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间鬼域录 第22章 鬼面人
作者:陌上微雨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原来他们就是秃顶山的匪寇马龙和他的拜把子兄弟飞虎和飞鹰。

    自从马龙被牧仲玉戏耍了一番被迫离开秃顶山后,他就发誓必报此仇,他先遣散了众多匪寇,他身边只留下飞虎和飞鹰两个人,他们三个人在后面偷偷的跟踪牧仲玉,后来他们发现牧仲玉来到了中州府,他们对此地有些害怕,不敢再继续跟踪下去。

    今晚牧仲玉投宿到同福客栈,他们觉得再不下手就没有机会了,他们先找了一个废弃的宅院作为他们的藏身之所,而后又商量了一条计策,飞鹰利用夜深人静之时施展轻功术潜入同福客栈,费了许多功夫才找到牧仲玉的房间,然后取出准备好的熏香,点燃之后将烟雾吹入了房间。

    牧仲玉初出茅庐江湖经验欠缺,在不知不觉间便掉进了他们布好的陷阱之中,飞鹰将昏睡的牧仲玉装入布袋中,回到了他们暂时的栖息之所。

    此刻马龙已经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布袋,当他看到还在昏迷之中的牧仲玉时,他的脸上顿时现出一抹阴险之色。

    他望了一下眼前的飞虎和飞鹰两个人,这二人心领神会,他们找来几条麻绳,先将牧仲玉的双手牢牢捆绑住,又将牧仲玉吊在了房梁之下,然后便退身在一旁。

    马龙脸上带着邪恶的神色踱步到牧仲玉身前,他用手捏起了牧仲玉的下巴,细细的打量。

    眼前的这个美少年,面色如羊脂美玉,干净而又温润,俊朗的剑眉下一对桃花美眸微闭,那修长且微翘的睫毛在这盈盈烛光中轻轻颤动,细看之他的唇角还挂着一弯浅笑。

    马龙盯着牧仲玉不禁心猿意马,他目光中带着几分轻佻之色,对昏迷中的牧仲玉说道:“你呀,真应该去作个小倌!”

    在一旁的飞鹰听到马龙的话语,不由得奸笑道:“大哥,你是不是相中他了?也不怪大哥这样想,就连我们也有这样的想法,我们已经有段时间没有碰荤了,今日就用他开斋,如何?”

    “好啊!不过我喜欢凄美的味道,如果再带上几抹胭脂红那就更好了。”

    马龙似笑非笑的转过身对飞鹰和飞虎慢慢的说道。

    就见这二人相视一笑,飞虎从靴筒内抽出一把匕首递到了马龙的手上,马龙看了一眼手中的匕首,又对昏迷的牧仲玉说道:“上次在秃顶山时,你刺伤了我左肩的肩窝,至今这伤还未痊愈,不要怪我心狠,俗话说欠债还钱,你欠了我的,今天就得还我!”

    言罢,马龙的眼中现出凶狠之光,他举起手中的匕首,恶狠狠的直奔牧仲玉的左肩窝刺来,就在匕首即将挨到皮肉之时,突然从窗外飞来一颗石子,这颗石子不偏不倚正好打在马龙的手腕上,顿时马龙痛的大叫一声,他手中的匕首掉落于地。

    三个魔鬼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惊呆了。

    “谁?!”

    马龙眼望窗外大声叫道。

    窗外静悄悄的,只有风吹树叶发出的沙沙之声,他们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马龙对飞鹰使了一个眼色,于是飞鹰便将身子慢慢的靠近了窗口,他准备看看窗外的情况,不料他刚把脑袋探出来,突然一张吐着鲜红舌头的鬼脸出现在他面前,这张鬼脸距离飞鹰的脑袋太近,近到都要碰到了他的鼻尖。

    眼前突现恶鬼,瞬间飞鹰的三魂七魄便飞出了他的躯体,就听他惨叫一声,身体直直的倒在地上,吓得昏死过去。

    马龙和飞虎也被眼前的这恶鬼惊吓到了,他们不禁后退了几步,细看之下才发现站在他们面前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恶鬼,而是一名带着魔鬼面具的玄色衣衫之人。

    马龙立刻厉声喝问,“你是何人?为什么要坏我们的好事?!”

    那鬼面人大踏步走进房间,他先看了一眼被吊在房梁之下,还在昏迷之中的牧仲玉,而后对马龙和飞虎投去一个冰冷的目光。

    “你们没有资格知道我是何人,起初我以为你们就是一群抢匪,现在我才知道原来你们是采花盗柳之辈!你们这种人最为江湖人所不齿!现在你们居然还敢使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仅凭这两点,我就是将尔等碎尸万段也不过分!”

    言罢,这个鬼面人便用强大的内力将马龙掉落在地上的那把匕首摄到手中,而后又一把捞起了昏死倒地的飞鹰,就见一道寒光闪过,那把匕首已经深深的扎入了飞鹰的肩头。

    “啊----”

    剧痛使飞鹰从昏迷中醒来,他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他用手捂上了肩头的伤口处,此刻鲜血已经顺着他的指缝滴滴答答的滚落下来,转瞬间便染红了一大片地面。

    马龙和飞虎亲眼目睹此等惨景皆脸色突变,飞虎有些不服气,他瞪着两只环眼,挥拳直奔鬼面人的面部打来。

    此时鬼面人手中还拎着飞鹰,他看到飞虎的拳头马上就要打上自己,他急忙一拧身躲过了这一拳,在躲拳的同时他将手中的飞鹰抛了出去,飞虎的这一拳正好击打在飞鹰的肚子上,飞虎有项羽举鼎之力,拳头上的力量可想而知。

    当飞虎听到飞鹰又发出一声惨叫,口中吐出大量鲜血时,顿时吓得他目瞪口呆,片刻之后他才回过神来,急忙扑过去抱住了飞鹰,大声呼喊道:“兄弟,你感觉怎样?还能否支撑?”

    飞鹰惨笑了一声,从牙缝里挤出一丝声音来,“哥哥,我恐怕不行了,哥哥一定要给兄弟我报仇啊!”

    飞鹰说完这句话哇的又吐出一大口鲜血,蹬了两下腿,身归阴曹地府去了。

    “兄弟,兄弟!你不能死,不能死啊!”

    飞虎抱着飞鹰拼命呼喊,马龙眼观此景直把他吓得颜色更变,他瞪着惊恐的双眼,悄悄的退身到墙角。

    就在这时飞虎猛然转过身来怒视着这个鬼面人,咆哮道:“今天我跟你拼了!”

    言罢,他扑到鬼面人面前,恶狠狠飞起右腿直踢鬼面人的小腹,这一腿来势甚猛,那鬼面人快速的撤步抽身,等他转到飞虎的身后,他只伸出一只手,轻推了一下飞虎的后心,飞虎就感觉身后好像撵过了一个大磨盘,直把他推倒在地。

    鬼面人见他倒地,不禁发出一阵冷笑,招呼道:“不服再来!”

    飞虎缓了片刻之功,这才从地上爬起来,他两只眼睛冒着怒火,四处寻找合适的武器,最终他相中了那张石质桌案,他呼的一声抱起了石桌,凶狠的砸向鬼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