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间鬼域录 第20章 再遇书生武阳
作者:陌上微雨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飞鹰硬是拦阻住了飞虎,又说服了马龙,然后命令手下匪寇去取那污秽之物。

    众匪寇急忙取了碗碟跑到茅厕,捏着鼻子,闭着气舀了许多上来,飞鹰先端了一碗递给马龙,马龙只看了一眼便恶心的要命,后来实在憋忍不住,一张嘴将胃内之物皆吐了出来,他这一吐引得其他匪寇也哇哇的吐起来。

    牧仲玉见状不由得眉头紧皱,他一挥长鞭命令道:“赶紧给我收拾干净,然后马上离开这里!”

    众匪寇急忙将这里收拾干净,而后一个个灰溜溜的逃出秃顶山,马龙在走出分赃厅大门时回头死死的盯了一眼牧仲玉,心中赌咒发誓必报此仇。

    等那群匪寇离开后,牧仲玉到厨房找出一些油来,泼在桌椅帐幕之上,一把火将这里的一切付之一炬,之后他抱着那厢黄金出了秃顶山准备回上河村,就在这时陈掌柜从旁边一块山石后跑了出来,他来到牧仲玉面前,急切的问道:“事情办的顺利吗?”

    牧仲玉一笑,洋洋自得的说道:“本公子出手会有办不成的事情嘛!这是那群匪寇搜刮来的黄金,快接把手,怪沉的。”

    牧仲玉边说边将这厢沉甸甸的黄金递给陈掌柜。

    陈掌柜接过这厢黄金,又从山石后赶出那辆毛驴车,请牧仲玉上车坐好,然后一扬手中的短鞭,赶着毛驴车返回上河村。

    在路上,牧仲玉讲起智斗匪寇之事,尤其讲到那些匪寇被逼喝下粪汤一节,直把陈掌柜逗得捧腹大笑,他一个劲的感谢牧仲玉终于为他和乡亲们出了这口恶气。

    等他们回到上河村,牧仲玉让陈掌柜将村庄里的老老少少全部唤到一个大的场院中,他当众宣布秃顶山上的匪寇已经被他赶走了,以后乡亲们就不必再胆战心惊的过日子了。

    闻言,上河村的村民欢喜非常,他们敲起了锣鼓,燃起了鞭炮,他们还邀请牧仲玉与他们一起跳起了欢快的舞蹈。

    欢庆一场之后牧仲玉指着那箱黄金,对陈掌柜说道:“你把它分成两份,一份你们均分下去,那群匪寇虽然被我赶跑了,但是我怕他们还会回来,你们就用另一份聘请几名会功夫的人来保护村庄吧。”

    闻言,陈掌柜急忙摆手说道:“您能够将匪寇打跑,我们已经很满足了,这金子还是您享用吧!”

    “如果我收下这箱黄金,那和匪寇有什么区别,赶快把它分下去吧。”

    陈掌柜只得依牧仲玉之言行事,但是他又说道:“您是我们的救星,对于您的恩德我们不知该怎样回报,乡亲们经过商议,决定按照您的模样塑一个金身……”

    还没等陈掌柜说完,牧仲玉马上果断回绝道:“别,你们千万不要这样作!这本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如果你们这样作会折了我的阳寿的,我还有事情要办,我们就此别过。”

    牧仲玉要离开上河村,村民们皆是恋恋不舍,尤其是曹家祖孙,老者拄着拐杖一直把牧仲玉送出村庄很远,最终还是牧仲玉回过头来,微笑说道:“老人家,送君千里终有一别,还是请回吧!”

    闻言,老者这才止步,挥手向牧仲玉道别。

    马上就要分别,一直躲在老者身边的阿螺终于鼓足勇气,问道:“贵客哥哥,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牧仲玉微微一笑说道,“有缘就能再相见。”

    有缘就能再相见。

    阿螺暗暗低喃着这句话,她站在夕阳下久久的凝望着牧仲玉渐行渐远的背影,直到牧仲玉的身影消失在她的视线之外。

    牧仲玉自从离开上河村便大步向前直奔东海郡的方向,这一天他来到一座城镇,天色已晚,他走进了一家同福客栈,就在他低头用饭之时,有一名手摇折扇,身着锦衣玉袍,形态俊美儒雅的书生来到他面前,微微躬身,含笑说道:“公子,请了。”

    闻言,牧仲玉停箸,抬头望去,只一眼他便认出了这名书生。

    他马上站起身,眉眼带笑的说道:“原来是武兄,自西月古镇一别,至今已过去数月,不承想你我今日又在此地相逢,武兄别来无恙?”

    书生武阳含笑答道:“多谢公子挂念,在下一切安好,在下曾对公子讲过,我乃是中州人氏,今天公子来到了我的家乡,在下一定要好好的尽一下地主之谊,在下想请公子到在下的雅间叙话,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也好。”

    牧仲玉爽快应道,在武阳执手相让下,迈步走入雅间。

    待二人落坐后,武阳又旧话重提,他说道:“这是在下与公子的第二次相见,这次公子总该说出您的尊姓高名了吧?”

    闻言,牧仲玉故意打岔道:“武兄,你这样说话不累吗?什么公子在下的,咱们把这套繁文缛节都抛开吧!”

    “公子真是豪爽洒脱之人,其实这样说话,我也嫌累,可是我又不知该如何称呼公子,别人相信您是圣灵上仙,我可不信,我将自己的名姓讲得明明白白,作为朋友,难道不应该坦诚相待吗?”

    武阳故意加重了最后这句话的语气。

    闻言,牧仲玉顿时感到脸上有火再烧,其实他也想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可是兄长牧昆鹏不允许,所以他还是决定用书童十五的名字。

    于是,他对武阳淡淡一笑,说道:“既然武兄如此说我也不再隐瞒,我姓十,名五,武兄称呼我十五便可以了。”

    武阳把十五想象成了石武,所以没有惊讶这个名字的怪异,他笑着说道:“那我就放肆了,我痴长石公子几岁,那我就称呼公子为石贤弟吧,请问石贤弟是到此游玩吗?”

    “我是路过中州府,我本意要去往东海郡。”

    听到这样的回答,武阳立刻拍手说道:“哎呀,这可太巧了,我也要去那东海郡,看来你我真是有缘啊,我们可以结伴而行吗?我听说那里出现了一只水怪,难道石贤弟也想去一睹那水怪的真容?”

    牧仲玉微笑答道:“可以这样说,但我更想除掉这只水怪。”

    “原来石贤弟是去为民除害的,真是了不起!那石贤弟打算如何除掉那只水怪?”

    关于如何除掉那只水怪,牧仲玉还没有想好,他打算先去东海之滨见识一下那只水怪然后再想办法除之,所以他对于武阳提出的这个问题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岔开话题问道:“武兄去东海郡也是为了一睹那只水怪的真容吗?”

    闻言,武阳立刻收敛了笑容,正色回答道:“是,但又不是,我说这话不知石贤弟是否明白我的意思?我说是,那是因为我是一介书生,世人皆说百无一用是书生,我不似石贤弟,石贤弟身怀高深武功,可以真刀真枪的去砍杀,而我只能在远处观望;我说不是,那是因为我也是周山国的子民,我也有一腔报国之心,我也想尽我绵薄之力,既然石贤弟要去斩杀这只水怪,不如你我二人合作,不知石贤弟可愿否?”

    牧仲玉听完武阳的这番言语,赞赏的点点头,说道:“原来这才是武兄的真正目的,但有一点我不太明白,那就是武兄为何要选择我作为你的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