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间鬼域录 第26章 季岩鹤
作者:陌上微雨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原来牧仲玉自有打算,季岩鹤既然能成为金雀门的掌门肯定有过人之处,他要保留力量来对付最难缠的敌手,对于眼前这个无名之辈只需要随便支应几下便可以了,所以他故意隐藏了真实本领,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引诱红衣青年上钩。

    果然不出牧仲玉所料,就在红衣青年沾沾自喜,放松了对他的进攻之时,他便拿出了真实本领,他身形如流星一般快速的转动,每一拳都以一泻千里之势砸向红衣青年。

    红衣青年这才如梦初醒,他心中大惊,直呼上当,他刚想使用金雀门派的看家本领七星拳,可就在这时牧仲玉的左手拳直奔他胸前击来,他见这一拳来势甚猛,慌忙向旁边一侧身,在侧身的同时,伸出右手去抓牧仲玉的手腕,不承想牧仲玉却迅速的撤回了这一拳,他抓了个空,他刚想变换招式,然而就在这一瞬间,牧仲玉的右手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掐住了他的咽喉。

    就在牧仲玉刚刚掐住这红衣青年咽喉的时候,武阳就在后面鼓掌高声喊道:“赢了,赢了!这下我们可以通过金雀台了!”

    牧仲玉脸上也现出笑意,他放松了手上的禁锢,对红衣青年说道:“承让了,我们可以通过金雀台了吗?”

    红衣青年由于轻敌败于牧仲玉的手下,他虽然不甘心,但是却没有任何理由阻挡牧仲玉等人通过,于是便垂头丧气的说道:“金雀门言而有信,说到做到,请稍等片刻!”

    红衣青年飞身上了金雀台,来到东侧台角触动了一下机关,牧仲玉就看到金雀台徐徐开裂出一道一丈宽的通道。

    牧仲玉抬头对那红衣青年一抱拳,致谢之后便和武阳监押着马龙通过了金雀台。

    马龙本来指望着红衣青年能够战胜牧仲玉,只要牧仲玉不能通过这座金雀台,他就能够避免一场处罚,可是如今这样的结果却令他大失所望,现在他只有听天由命了。

    他们大约又走了大半个时辰,终于来到萧山最高峰的山脚下,牧仲玉抬头放眼望去,隐约间见在山巅云海间有一大片屋脊相连的高大建筑。

    马龙未等牧仲玉相问便主动介绍道:“那就是穿云堂,你们要找的人就在那里面,在路上我听你们一直在谈论离殇剑,这离殇剑被季掌门看作镇山之宝,你们肯定借不到,我们还是回去吧。”

    牧仲玉瞪了马龙一眼,冷声说道:“我就知道你仍旧不死心,抓住个机会就思量着如何逃脱!”

    武阳摇着折扇向前走了几步,细细打量了一番山巅处的穿云堂,而后转回身,问马龙道:“为何季岩鹤如此看重这把离殇剑?”

    马龙回答道:“据说这把离殇剑灵性十足,如果哪一方有兵来犯,此剑飞赴,指其方则克,不用的时候放于木匣内,常常能听到龙吟虎啸之声,而且我听说这把宝剑还有一个玄妙之处,如果遇到有缘之人,只要这人取自身的一滴鲜血滴在剑体上,这把宝剑马上就会变成赤红色。”

    “我不信这离殇剑有如此大的威力,你真是越说越邪了!”牧仲玉不以为然的说了一句,率先登上了山峰。

    日色平西之时他们终于来到穿云堂高高的石阶之下,他们抬头望去,见这座穿云堂乃是随山势而建,青砖黛瓦,飞檐斗拱,气势宏大磅礴,且带有几分庄重。

    武阳看罢,不禁在旁感叹道:“金雀门不愧是受过皇封的门派,这气势都要赶上皇城了。”

    牧仲玉一笑,玩笑道:“据武兄所言,你是去过皇宫大内了?”

    武阳也玩笑道:“愚兄倒是想去,可是有人拦阻,不然我还真去了!”

    两人正在玩笑之时,忽见从穿云堂两侧的廊下闯出八名装束相同,执剑的童子,这些童子站在高高的石阶之上,刷的一声,亮出了手中的宝剑,在一片光华闪动之后,他们摆出了八卦剑阵。

    “是何人在此喧哗?”

    为首的那名童子高声喝问。

    牧仲玉停止了与武阳的说笑,他向前迈了几步,对这名童子说道:“在下名唤十五,要拜见季掌门。”

    这名童子又高声问道:“以何理由?”

    牧仲玉答道:“我捉住一名杀人放火,抢劫百姓的匪寇,他招认是你们门派的弟子,故而我来到此处,意欲将他交给季掌门亲自处罚。”

    “请稍等片刻,待我禀报掌门!”

    这名童子看了一眼马龙,然后便转身步入了穿云堂。

    半盏茶后,那名童子走出了穿云堂,执手相让道:“掌门请客人进内详谈!”

    牧仲玉抱拳答谢,与武阳监押着马龙迈步走上石阶,走入穿云堂内。

    这座穿云堂高大宽敞,八根明柱支撑着整个屋顶,堂内的陈设古朴大方,在正面墙壁上悬挂着先帝赵崇厚亲手书写的一副字,这副字取自青莲居士的《侠客行》,字体雄健洒脱,刚劲有力。

    三登石阶上是一座木质平台,上面摆放着一张长条青玉桌案,青玉案后端坐一人,这人正是金雀门的掌门季岩鹤。

    牧仲玉停步平台前,转动星眸,细细打量这位金雀门的掌门。

    季岩鹤四旬上下的年纪,身着一袭水墨色衣衫,五官清秀端正,颌下一部短墨髯,眼神沉静如水,气质稳重如山。

    就在牧仲玉打量季岩鹤的时候,平台之上的季岩鹤也在端详着他,乍一看,季岩鹤差一点儿就认错了人,因为牧仲玉长的太像他的一位故人,但是细看之后又不太像,他不禁想起一段尘封已久的往事。

    就在他盯着牧仲玉发呆之时,武阳已经抱拳说道:“您就是季掌门吧?”

    季岩鹤急忙收回思绪,欠身离座微笑说道:“对,我就是金雀门的掌门季岩鹤,请问贵客名姓?到我金雀门为了何事?”

    “在下武阳,这位是我的朋友石武,我们来到贵门派是要交还一名十恶不赦之徒,这是他的证词,请季掌门过目。”

    武阳取出马龙在废弃宅院写下的那份罪证,侍候在平台下的那名童子急忙接了过来,转交到季岩鹤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