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间鬼域录 第28章 起了疑心
作者:陌上微雨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在季岩鹤的带领下,牧仲玉和武阳二人来至穿云堂旁边一处小小的轩室,待宾主落座后,一名总角童子奉上香茗。

    季岩鹤对牧仲玉一笑,开言问道:“石少侠能够捉住马龙那名恶徒想来必是功夫出众的人物,请问少侠出自何门何派?”

    牧仲玉摇头朗声答道:“家传功夫,没有门派。”

    “原来如此,现在二位谁来解答一下关于离殇剑的问题?”

    武阳早已和牧仲玉商定好,这次来借离殇剑主要依靠他的三寸不烂之舌,所以当牧仲玉听到季岩鹤的问话后,他便扭头看了一眼武阳。

    就见武阳先将手中茶盏轻放于面前的案几上,而后轻摇手中折扇,缓缓说道:“季掌门可曾听说东海郡水怪之事?”

    “水怪之事我略略知道一些,但是了解的不太详细,我已经派人去东海郡打听消息了,难道这水怪和离殇剑之间还有关系?”

    “当然有关系,欲除水怪,必须要用离殇剑,所以我们想借用一下贵门派的镇山之宝,不知季掌门肯割爱否?如果季掌门借给我们离殇剑一用,除却水怪,造福百姓,那金雀门将会功德无量。”

    “这……”

    听罢武阳的这番话语,季岩鹤不禁眉头微微皱起,他说道:“铲除水怪造福百姓当然是好,只是这离殇剑乃是一把再普通不过的宝剑,为什么铲除这只水怪非要用到此剑不可呢?”

    “我们既然来到贵门派就已经了解了这把宝剑的威力和关于它的一些传说,季掌门就不要再蒙骗我们了,刚才我尝此茶甜美清纯,齿颊留香,莫不是那龙团胜雪?”

    武阳依旧轻轻摇着折扇,似笑非笑,不急不缓的说道。

    闻言,牧仲玉就发现季岩鹤原本沉静如水的目光中竟然闪过一丝惊愕之情,他微微一怔,但又马上含笑说道:“对,这茶正是龙团胜雪,关于离殇剑,我看今日天色已晚,不如你们让我考虑一晚,明天再给你们答复,如何?”

    “也好,毕竟这离殇剑乃是季掌门的心爱之物,我们会给您时间考虑的。”

    武阳话已出口,牧仲玉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于是也点头同意了,季岩鹤把他们安排在青竹馆中暂住。

    晚饭罢,牧仲玉坐在桌后,望着房屋外的那片竹林出神。

    “石贤弟在想什么呢?”

    牧仲玉收回了思绪,对走过来的武阳一笑,答道:“武兄,通过这半日的接触,我觉得季岩鹤这个人太过狠毒。”

    “哦?何以见得?”武阳在牧仲玉的对面坐下,开口问道。

    “我是从今天他对待马龙的态度看出来的,武兄不认为他惩罚马龙的方式太过残忍了吗?直到现在我才发觉,我对付马龙的那些手段和他比较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石贤弟如此一说,我也觉得有些残忍,所以我们和这种人打交道一定要小心谨慎,今天我观其门下弟子俱是精英之辈,如果单凭武力我们肯定要吃亏,所以我们还是和平解决方为上策,希望今晚季岩鹤能够想通。”

    “英雄所见略同,希望明天我们能够顺顺利利的拿到离殇剑,天色不早,我们各自安歇了吧。”牧仲玉伸了个懒腰,站起了身。

    “我还不困,石贤弟先去休息吧。”

    武阳挑亮了灯烛,取出了那本《江湖奇见录》和纸笔,坐在桌案前,一边观看,一边在纸上勾勾写写。

    牧仲玉不解,于是便问道:“武兄在作什么?”

    武阳停笔,解释道:“我想把它译成我们的文字,等我译好,我想把这个译本送予石贤弟。”

    “送给我?真的吗?”顿时牧仲玉双眸中闪耀出惊喜之色。

    “当然是真的,瞧你那高兴的样子,真像一只小……”武阳说到此处却突然掩口不言了。

    “武兄怎么不说了?我到底像什么?”牧仲玉又坐了下来,单手托腮,微微皱着眉梢,一个劲地追问。

    武阳轻笑一声,摇头回答道:“我怕我说出来石贤弟会发怒,还会遭到石贤弟的一番痛打,所以还是不说了吧!”

    “我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话,我还不听了呢!”牧仲玉一撇嘴,赏了武阳一个白眼,转过身去,佯装生气。

    牧仲玉这副气鼓鼓的神态,顿时引来武阳的一片笑声,他边笑边用手指着牧仲玉说道:“石贤弟这般模样就像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一般,怪不得那个鬼面人称呼你为顽童。”

    一提到鬼面人,不禁使牧仲玉又想起了在西月古镇捉鬼的那个夜晚,如今在点点灯烛的映照下,武阳眼中的神情竟然与那个鬼面人如此相似,他不禁又细细打量了一番武阳,突然他站起了身,手指着武阳惊愕的问道:“你不会就是那个鬼面人吧?”

    闻言,就见武阳一脸轻松的说道:“石贤弟在说什么呢?那个鬼面人功夫卓越,而我却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我如何会是他呢,石贤弟这个玩笑开的一点儿都不好玩,再换一个吧。”

    “你真的不是?我不信!那晚我曾打了那个鬼面人一鞭,现在我要验伤,如果没有鞭伤,那我就相信你!”牧仲玉一脸疑惑,一步一步逼近武阳。

    武阳步步后退,直到他退到了墙角,这才说道:“石贤弟要验伤?很好,愚兄也赞成这样作,不过我来问你,你在何地,又是何时打过那个鬼面人一鞭?”

    “西月古镇,捉鬼那晚!”

    “那么说,石贤弟鞭打鬼面人之事发生在去岁了,石贤弟认为那伤痕会保留至今吗?”

    “这……”

    牧仲玉仔细一算,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四月有余,即使受再重的伤也该好了,更不要提那不轻不重的一鞭了,可是他还是疑心重重,忽然他想起了日间发生的事,便又问道:“鬼面人这件事暂且先放一旁,我还有一个问题很疑惑,希望武兄给我解答一下,为什么今天日间你一提到那龙团胜雪茶,季岩鹤眼中就出现了惊诧之色?”

    “原来是这个问题啊,这很好解释,不过石贤弟你能不能后退几步,你看我都被你逼到了墙角,这也不利于谈话嘛,石贤弟你说呢?”

    “那好吧,不过我希望武兄照实回答。”

    牧仲玉坐回了桌旁,正色盯着武阳,等待着他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