸开,然后转为小火,最后调制蜜汁淋上即可。”

    清蒸鳜鱼是牧仲玉最喜欢吃的一道菜,在武云山庄时他曾经和厨房的孙嬷嬷取过经,所以今天才能如此滔滔不绝的神侃一番。

    那名主事不明就里,见他讲的头头是道,不禁说道:“还行,你懂得还不少,但是你想入伙我说了不算,今天我们这里的确很忙,我们大当家喜欢吃这鳜鱼,我正发愁是红烧还是醋溜这道菜,如果你真想入伙,现在你表现的机会来了,你可明白我话中的意思吗?”

    牧仲玉急忙说道:“我明白,我定会好好表现以博得大当家的赏识,这条鱼您就交给我吧,现在您就告诉我作料在哪里?”

    这时就听小五子说道:“先不忙做鱼,你先把自己拾掇拾掇,把手和脸都清洗干净,这样做出的饭菜才有人敢用!”

    “好嘞,我马上收拾!”

    牧仲玉打了一盆清水把手和脸都洗干净,又系好小五丢给他的一件围裙,然后便大展身手做起了清蒸鳜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