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间鬼域录 第17章 不会作赔本的买卖
作者:陌上微雨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光阴易过,转眼就到了中午,牧仲玉的清蒸鳜鱼做好了,他献宝似的端到那名主事面前,笑嘻嘻的问道:“您看我做的这道清蒸鳜鱼如何?”

    那名主事低头闻了闻味道,又用小勺舀了一点儿鱼汤放在嘴中尝了尝,而后赞道:“味道还不错,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刚才我倒是小看你了!”

    听到夸赞,牧仲玉的脸上现出得意之色,但是他心里却暗暗说道:“我会的可不止这一手!”

    这时小五子凑了过来,他闻着这香喷喷的鳜鱼直咽口水,那名主事看到他那副馋嘴的模样,扬手就打了他一巴掌,并且喝道:“去井边打两桶水来!”

    小五子疼的一缩脖子,他看了一眼站在身旁的牧仲玉,转身而去。

    那名主事一直看到小五子走远了,这才对牧仲玉说道:“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天下三百六十行,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规矩,而我们这个行当规矩更多,总而言之,这个行当进来容易出去难,你果真想好了?”

    入伙只是牧仲玉混入虎狼之地的一个借口,不料这名主事却认真起来,反正现在时间尚早,既然他认真了,那牧仲玉就决定陪他好好玩玩,于是便顺水推舟的说道:“我想好了,我不想再过吃了上顿就没有下顿的日子了。”

    “既然你不后悔,那我可以作你的引荐人,但是我这个引荐人也不能白受累,你多少也得给我些好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话到此处牧仲玉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他愿意帮助自己,原来是想从自己身上捞些油水,这个死胖子,怪不得他生的这般肥头大耳的,既然他如此爱财,那自己就先给他些甜头尝尝。

    牧仲玉从怀里摸出一两银子,递到那名主事面前,说道:“主事,我只有一两银子,这还是我省吃俭用从牙缝里抠出来的,您不要嫌少。”

    那名主事斜着眼睛扫了一眼牧仲玉,脸上流露出不满之色,但还是伸手拿起银子揣在了自己的怀里,而此时牧仲玉却在心里暗骂道:“死胖子,我不会作赔本的买卖,你等着,不消片刻你就会知道你是什么下场了!”

    恰在此时匪首马龙传下了酒宴,那名主事命令牧仲玉道:“我现在要去前面安席,你先在这里候着。”

    牧仲玉点头,当他亲眼看着那名主事抱着酒坛走出厨房时,他的嘴角不禁露出一抹冷笑。

    这座山寨正中有一座分赃厅,此刻厅内人头攒动,笑语欢声。

    匪首马龙身穿一身大红色寿服,眉飞色舞的坐在一张梨木方桌后,今天正好是他的寿日,他手下众匪寇好不容易才有这样一个溜须拍马的机会,所以极近能事纷纷献上厚礼。

    马龙听着这些人的谄媚夸赞之言,又看到这些厚礼他很是受用,几天前他就发下话来,要在今天大排筵宴,痛痛快快的热闹一天。

    待到酒菜齐备之后,坐在他下首的飞鹰端着酒碗站起身,对其他匪寇说道:“诸位弟兄,今天是大当家的寿日,我们一齐祝大当家青松不老,福寿绵长!”

    众匪寇皆起身端起酒碗,齐声恭祝匪首马龙。

    马龙咧着嘴哈哈大笑道:“诸位弟兄,今天逢此良辰美景,大家都不要拘着,酒菜管够,使劲喝,使劲吃,咱们要痛痛快快的热闹它一天!”

    “谢谢大当家……”

    众匪寇欢呼着,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欢喜之色,三三五五相聚在一起,喝酒谈天,划拳行令。

    飞鹰看着眼前这副景象,不禁感慨道:“一年前我们刚被逐出来的时候是何等的落魄狼狈啊!”

    飞虎也随声附和道:“谁说不是呢,幸亏咱们有大哥的英明领导才有了今天这番事业!”

    马龙嘴一撇,说道:“这也能称之为事业!你们就像那老鼠似的,只看到寸许远的距离,这周山国开国皇帝赵崇厚原来也是江湖绿林中人,他壮年之时结交了诸多生死弟兄,他们聚义山林间替天行道,除暴安良,后来势力发展的越来越大,经过八年的浴血鏖战这才推翻了古越国的统治,哼,什么叫替天行道,除暴安良,那全是后人的歌功颂德,说到底他赵崇厚还不是和咱们一样嘛!”

    “原来大哥也想面南背北坐上那皇帝的宝座,大哥真是胸怀锦绣,非普通人可比呀!”

    马龙听着飞虎和飞鹰二人的阿谀奉迎之言心里美滋滋的,他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鱼肉丢进了嘴里,刚吃了两口他就发现今天这鳜鱼不同于以前,于是他便对站在他身后的那名厨房主事说道:“今天这鳜鱼的味道较以前更加鲜美,你是不是用了什么稀罕材料?”

    那名主事看到机会来临,急忙笑着回答道:“大当家,其实今天这道清蒸鳜鱼不是我做的,上河村的一名少年他想加入我们,是他毛遂自荐做了这道菜,想用它来博得大当家的欢心,要不我把他带来见一见您?”

    马龙听到有人来投,立刻说道:“好啊,我们正在招兵买马,你先把他带来让我看一看,如果他有那个胆量就让他留下,如果没有就让他滚蛋!”

    那名主事领命之后马上赶回厨房,可他却看到牧仲玉歪在椅上睡的正香。

    那名主事十分气恼的踢了他一脚,牧仲玉佯装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他揉了揉眼睛,故意问道:“天黑了吗?是不是该吃饭了?”

    “我说你这个人倒是心宽,别人为了你的事情东奔西跑,而你却在这里睡大觉!赶紧跟我走,我们大当家要见你!”

    这么快就要见我,看来那酒中之物还没有发挥作用,不怕,即使那东西发挥不出它的作用,我还有满身的功夫,难道还惧怕他们这些蟊贼草寇!

    牧仲玉心中暗暗忖度着,嘴中却对那名主事说道:“那好,我马上就随您去。”

    牧仲玉跟在那名主事的身后来到分赃厅,那名主事用手一指匪首马龙,对牧仲玉说道:“这就是我们大当家,赶紧施礼拜见!”

    牧仲玉看了一眼这名三旬有余,满脸胡子的匪首,之后才施礼说了一声大当家的好。

    马龙正歪在椅上和飞虎谈天,忽然听到有人向自己问好便住了嘴抬头望去。

    当他看到桌前站立着一名身材忻长,面色如玉,眉清目秀的少年时,顿时他的眼中便闪过一抹让人难以捉摸的神色,他盯着牧仲玉看了半晌这才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十五。”

    牧仲玉不慌不忙的答道。

    “年龄?”

    “十八岁。”

    飞鹰听到牧仲玉的回答后马上放下手中的酒碗,带着几分调戏的口吻说道:“十八,年华正好啊!你这副好皮囊来投我们岂不是糟蹋了,你应该去馆里作一名小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