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间鬼域录 第31章 打赌定离殇
作者:陌上微雨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闻言,武阳立刻呵呵笑道:“石贤弟果真被我懵住了,石贤弟可曾听说过五禽戏?”

    五禽戏乃是建安神医华佗所创,这套功法可以锻炼筋骨,延年益寿,牧仲玉博学多才,自然知道,所以他便微笑说道:“如此说来武兄练的还真是华家功夫了!听说这五禽戏可以强身健骨,防治疾病,我还从未见过这套功法,武兄能否再练一遍给我瞧瞧?”

    武阳听罢不由得暗笑了一声,而后说道:“既然石贤弟没有见过这套功法,那我就在石贤弟面前班门弄斧演练一次。”

    武阳又站在了那片竹林前,模仿着虎鹿熊猿鸟的动作,弯腰,屈膝,伸腿,翘足,一板一眼的演练了一遍五禽戏。

    牧仲玉在旁边仔细观看,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只要是习武之人都会在一招一式,举手投足间不自觉的流露出来,可是武阳这套五禽戏练的毫无气势,只是简单的比划,模仿而已,难道那鬼面人另有其人?

    牧仲玉正在观看武阳演练五禽戏,有一名弯目细眉的青衣童子踏着晨曦来到青竹馆,他来到牧仲玉面前,躬身施礼,微笑说道:“二位贵客昨晚睡得可好?我们掌门昨晚偶感风寒,故而今晨不能陪二位贵客用餐了,我已经将早餐送至房中,待二位贵客用餐罢,我再陪贵客去见我们掌门。”

    “好,我们这就去用餐,童子请自便。”

    牧仲玉一挥手将这名童子打发走,然后招呼武阳一同走进房间。

    他们看到方桌上摆放着满满一桌的饭菜,那菜倒是些寻常之物,只是当中有一碗非常难得的鲈鱼藕片金莼汤,藕片的嫩白,莼菜的鲜绿,一片片摇曳在香飘四溢的清汤之中,甚是喜人。

    牧仲玉看到这金莼羹汤,不禁说道:“若问三吴胜事,不唯千里莼羹,武兄可曾听说过莼鲈之思的典故?”

    “当然听说过,张季鹰因为思念家乡的莼菜而辞官归隐,可见这金莼是多么难得的美味啊!”

    武阳走到桌旁坐了下来,拿起方桌上的一副竹筷递给牧仲玉。

    牧仲玉接过竹筷,也坐了下来,他说道:“莼菜是美味不错,其实我还是喜欢他那句人生贵得适意尔,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我的志向就是作一名无羁无绊,杀富济贫的游侠!”

    “石贤弟这份洒脱与不被世间之事所牵绊的豪情真是羡煞愚兄啊!但是石贤弟的这个愿望也许不能如愿。”

    牧仲玉一愣,吃惊的问道:“为什么?”

    武阳淡淡一笑,他只说了一句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 九,之后便开始用餐。

    牧仲玉一边用餐,一边细细咂摸着武阳讲的这句话,越咂摸越是觉得意味深长。

    一时饭罢,武阳唤进了那名童子,对他说道:“请问季掌门现在何处?我们要见他。”

    那名童子笑语回答道:“掌门恐怕现在已在穿云堂了,二位贵客请随我来。”

    牧仲玉与武阳跟随着那名童子,穿宅过院来到穿云堂,季岩鹤正然在堂内等候着二人,见他们二人到来便命童子奉上香茶。

    牧仲玉坐于客位,望了一眼平台之上这位金雀门的掌门,他看到季岩鹤还是昨天那一身装束,只不过脸色稍显憔悴,忽然想起那名童子曾对他讲起昨晚季岩鹤偶感风寒,于是便问道:“季掌门身体可好些?”

    闻言,就见季岩鹤叹了一声,说道:“老了,身子骨不中用了,昨晚也不知怎的,竟然染上了风寒,现在感觉这身上一阵阵的疼痛的紧啊!”

    牧仲玉皱了一下眉头,他转身看了一眼武阳,此刻武阳正摇着折扇,一副悠闲之态细细品尝着杯盏中的香茶。

    牧仲玉看他没有要开口说话的意思,于是便又转回身对季岩鹤说道:“既然季掌门身体不舒服,那离殇剑之事希望您能早下决断,如果您早时借给我们离殇剑一用,我们也就不再打扰了,您也能更好的将养身体,不知季掌门意下如何?”

    “关于那离殇剑……”

    季岩鹤停顿了一下,端起茶盏细细的饮了一口,而后才慢慢的说道:“昨晚我思量再三,离殇剑,我决定借于你们一用,此剑就安放在穿云堂后二十里之外狼牙峰上的云雪洞内,你们现在就可以去取,不过我这身上却是难受的紧,所以我就不陪你们去了,不过我会指派手下弟子相陪。”

    闻言,牧仲玉顿时喜上眉梢,他刚要向季岩鹤道谢,却听武阳在旁不缓不急的说道:“季掌门的意思是让我们自己去取离殇剑?”

    季岩鹤笑着望向武阳,回答道:“对,我正是这个意思。”

    就见武阳淡淡一笑,沉声静气的说道:“恐怕这离殇剑不是那么好取的吧?季掌门有话就直说,何必如此藏掖呢。”

    季岩鹤没有想到武阳慧眼如炬,一下子就看穿了他的心思,顿时红了脸色,他故意咳了两声,这才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实话实说,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与你们乃是初次接触,我对你们还不了解,所以我想了一个办法来解决此事,我们可以打个赌,我要看一看你们是否有能力驾驭这把离殇剑,如果你们能够拿到它,离殇剑便借给你们,反之,你们将会白白走这一趟金雀门,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闻言,牧仲玉不禁皱眉望向武阳,就见武阳略加沉吟,而后说道:“那我们就一言为定,我们何时去取离殇剑?”

    季岩鹤回答道:“何时都可以。”

    “那就现在吧,早一时拿到离殇剑便能早一时铲除那水怪,也能早一时解救万民于水火,我们可以自己去,您也不必派人相陪了。”

    牧仲玉一时性急,马上回答了季岩鹤,他刚要起身,不承想武阳却拉住了他,牧仲玉一时疑惑,不知武阳要作什么。

    这时就见武阳正色对季岩鹤说道:“在取离殇剑之前,我还有一件事要对季掌门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