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间鬼域录 第27章 点天灯
作者:陌上微雨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季岩鹤接过这份罪证翻看了一遍,看罢,他马上变了脸色,他瞪了一眼低着头站在平台前面的马龙,沉声问道:“这些事情都是你作下的?”

    闻言,马龙立刻跪倒在平台前,涕泪横流,大呼道:“掌门,弟子冤枉啊!弟子怎敢作这伤天害理之事,这都是他们逼迫弟子写下的,他们想以押送弟子为由混入咱们金雀门,意图夺走咱们的镇山之宝离殇剑,掌门不可不防啊!”

    马龙的反咬一口瞬间勾起了牧仲玉心中的怒气,他怒视着马龙,喝道:“你敢不承认!那我来问你,瑶家寨的村民是被谁逼的变成了恶鬼的模样,还有那上河村的曹家老者又是被谁活生生砍断了一条腿?难道你让我把他们都找来和你对词不成?!”

    武阳也随声附和道:“石贤弟所言极是,反正我们有足够的时间跟他耗,现在我们就下山把那些证人全部唤来。”

    马龙人品如何,季岩鹤心中清清楚楚,所以当他听到三个人的争辩,心中已经料定马龙这是在倒打一耙。

    于是,他便对牧仲玉和武阳微笑说道:“此事我已明了,一年前这名恶徒由于伙同飞虎飞鹰两弟兄与人打架斗殴触犯了门规,所以才被金雀门逐出,不承想他们仍然不改恶习,又作下这许多伤天害理之事,现在我就处理此事,来人!”

    季岩鹤冲堂外喊了一声,顷刻之间便闯进四名执剑的玄衣弟子,这四人单膝点地,齐声应道:“掌门有何吩咐?”

    季岩鹤冷声吩咐道:“将这名败坏门风之徒押至赏罚堂,擂鼓召集门中所有弟子,本掌门要清理门户!”

    “是!”

    这四名执剑弟子齐声称诺,他们马上起身抓住马龙,并朝堂外拖去。

    马龙见一计不成,心中顿生二计,他一边挣扎,一边冲季岩鹤大声喊道:“季掌门,我还有话要说,我现在已不再是金雀门的门人弟子,金雀门那些条条框框已经管不到我了,您不能滥施淫威,草菅人命!”

    “哼,你死期已到,可犹在作困兽之斗,虽然你不再是我门中之人,但是你所作之事却是人人得而诛之!你们赶紧将他拖下去!”

    季岩鹤冷着面孔,一挥衣袖,又对那四名执剑弟子下了命令。

    马龙还想分辨,但是那四名执剑弟子不容他再叫喊出声,他们堵住了马龙的嘴,死拉活拽将他拖向穿云堂外。

    牧仲玉与武阳都在旁边冷眼旁观,一直看到马龙被拖出穿云堂,牧仲玉这才转身面向季岩鹤问道:“请问您想如何处置他?”

    季岩鹤微微一笑,他走下平台,说道:“二位不妨随我一观,请!”

    在距穿云堂三里之遥的地方有一座独秀峰,峰顶有一巨型空地,赏罚堂便坐落在此。

    牧仲玉和武阳跟随季岩鹤走上石阶,出现在牧仲玉眼前的这座赏罚堂高大宽敞,庄 严肃穆,隐隐的透着一股杀气,廊下有两排木架,上面挂满了刑具,这些刑具名目繁多,有些刑具牧仲玉根本就没有见过。

    他们到来的时候,马龙已经被押送至此,季岩鹤立即下令擂鼓聚众。

    瞬间,牧仲玉便听到鼓声震天,估计也就等了半盏茶的功夫,金雀门所有门人纷纷从四面八方赶来,他们聚集在石阶之下,竟有数千之众,虽然人数众多,但却是鸦雀无声,他们都把目光投到季岩鹤身上。

    待人到齐之后,季岩鹤命人将马龙押至石阶之上,当众宣布道:“这个人以前是我门中之人,因斗殴被赶出金雀门,不承想他非但不吸取教训,反而自立为王,抢劫百姓,杀人放火,今天本掌门要清理门户,依照门规,应该施以点天灯之刑,执刑弟子,准备!”

    季岩鹤一声令下,八名执刑弟子马上行动起来,他们先将一匹两丈余长的麻布铺在地面上,而后又去拉扯马龙。

    此时的马龙三魂早已飞掉两个,只剩下一魂勉强支撑,恍惚间他看到执刑弟子如狼似虎般奔他而来,顿时眼前一黑,两条腿绵软的如同被人抽掉了筋骨似的,就在那几名执刑弟子刚刚抓住他的臂膀的一瞬间,他突然感觉两腿之间有一股rela辣的东西流了下来--他被吓尿了。

    有一名执刑弟子看到他这副模样,不禁低声咒骂了一声,“呸,就这怂样也能叫作马龙,干脆改名为马虫算了!”

    执刑弟子动作麻利的将马龙拖到麻布的一端,就像包粽子似的,把他层层包裹住,然后又把他以头下脚上的姿势牢牢绑缚在早已准备好的一根粗木高杆上。

    “行刑!”

    季岩鹤看到一切准备就绪,手一挥,冷声发出命令。

    执刑弟子马上用火把去点燃马龙脚上的麻布,由于麻布已被松油脂浸泡的透透的,所以非常容易点燃。

    随着麻布被点燃,马龙立刻就感到有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从脚下传来,他拼命扭动着身体,想逃脱这可怕的刑罚,奈何身体被牢牢捆绑在高杆上,他只能发出声声无助与凄厉的哀号。

    马龙凄惨的哀号只换来季岩鹤的一声冷哼,他面对数千名门人弟子,语气威严的说道:“以后如果再有人不遵守门规,为非作歹,就以此人为例!”

    “是,我等一定遵守门规!”

    数千名弟子马上颔首低眉齐声应道。

    闻言,季岩鹤满意的点点头,而后转身对牧仲玉和武阳含笑说道:“这次能够除掉这名恶徒,不令金雀门蒙羞,二位功不可没,刚才这名恶徒讲起二位是为离殇剑而来,本掌门甚是疑惑,二位可否给一解答?”

    武阳微笑答道:“事情还要从头讲起,不过这里太过呱噪,不利于我们谈话,不知季掌门可否借一步说话?”

    “那我们就去听雨轩吧。”

    “客随主便,我们就去听雨轩,石贤弟,别看了,我们走了!”

    武阳回头招呼牧仲玉,牧仲玉迟疑了一下,他又看了一眼刑场,这才跟在武阳身后下了独秀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