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间鬼域录 第33章 梅青瑶
作者:陌上微雨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武阳见牧仲玉又提起了鬼面人的话题,他稍微沉吟了一下,回答道:“看来石贤弟是真想知道这件事,那我就告诉你实话,但是我也有一个要求,就是石贤弟先实言相告,你家乡何处?”

    “我家……”

    牧仲玉顿时无话可讲,他没有想到武阳短短的一句话就变被动为主动,也难怪,就连老练成熟,经验丰富的季岩鹤都被他堵的哑口无言,更不要说初入江湖的自己了。

    “哼,这次不行,还有下次,早晚我要弄清楚这件事,如果我弄不清楚,那我就姓你的姓!”

    牧仲玉赏了武阳一个白眼,愤愤的说道。

    闻言,武阳立刻笑语道:“好呀,我正好还缺一个兄弟呢,要不我们结拜吧?”

    “我才不和身份不明的人结拜呢!”

    牧仲玉瞥了一眼武阳,起身继续前行,武阳随后也跟了上来,他们边走边寻找云雪洞,他们一直爬到半山腰,忽然眼前出现一座规模很小的院落。

    这座院落就坐落在山坡向阳处,四周绿树围绕,倒是一个难得的清幽之所,但是牧仲玉感到很奇怪,这里怎么会出现住户呢?

    他走到院落跟前抬头望去,就见门楣上书写着三个字--静心院

    牧仲玉转回身对武阳说道:“武兄,不如我们向这户人家打听一下云雪洞究竟在哪里吧?”

    武阳点头,附和道:“也好,这样总强于我们胡乱寻找。”

    于是,牧仲玉来到门前,叩打门环,片刻后,他们便听见院中响起一串脚步声,这人来到门前,撤掉门闩,拉开了半扇门。

    牧仲玉看到开门者是一名中年妇人,这名妇人长挑身材,五官端正,面色白皙,穿着朴素。

    这名妇人看到门外站立着两名陌生的男子,便吃惊的问道:“你们是谁啊?”

    牧仲玉急忙施礼回答道:“我们乃是过路之人,想向您打听一下路径,请问云雪洞在哪个方向?”

    “云雪洞?你们去那里作什么?”闻言,这名妇人更加吃惊,不住的打量着面前的牧仲玉和武阳两个人。

    “我们去云雪洞是为了取一把宝剑,希望这位嬷嬷如实相告之。”武阳上前一步,面带笑容回答道。

    “原来是这样,那云雪洞距离这里还有很远的路途,我看你们走的也够累的了,不如先进来歇歇脚吧。”这名中年妇人热情的将那半扇门也打开了,执手相让。

    牧仲玉迟疑了一下,望向武阳,就见武阳对这名中年妇人一拱手,微笑说道:“这位嬷嬷正好说中我们的心思,我们正想找个地方歇脚呢,既然这样,我们就打扰了。”

    牧仲玉见武阳答应了这名中年妇人,他不禁眉梢微皱,但是当他看到武阳已经随着那名中年妇人走进了院子时,他只得也跟了进来。

    这名中年妇人将他们让至前面偏房,又给他们倒上两盏青茶,而后便出去了。

    片刻之功,她又回到了房中,笑着对牧仲玉说道:“刚才我将你们所求之事禀告了我家夫人,我家夫人要见见公子,公子请随我来吧。”

    闻言,顿时牧仲玉蹙起了眉头,原来这名妇人不是一个人在此居住,这里还有一名夫人,她又是何人?

    当他把疑惑的目光投向武阳时,他发现武阳也皱起了眉头,武阳轻摇了几下折扇,问道:“这位嬷嬷,不知这位夫人又是哪一位?”

    这名中年妇人马上笑语道:“咱们萧山金雀门还会有第二位夫人吗?当然是那季夫人了!”

    “哦,原来是季掌门的令阃!”

    经这名中年妇人提醒,武阳恍然大悟,不过他还是皱眉问道:“可是季夫人怎会居住在此处?”

    “夫人喜欢清静,难道二位没有见到门楣上书写的‘静心院’三个字吗?那就是季掌门亲自书写的,这位公子还是请吧!”

    中年妇人面向牧仲玉,作了一个请的手势,牧仲玉略略沉吟了一下,这才站起身,对武阳说道:“武兄先在这里等候,我去去便回。”

    武阳点头,暂且在偏房中等待。

    牧仲玉跟随这名中年妇人走过穿堂门,来到后面的一层院子,中年妇人先走进了正中的一间房间,须臾之功便出来招呼牧仲玉。

    牧仲玉走进房间,他看到这是一间静室,房中没有什么摆设,只在靠墙之处有一佛龛,上面供奉的是接引佛,在佛龛前摆放着一张长形矮桌,桌后有一个草质蒲团,蒲团上坐着一位四旬上下的妇人。

    这名妇人螓首蛾眉,荆钗布裙,目光柔和,举止得体。

    她就是季岩鹤的结发妻子梅青瑶。

    此刻,牧仲玉停步于矮桌前,躬身施礼,说道:“请问您是季夫人吗?您见我为了何事?”

    闻言,季夫人抬起头来细细打量牧仲玉,许久之后,才开口说道:“我就是季岩鹤的夫人,请问公子尊姓?”

    牧仲玉答道:“鄙人姓十,名五,您可以直呼我的名字。”

    “你唤作十五?公子在骗我吧?”

    牧仲玉笑道:“我有什么理由骗您呢?季夫人为何说出这样的话语?”

    经此一问,季夫人立刻觉察到自己失言了,忙解释道:“我是觉得这个名字有些奇怪,只是随口一问而已,希望公子不要见怪,请问公子家乡何处?”

    又是这个问题,现在牧仲玉一听到这个问题头就大,刚刚武阳就问过他这个问题,现在又轮到了这位季夫人,他们怎么都爱问自己这个问题,难道他们有什么目的,还是随口一问?

    最终,牧仲玉回答道:“大丈夫四海为家,季夫人您能告诉我云雪洞在哪里吗?”

    “公子为什么要寻找云雪洞?”

    “是这样的,东海之滨出现了一只水怪,欲除这只水怪必须要用到离殇剑,我和我的一位朋友来到贵门派想借用一下离殇剑,季掌门经过再三思量,决定和我们打一个赌,他要看一看我们是否有这份能力驾驭这把离殇剑,所以我们才来到这里,由于我们不知道云雪洞在哪个方向,故而前来相问。”

    “原来如此,我看你们还是回去吧,你们是取不到离殇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