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间鬼域录 第32章 质问
作者:陌上微雨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季岩鹤含笑问武阳是何事?

    武阳合起了折扇,欠了欠身子,而后一脸严肃的说道:“昨晚青竹馆失盗了,有一名黑衣人摸进了我的房间,盗走了我的一件物品,既然事情发生在贵门派中,我希望季掌门给于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季岩鹤料定武阳就会说起这件事,他早就作好了准备。

    于是,他故作惊诧之色,马上站起身紧皱着眉头对武阳说道:“竟有这样的事发生?!武公子丢失了何物?我马上派人去查问手下弟子,不过武公子凭何断定这名黑衣人是我门派中人?”

    武阳答道:“季掌门所言极是,我确实没有真凭实据来证明那名黑衣人就是贵门派中人,不过我想这座萧山三面环水,只有一条旱路可通山下,而且在山口要塞之地又设有金雀台,如果那名黑衣人只是一名梁上君子的话,他绝对混不进来,而且他也不敢混进来,季掌门,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呢?”

    季岩鹤冷笑一声,沉声说道:“看来武公子是一口咬定那名黑衣人是我门派中人了,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不便和你争辩,现在我就命人擂鼓聚众,查个清楚,问个明白,不过如果查不出个所以然,那武公子又有何话可讲?”

    闻言,就见武阳轻笑一声,他站起身来,依旧操着不缓不急的语气说道:“现在再去查证恐怕已经为时已晚了吧,还是算了吧!再说我丢失的那件物品乃是我信手涂鸦之作,并不重要,我之所以讲出这件事,只是想提醒一下季掌门,当年金雀门数以千百计的仁人志士,浴血奋战助先帝爷打败了古越国的百万雄师,可现在刚刚过去十几载,金雀门却出现了诸如马龙之流猪狗不如的门人弟子,季掌门不应该自省一下吗?言尽于此,我们还要去取那离殇剑,石贤弟,我们走了。”

    武阳说完,招呼了一声牧仲玉,二人一前一后走出穿云堂。

    等他们走下石阶,牧仲玉一拍武阳的肩头,冲他挑起了大拇指,笑嘻嘻说道:“痛快!真是痛快!武兄你发现没有,那季岩鹤的脸色都气绿了,他现在肯定在咒骂武兄呢!”

    武阳冷笑一声,说道:“他愿意骂就让他骂去吧,又不会少块肉,我料想季岩鹤不会那么轻易的让我们拿到离殇剑,或许在我们去狼牙峰的路上,又或许在这云雪洞中埋伏着陷阱在等着我们去跳呢,所以,下一步,就要看石贤弟的了。”

    “武兄放心,不管前方有多少危险,我都会用我的长鞭打到九霄云外去,不过我有一个问题至今不解,季岩鹤为什么不愿意借给我们离殇剑一用?难道他不想铲除水怪,造福百姓吗?”

    “这也是我纳闷之处,按理说金雀门深沐皇恩,他季岩鹤就应该为皇家肝脑涂地才是,可是他却对水怪一事表现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态度,这的确令人费解啊!”

    言罢,武阳辨了辩方向,然后手指着一处状似狼牙的山峰又对牧仲玉说道:“看来那就是狼牙峰,我们争取在天黑之前就拿到离殇剑,我们赶紧走吧。”

    牧仲玉点头,和武阳踏上赶往狼牙峰的山路,二十里的山路不算太近,但也不算太远,不到一个时辰,他们便站在了狼牙峰的山脚下。

    牧仲玉抬头看了看这座山峰,他发现这座山峰高入云巅,一眼望不到头,并且山势险峻,怪石嶙峋,有的地方地势平缓,可是有的地方却是立石如刀,根本就没有路。

    牧仲玉从小便在凤凰岭中长大,对于爬山就像走平地一般,再说他还有满身的功夫,实在不能通过之处,他还能施展飞檐走壁之能,可是武阳能不能通过就不好说了。

    于是,他蹙眉看了一眼武阳,就见武阳淡淡一笑,对他说道:“不试试怎能知道呢,走吧!”

    “那好吧,如果武兄坚持不住,我们就歇一歇。”

    牧仲玉说完,率先登上了山峰。

    等他们进入狼牙峰才发现这里竟是另外一个天地,原来这里的树木非常高大,简直可以用遮天蔽日来形容,层层叠叠的树叶搭建成了一个绿色的天空,一缕缕阳光只能透过叶片之间的缝隙,在地面上映出一片片的斑驳,由于阳光淡薄,湿气大,所以山路上到处长满了青苔,人走在上面,一不小心就是滑一跤,牧仲玉走惯了山路,倒是无所谓,可是却苦了武阳,才走了一二里远的距离,就把他累得直喘粗气。

    牧仲玉回头看了他一眼,说道:“武兄,是不是坚持不住了?”

    “唉,看来我成了石贤弟的累赘了!”武阳一屁股坐在了身旁的一块青石上,抹着头上的汗水对牧仲玉叹道。

    “那我们就歇一会儿再走。”

    牧仲玉挨着武阳也坐了下来,他一边观察着这里的环境,一边又对武阳说道:“刚才也忘了问一问季岩鹤这个云雪洞具体在哪个方位,我们就这样一直走下去,如果走错了路岂不是冤枉。”

    “根据我的猜测,估计这个云雪洞会在这座狼牙峰的山巅之处,我们还有很多山路要走,不能因为我耽误时间,要不然石贤弟先行前去?”武阳打开折扇,一边扇着风,一边说道。

    牧仲玉眨巴着眼睛想了一想,而后说道:“武兄的意思是让我自己一个人去取离殇剑?”

    “愚兄也没有想到这山路会这样难走,这肯定是季岩鹤有意在刁难我们,现在看来只有石贤弟自己去了。”武阳无奈的回答道。

    闻言,就见牧仲玉脸上闪过一丝冷笑,他站起身说道:“武兄是不是又想到了什么新奇的方法?你故意把我支走,就是为了再换另一张面孔出现在我面前吧?”

    “石贤弟在说些什么?愚兄真是听不懂。”

    “听不懂?呵呵……”

    牧仲玉又是一声冷笑,“既然武兄听不懂,那我就把话说的更加直白一些,我的意思就是你就是那个鬼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