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012、孩子怎么来的?!
作者:若初网平方缪的小说      更新:2016-06-03
    铮亮干净的皮鞋,笔挺的裤型,剪裁得体的藏青色西装,洁白的衬衫在灯光下尤为打眼,穿得比上一次见面时还要正式。

    大概是过去的印象太深刻,阮舒不是特别习惯他如今这副正儿八经的形象。

    不过单手插裤袋、斜倚在墙壁上的姿势,泄露了他的些许闲恣,手指间所夹的烟在冒着白色的雾气,只烧了一小截,应该刚抽没多久。

    一个有身材又有相貌的大男人,独自一人站在吸烟区抽烟,不用太刻意举动,本身洋溢的气质便足以让人难以忽略他的存在。

    阮舒稍稍顿了一秒的脚步,傅令元已有所察觉地偏脸来。

    “三哥,真巧。”阮舒连忙弯唇冲他打招呼。

    未及傅令元回应,她率先听闻身后有女人的声音传出:“不好意思,久等了。”

    紧接着一道婀娜的身影携着浓淡适宜的香水味自她旁侧飘过,自然而然地挽上傅令元的臂弯。

    年轻的气质型美女,一头长发及腰,身着黑色蕾丝连衣裙,面容有点眼熟。

    阮舒习惯性地眯了眯狭长的凤目,隐约辨认出,是近期炙手可热的荧屏小花旦,因为出身底子不太好,这两天正遭网友猛烈挖坟,扒出她早年还是小太妹时被某社团老大认“干女儿”的黑历史。

    傅令元这时才得以开口:“嗯,挺巧的。我和朋友在这里吃饭。你呢?”

    “我和显扬一起的,你需要过去和他打声招呼吗?”阮舒客套地询问。

    傅令元极淡地一笑:“改天吧,我今天不太方便。”

    “那好,改天约。我不打扰你了。”阮舒瞥了一眼小花旦,微微笑了笑,抬步要走的时候,小腹骤然一阵抽搐地疼。

    脸色一白,她条件反射地捂住肚子。

    已经走出两步的傅令元发现她的不对劲,立即回了头:“你怎么了?”

    “谢谢三哥关心,我没事。”阮舒不动声色地避开他伸过来欲图搀扶的手,轻扯着唇角解释:“只是女人总有那么几天的不舒坦而已。”

    傅令元大概是察觉她刻意避开的小心思了,眉梢轻挑,斜斜勾了丝笑意,“ok,那你自己照顾好你自己。”

    待傅令元领着他的小花旦离开视线她的视线范围内,阮舒一把靠到墙上撑住了自己的身体,咬紧齿关,缓着呼吸忍耐这一波不明所以的疼痛。

    “舒?”唐显扬不确定的嗓音在此时传出。

    阮舒循声望过去。

    乍一见她难看的脸色,唐显扬立马奔过来,及时搂住她摇摇欲坠的身体,有点慌神:“你怎么了这是?哪里不舒服吗?”

    “我……”阮舒扣住他的手臂,虚着气道,“送、送我去医院。”

    唐显扬原本是因为她这趟洗手间去得有些久,所以特意寻来的,当下紧张地抱着她就径直往外跑,在路边拦了两下没拦到出租车,他才懊恼自己应该先回包厢拿车钥匙。

    一辆黑色的吉普车停在了他们的面前,车窗摇下,露出驾驶座上的人轮廓沉笃的脸:“显扬。”

    唐显扬怔了怔,盯着他看了好几秒,辨认出傅令元,不由诧异:“表哥?你什么时候回国的?怎么都没和我联系?”

    傅令元没有回答,瞥了一眼唐显扬怀里眉目紧蹙的阮舒,随手便打开了后座的车门:“要去哪里?我送你们。”

    经提醒,唐显扬顾不及叙旧,连忙上了车。

    ***

    彼时疼痛席卷,阮舒无力亦无暇考虑让唐显扬送她来医院的后果,待医生诊断她的腹痛是因为前两天刚做过人流手术没有休息好,她清楚地看到唐显扬整个人如遭雷劈般地僵住,满脸的难以置信:“人流……手术……?”

    医生不免训斥了几句现在的年轻人不懂得爱惜自己的身体诸如此类的话,唐显扬约莫是尚未从震惊中回神,不发一语地听了半晌。

    少顷,医生和护士离开,弥漫着浓重消毒水气味的病房里只余他们二人,安静得压抑。 》≠miao》≠bi》≠ge》≠,

    阮舒躺在病床上,抿着唇,沉默地接受来自唐显扬复杂的目光。

    复杂地交织着震惊、不解、失望和受伤,以及其他情绪。

    好一会儿,唐显扬才哑着嗓音开了口:“你不是有性交心理障碍吗?”

    “是。”阮舒答得神色坦然。

    然而这份坦然在此时此刻的唐显扬看来,只觉得异常可笑,当即嘲讽地质问:“那你的孩子又是怎么来的?!”

    认识十多年,这还是他第一次冲她发火,甚至粗暴地一脚踹翻了床边的椅子。大约是认为自己受到了她严重的欺骗。

    阮舒垂着眼睛,缄默数秒,复而抬眸,眼神寡淡如水地看着唐显扬,凉薄地扯扯嘴角:“我被人强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