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间鬼域录 第23章 逼问
作者:陌上微雨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眼见石桌就要砸到鬼面人身上,鬼面人这才不慌不忙的伸出双掌,这时马龙正缩在墙角瞪大了眼睛盯着这鬼面人,他发现这鬼面人的掌心隐隐散发出一团金光,就是这团金光非常轻松的将石桌又推了回去,直奔飞虎砸来。

    此时飞虎再想躲闪已经不可能了,石桌带着风声重重地砸在了已经慌得不知所措的飞虎身上,飞虎被砸的骨断筋折,他费力的吐出最后一口气,脑袋一歪,追随他的弟兄飞鹰去了。

    这场争斗只用了瞬息之功,马龙在一旁看的非常清楚,他知道今晚遇到了硬茬,好汉不吃眼前亏,惹不起躲得起,只要还有这条命就有东山再起的时候,所以他趁鬼面人在对付飞虎的时候,悄悄地溜向房门口,准备逃之夭夭。

    马龙把问题想的太过简单了,那鬼面人怎能允许他溜掉,就在他一只脚刚迈出房门之时,鬼面人手中的匕首便飞了出来,这把匕首刚好扎在了他的大腿上,顿时马龙痛的大叫一声,身倒尘埃。

    鬼面人来到马龙身后,狠狠地踢了他几脚,骂道:“跑啊,你怎么不跑了!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还妄想在我眼皮底下溜掉,哼,你只配吃屎喝尿!”

    马龙狠狠地瞪了这鬼面人一眼,忍痛说道:“你到底是何人?是英雄好汉就把那鬼脸摘掉,也让我看一看你的真容,即使我死在你的手中也不冤了!”

    “刚才我已经说过,你没有这份资格,难道你聋了,还是听不懂我说的话?!”

    鬼面人蹲在马龙的面前,扬手就打了他两个耳光,然后就如拎死狗一般把他拽到房间内。

    鬼面人怒视着马龙,冷冷地说道:“那日我也在秃顶山,你们的那套说辞骗的住他,可是却骗不过我,你们绝对不是汴州普通的百姓,你们到底是何出身?又是被何人逐出?说对了,也许我会大发慈悲让你死的好看一些,如果敢欺瞒我,我定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快讲!”

    马龙心中自知他已经成为这名鬼面人的阶下囚,况且他还受了伤,根本没有能力逃跑,刚才他已经看到了鬼面人毒辣的手段,如果不讲出实话,恐怕下一刻就是他的死期。

    马龙被逼,不得不说出实情,他说道:“我们是金雀门的门人弟子,由于我们手脚不干净,还有那喜好美色的恶习触犯了门规,所以才被季岩鹤掌门逐了出来。”

    闻言,那个鬼面人不禁蹙起了眉头,他转着眼珠沉思片刻,而后说道:“原来你是金雀门的人,我可以不杀你,但是也不能就这般轻易的放过你,我命令你把所犯下的累累罪行全部写下来!”

    马龙转着眼珠想了一想,他觉得这桩买卖还算划算,于是便点头答应了。

    鬼面人在会客厅内东翻西找,寻来几张白纸和一支斑竹毛笔,命令马龙蘸着自己的鲜血将所作诸事全部书写下来。

    趁马龙书写之际,鬼面人转身来到牧仲玉身后解开了捆绑他手脚的绳子,把他扶到旁边的一张椅子上,然后又从飞鹰的死尸上翻出熏香的解药给牧仲玉用上。

    等鬼面人忙完这一切刚好马龙也停下了笔,那鬼面人将他所写看了一遍,看罢,不由得冷哼了一声,他一把就拎起了马龙。

    马龙吓得失声大叫,“你要作什么?刚才你可是答应了我,要饶我不死!”

    “我是饶你不死,但是不代表我不会惩罚你!”

    鬼面人拿起了刚才捆绑牧仲玉的那条长绳,将他倒栽葱状结结实实的绑在了会客厅廊下的一根柱子上,须臾之功马龙就感到头脑昏沉,呼吸不畅。

    那鬼面人并不理会马龙,他看到牧仲玉马上就要醒来,便急忙将马龙写下的那份罪证塞到了牧仲玉的手中,而后抽身离开。

    东方欲曙,牧仲玉从睡梦中醒来,他刚睁开惺忪的睡眼就察觉到了怪异,这里不是同福客栈的客房,同时他也发现了手中的纸张,阅后他才明白马龙三人的来历及其他们所作诸事。

    牧仲玉来到廊下,把这几页纸摔到马龙的脸上,冷声喝道:“你们作的好事!我来问你,是何人把你捆绑在了此处?!”

    马龙呈半昏迷状态,半晌才听清牧仲玉的问话,他断断续续的回答道:“是……是一个鬼……鬼面人。”

    闻言,顿时牧仲玉心中吃惊,怎么又是那个鬼面人,他到底想要作什么?

    正当他疑惑之时,会客厅外走进了满头大汗的武阳,他一眼便看到了牧仲玉,立刻说道:“石贤弟果真在此,看来那个人没有骗我。”

    武阳的一番话更加弄得牧仲玉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他紧皱剑眉,问道:“什么那个人?武兄所说为什么我听不懂?”

    “原来你也不清楚啊,我还以为你明白呢!”

    武阳一脸惊讶的说道,他环视了一眼这间会客厅,当他看到廊下的马龙和躺在地上的飞虎和飞鹰两弟兄的尸体时,立刻叫道:“呦,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是谁?”

    “哼,他们是三个猪狗不如之徒!这是他们的罪证,武兄看看吧。”

    牧仲玉从地上捡起那几张纸,递给了武阳,武阳简单的翻看了一遍,不禁喜上眉梢,他对牧仲玉说道:“我们要去金雀门借离殇剑,正愁没有一个合理的说法,这下可好了,这个人正好是我们进入金雀门的敲门砖。”

    牧仲玉赞同的点点头,说道:“英雄所见略同,我也是这样想的,现在天光放亮,我们马上赶去萧山金雀门。”

    不料武阳却摇手笑道:“石贤弟不要这般心急嘛!我们的行囊还在同福客栈内,而且我们还没有结账,石贤弟就在此处看守这人,待愚兄处理完这些事情再赶去金雀门也为时不晚。”

    “那就有劳武兄了,我不能占武兄的便宜,这是我的房费和饭钱,武兄请拿去替我付账吧。”

    牧仲玉从荷包内掏出十两银子递到武阳的面前。

    武阳看了一眼银子,而后对牧仲玉一笑,说道:“石贤弟不必如此,你我一见如故,况且我又年长你几岁,愚兄本就该请客,贤弟略等片刻,我去去就来。”

    言罢,武阳转身离去,牧仲玉看着马龙真是越看越气,他真想好好教训他一顿,但是他这种人本性如此,无论怎样教训还是这副模样。

    一炷香后,武阳脚步匆匆的回到这里,他不仅取来了牧仲玉和他的行囊,而且还买来了早点,两个人就在会客厅内盘膝而坐,边吃边谈。

    牧仲玉问道:“武兄,刚才你话说了一半,那个人到底是谁?”

    “事情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