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间鬼域录 第18章 内讧
作者:陌上微雨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小倌?牧仲玉一愣,他长到十八岁还从未听说过小倌是个什么东西。

    飞鹰见他一副愣愣的模样,不禁大笑着对马龙说道:“大哥,没想到咱们今天遇到一个雏儿!”

    这时其他匪寇也注意到了牧仲玉,纷纷围过来看热闹,当他们听到飞鹰的话语后皆哄堂大笑,牧仲玉从他们的笑声和神情中看出这个小倌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不由得怒气升腾,他的手悄悄的伸向腰间,他刚想抽出长鞭进行反击,然而就在这时马龙收敛了笑容,他从靴筒里抽出一把匕首,啪的一声,插在了桌上,正色问道:“听说你要加入我们,现在我来问你,这是什么?”

    牧仲玉低头看了一眼这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回答道:“刀。”

    “你只说对了一半,这乃是一把杀人的匕首刀,加入我们的条件就是纳投名状,你可有这个胆量?”

    牧仲玉又是一愣,投名状是个什么东西?

    马龙见他发愣不禁眉头皱起,说道:“你什么都不懂还想加入我们!这个投名状就是你必须杀一个人来表示你入伙的忠心 ,我手下的这些人皆是这般过来的,你可有这个胆量?”

    原来投名状是这个意思,牧仲玉望着眼前这群魔鬼,心里暗暗盘算,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要想除掉这群魔鬼就必须先制服这个匪首。

    “你到底有没有这个胆量?”

    坐在马龙身旁的飞虎等得不耐烦了,瞪着两只环眼追问道。

    牧仲玉轻笑一声,他从桌上拔出那把匕首,蹓跶到马龙的身旁,面对众匪寇说道:“我当然敢了,而且现在就敢,不信你们就瞪大眼睛看着!”

    就在马龙还没有弄明白牧仲玉话中深意的时候,牧仲玉早已举起手中匕首,就见一道寒光闪过,匕首深深刺入了他的肩窝。

    马龙立刻痛的大叫一声,身子一软摔倒在地,鲜红的血液顺着伤口汩汩而出,众匪寇一见这般情景,瞬间就炸开了锅。

    飞虎第一个跳了起来,他立眉竖眼,用手一指牧仲玉,叫喊道:“你为什么伤我家大哥?你到底想干什么?!”

    “难道你们看不出来我想干什么吗?!”

    牧仲玉扔掉匕首刀,从腰间掣出了长鞭,横眉冷对这群匪寇。

    “他是一名刺客,快给我杀了他!”

    马龙捂着伤口从地上爬起来,向他的手下发出了命令,然而这时他突然发现厅内的匪寇,包括飞虎和飞鹰二人皆拧眉瞪眼的抱着肚子哼哼起来。

    马龙声嘶力竭的吼道:“你们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皆是这副模样?”

    他随手抄起桌上的一根筷子,奔着牧仲玉的右眼戳来,然而恰在此时他却感到有一股刀剜般的疼痛从腹内传来,顿时也顾不上攻击牧仲玉了,他扔掉筷子抱着肚子又摔倒在了地上。

    飞虎和飞鹰二人忍着腹痛扑到他面前,嚷道:“大哥,您怎么了?”

    半晌,马龙才抬起头看了一眼牧仲玉,然后又指向厨房的那名主事和小五子,咬牙说道:“他们在饭菜里投了毒,现在我肚子疼的厉害,怕是已经毒发。”

    “原来你们是一伙的,我说你为什么如此热心荐他入伙,你们这两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飞虎火气上涌,他抄起身边的一把凳子向那名主事扑来,就在那名主事冤枉二字即将出口之时,飞虎手中的凳子已经狠狠的砸在了他的太阳穴上,结果可想而知,那名主事连吭也没有吭一声便倒落尘埃。

    随着那名主事倒身在血泊中,厨房打杂的小五子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

    飞虎一把抓住他的腰带,将他举过头顶,然后冲着厅内的一根柱子抛去,小五子的身子在空中失去平衡,他的脑袋正好撞在柱子上,啪的一声将头骨撞碎,他蹬了两下腿,不甘心的闭上了双眼。

    飞虎杀死这二人后还不解气,他又朝牧仲玉奔来,这一场匪寇内讧的戏码被牧仲玉看的清清楚楚,飞虎一连伤害两条人命竟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这世间怎会有这样残忍的人!

    牧仲玉一甩手中长鞭迎了上来,飞虎虽有一身蛮力,但却是功夫平平之辈,他的功夫和牧仲玉简直相差十万八千里,所以须臾之间便被牧仲玉抽翻在地。

    牧仲玉扫视着这群匪寇发出阵阵冷笑声,他踢了一脚腹痛的动不了身的马龙,说道:“你不是要杀了我吗,你倒是动手啊!”

    马龙抬起头恶狠狠的瞪着牧仲玉,咬牙切齿的喝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你在饭菜里投的是什么毒?”

    “饭菜是干净的,是你故作聪明,一厢情愿的以为我和厨房那二人勾结,实话对你说,你派人去上河村预定美酒的消息恰巧被我得知,于是我就在那酒里放了一味化骨散,这化骨散能够将骨头融化掉,更不要提那心肝肠胃了,现在你们是不是觉得腹中似有万把钢刀在搅动?不消片刻你们就会肠穿肚烂而死。”

    “那怎么办啊?我们还不想死,我们给您叩头,您就饶了我们吧!”

    其他匪寇听到这化骨散毒性如此巨大,一股求生的yuwang顿时升到头顶,纷纷向牧仲玉求饶。

    马龙看着他的手下一个个痛哭流涕的狼狈模样,不禁破口大骂道:“别忘了当初你们都是提着人头来入伙的,现在轮到你们自己就怕了吗?你们这群贪生怕死之辈!”

    飞鹰挪到马龙身旁,低声对他说道:“大哥,现在不是逞口舌之能的时候,我们还是向他低头骗出解药才是上策。”

    “他还是个吃屎的孩童,让我向他低头求饶还不如杀了我!”

    马龙不服气的嚷道,飞鹰急忙掩住了他的嘴巴,低声对他说道:“大哥,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们保住性命要紧,你先不要说话,我来对付他。”

    飞鹰言罢,抬头冲着牧仲玉谄笑道:“这位小哥,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我们看错人了,您绝对不是一名村民,你刚才耍的那几鞭真是出招奇特,气势如虹,你肯定出自名门正派,我说的没错吧?”

    “你这是在套我的话,没想到你还有这鬼心思,我出自何门何派心中自知,但我不告诉你,你又能奈我何!”

    “那好,那好,我不问就是了,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人乎,您就可怜可怜我们吧,请问这化骨散可有解药?”

    “当然有啊!”

    牧仲玉转身坐在了马龙的位置上,看了看桌上的饭菜,又摸了一下肚子,然后继续说道:“可是现在我腹中有些饥饿,你们去厨房给我弄一桌干净的饭菜,我还告诉你们,别动那歪心思,如果你们敢在饭菜里动手脚,你们应该知道下场!”

    “不敢,不敢,我们的性命皆在您的掌握之中,当然不敢再动那歪心思。”

    飞鹰急忙派人去厨房收拾了一桌珍馐美味殷勤端至牧仲玉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