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间鬼域录 第21章 青玉虬龙
作者:陌上微雨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武阳料定牧仲玉就会如此相问,于是马上回答道:“我凭借的是我这双眼睛,这双眼睛告诉我,你的眉宇间含着一股英雄气概,将来必非等闲人物,所以我选择你作为我的合作伙伴。”

    闻听此言,牧仲玉顿时眉开眼笑,他笑语道:“我眉宇间带着一股英雄气概?我倒是没有看出来,不过这个理由让我很受用,刚才武兄也说百无一用是书生,那么现在就有一个问题摆在眼前,武兄自身又有何优势可以提供给我?”

    武阳一笑,从怀中取出一本线装小册子,递到牧仲玉面前,说道:“石贤弟只要看一下这本书册就会明白了。”

    牧仲玉接过这本书册,低头只看了一眼便皱起了眉头,因为这本书册上的文字形似蝌蚪,他一个也不认识,不过在这些蝌蚪文旁边画着的各种珍奇异兽,花草鱼虫的图案倒是引起了他的兴趣。

    他接连翻看了几页,突然有一幅图引起了他的注意,这页纸上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似龙非龙,似蛇非蛇的怪物。

    “难道这就是东海之滨出现的那只水怪?”牧仲玉指着这只怪物的画像,皱眉问武阳。

    “应该就是吧。”

    武阳的语气中带着七八分的肯定,接着又指着封面上的那行蝌蚪文对牧仲玉解释道:“这是古天竺文字,这本书册名为《江湖奇见录》,著此书之人就是道德高深,佛法广大的玄月大师,这玄月大师本是古天竺国人,传闻他是佛祖释迦牟尼的第三代弟子,他青年之时便游历四方,将所见各种奇珍怪草皆记录在这本书册中,机缘巧合,我的一个叔祖曾经与他一起研习过佛法,后来玄月大师在圆寂之时便将这本书册赠给了我家叔祖,再后来这本书册便传到了我的手中。”

    “哦,原来如此。”

    牧仲玉点了点头,“那假如这只怪物就是那只水怪,那它叫什么名字?”

    “这旁边有注解,它的名字唤作青玉虬龙,它生在深海之中,能够兴云吐雾,能升能隐,升则飞腾于浩瀚苍穹之中,隐则潜伏于碧涛之下,这上面还写到青玉虬龙的龙筋乃是无价之宝,得此龙筋者必成江湖领袖人物。”

    “真是这般写的?”

    牧仲玉顿时瞪大了眼睛,他又仔细端详了一番这只青玉虬龙,然后他说道:“可是这青玉虬龙如此厉害,我们如何降伏它呢?”

    “你别急,让我慢慢念给你听。”

    武阳指着一行古天竺文字又继续给牧仲玉念道:“凡龙皆有逆鳞,触者杀之,但逆鳞也是龙身最薄弱之处,降伏青玉虬龙的方法就是用离殇剑刺其逆鳞,相传这把离殇剑乃是用一位女子的精血铸成,此剑被萧山金雀门作为镇山之宝。”

    金雀门,牧仲玉不禁剑眉蹙起。

    他记得兄长在一次酒后曾对他讲起过当今江湖上并存的几大门派,概括来说就是一山二岛三堂四门,关于这个金雀门,据说当年先帝赵崇厚率虎狼之师攻打古越国时便得到了金雀门的大力支持,如果没有金雀门的鼎力相助也不会仅用了八年之功就击败了拥有雄师百万的古越国。

    现在如果想除掉这只青玉虬龙就要去金雀门借离殇剑,可是他和金雀门素无瓜葛,如何开口呢?

    他皱着眉头问武阳,“这是唯一的办法吗?如果使用其他武器能否斩杀这青玉虬龙?”

    “不行,这是唯一的方法,因为青玉虬龙属水,离殇剑属火,按照五行相生相克之理,水虽然能灭火,但是熊熊烈火亦能将水烤干,这离殇剑乃是人类精血所铸,它的力量可想而知,所以欲屠青玉虬龙,必须用此离殇剑。”

    那只有去萧山金雀门借离殇剑了,可是金雀门会答应把离殇剑借给自己吗?牧仲玉将自己所想告知武阳。

    武阳听后亦是眉头皱起,他说道:“石贤弟不去试一下怎能知道结果,不如明天我陪石贤弟走一趟萧山金雀门,不知石贤弟意下如何?”

    牧仲玉想了一想,最终说道:“也只能这样了,那就有劳武兄了。”

    武阳笑着站起身,说道:“石贤弟说这话就见外了,现在天色已晚,我们向店家要两间上房,好好睡上一觉,明天一早我们就赶往萧山金雀门。”

    牧仲玉点头赞同。他们当即向店家要了房间,各自休息。

    牧仲玉枕着双手躺在了床上,头脑中翻来覆去的想着明天该如何开口才能说动金雀门的掌门从而顺利借到离殇剑。

    谯楼上鼓打四更,晚风送来阵阵花香,牧仲玉闻着这香甜的味道就感到眼皮上好像挂了个铅块,于是他迷迷糊糊的闭上了双眼。

    处于另一房间的武阳也吹熄了灯烛上床就寝,然而就在他似睡非睡之际,他却听到房间外有几声奇怪细微的声音响过,武阳急忙坐起身来,轻轻地来到窗前,唇尖濡湿窗棂纸,用指甲抠出一个孔洞,闭一眼睁一眼向外观看。

    窗外有一道黑色身影闪过,这道黑影肩上扛着一个大布袋,布袋里鼓鼓囊囊不知装着什么东西,眼观此等怪异之事武阳的眉头顿时皱起。

    扛着大布袋的这道黑影脚步匆忙跳出同福客栈的围墙,施展轻功术蹿房越脊最终停身在一座废弃的宅院内,这是一座前后两层房屋的住宅,前面是会客厅,后面是卧房。

    这人直奔会客厅而来,会客厅内燃着一丝光亮,有两个人正等候在房间内,忽然听到房间外有脚步声响起,那二人急忙打开了房门,齐声问道:“得手了吗?”

    这人用手拍了拍肩上的布袋,气喘吁吁地说道:“得手了!哥哥快搭把手,都快累死我了!”

    那二人帮忙把这个布袋抬进会客厅,放在了一张长形桌案上,其中一人又点燃了两只蜡烛,顿时会客厅内明亮了许多。

    在烛光的映照下,这三个形如鬼魅的家伙露出了他们的真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