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间鬼域录 第29章 黑衣刺客
作者:陌上微雨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武阳向前走动了几步,站在了牧仲玉的面前,解释道:“咱们周山国地域广阔,物产丰富,各地都有各地的特产,这龙团胜雪茶就是萧山的特产,而咱们的先帝爷又酷爱饮这胜雪茶,于是季岩鹤就将这茶专供了皇室,日间通过一番谈话,我发现季岩鹤无意借给我们离殇剑,于是我便心生一计,我故意问他这茶是不是龙团胜雪,那季岩鹤是个精明之人,现在他肯定以为我是皇室中人,金雀门能有今天如此庞大的规模,还有他能有今天的地位全赖皇家的恩赐,所以他不敢不听皇家的命令,所以我料想明天他会乖乖的交出离殇剑。”

    “真的是这样吗?那武兄就不怕承担冒充皇室中人之罪吗?”牧仲玉目光咄咄,半信半疑的问道。

    武阳轻笑一声,说道:“为了家国百姓,我不惜抛洒这一腔热血,为什么我要和石贤弟合作?还不是你我志同道合,同为百姓谋划嘛。自古成大事者,从不拘泥小节,那鬼面人只不过唤了你两声顽童,你没有必要如此仇恨他,再说他还曾救过你的性命,所以我替他求求情,你就原谅他吧。”

    “那不行!”

    牧仲玉腾地站起身,气恼的说道,“这本是两码事,怎能搅在一起?救命之恩,我日后必报,可这受辱之仇我也一定要讨还!要我原谅他,也好办,只要他跪在我的面前,恭恭敬敬的给我施三个大礼,并且向我承认错误,我就原谅他,除此之外,其他免谈!”

    “你这个条件有些强人所难吧?”

    “强人所难?我不这样认为!人为一口气,佛为一炷香,他当初戏耍了我,难道我不应该讨还回来吗?武兄为何这样好心,为那鬼面人求情?为什么我总有这样的感觉,我觉得武兄是在为自己求情呢?”

    闻言,就见武阳轻叹一声,无奈的说道:“俗语说越描越黑,关于我是否是那鬼面人一事,我也不必作更多的解释,日后自会见分晓,请问石贤弟对我的审问可以结束了吗?”

    武阳边说边拿起了笔,继续在纸上勾画,牧仲玉坐在一旁仔细观察着他,但是也没有看出哪里不对劲,于是他便转移了话题。

    “我还有一个问题要请教武兄,这龙团胜雪茶既然专供皇室,为什么季岩鹤会用这茶来招待我们?”

    “这我就不知道了,也许是那个童子泡茶的时候取错了茶叶,又或者是季岩鹤故意用龙团胜雪茶试探我们。”

    “武兄说季岩鹤在试探我们?他在试探什么?即使他是在试探我们,也没有必要用这专供皇室的龙团胜雪啊!”

    “所以,肯定是那个童子取错了!石贤弟考虑事情不要想那么多嘛,有时候最平常的一件事,就是因为多思反而铸成错误。”

    “武兄的意思是说我多疑吗?可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家兄教育我遇事要多问几个为什么,不然就会遭到别人的哄骗。”

    闻言,武阳不禁笑道:“石贤弟这般聪明伶俐又怎会遭了别人的哄骗,原来石贤弟还有一位兄长,何时介绍我与令兄认识一下?”

    一提到兄长牧昆鹏,牧仲玉不由得轻叹了一声,摇头说道:“我的兄长是不见外人的,恐怕要令武兄失望了。”

    “为什么令兄不见外人?”

    “我也不知道,虽然我们的弟兄,但我却不太了解他,他有了心事也从来不对我讲,也许在他心里就认定我是一个外人吧,好了,不说了,天色不早了,我去睡了。”

    牧仲玉站起了身,朝房间外走去,武阳望着他的背影,蹙起了双眉,心中若有所思。

    对于武阳的话,牧仲玉有一半相信,但又有一半不相信,所以在回到房间后,他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来思索这件事。

    如果武阳不是那个鬼面人,那为什么在相似的环境中,他眼中的神情与那个鬼面人如此相似?

    反之,如果武阳就是那个鬼面人,那为什么他要以这两种不同的面孔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到底想作什么?他接近自己的目的又是什么?

    牧仲玉苦思冥想,最终还是不得其解,可这时他却感到头脑昏涨,他知道这是头疼的毛病又要犯,每次犯病都是头痛的要命。

    于是,他马上停止了思考,吹熄灯烛,躺到了床上,他命令自己不去想任何事情尽早入睡,可是越想睡越是睡不着,无奈,他又重新坐了起来。

    就在他刚刚坐起之际,忽然他听到对面房间内武阳高声喊道:“你是谁?有刺客,快来人啊……”

    随后他又听到了一声沉闷的声响,好像是椅子倒在了地上,牧仲玉便知发生了意外,他急忙抓起放在桌案上的长鞭,拉开房门,冲了出去。

    他刚闯出房门,眼前便有一道黑色身影闪过,这道黑色身影疾步钻进了房屋后面的那片竹林,就在这时武阳也从房间内追了出来。

    他对牧仲玉疾呼道:“石贤弟,快抓住那个人,他是一名刺客!”

    当牧仲玉得知那道黑影是一名刺客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接连几个纵身便来到那片竹林前,可是等他进入竹林再找那道黑色身影已经不见踪影。

    须臾之功,武阳也追进了竹林,他气喘吁吁的问道:“石贤弟可曾追到那人?”

    牧仲玉一边扫视着四周,一边说道:“让他跑了!武兄可曾看到他的模样?”

    闻言,武阳摇头回答道:“当时我正在安歇,突然被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惊醒了,当我睁开眼就发现有一个黑影在我的床头摸来摸去,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我大惊,故而大叫了一声,这才把他惊走,哎呀,不会丢了什么东西吧?我们还是回房去看看吧!”

    牧仲玉和武阳二人奔回房间,武阳摸到蜡烛,点亮了烛火,他打开自己的行囊仔细查点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