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013、不妙
作者:若初网平方缪的小说      更新:2016-06-03
    唐显扬闻言再次如遭雷劈,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被强、强奸?”

    阮舒的眼睛黑黑的,很冷静地点了点头,帮他确认他没听错。

    这是她第一次用“被强奸”三个字来定义自己一个月前的遭遇。

    违背她的意愿强行与她发生性关系,可不就是被强奸?只不过她不喜欢把这个词用在自己身上——多么无力又可悲的感觉。

    唐显扬的表情更加复杂了,反应了许久才回过神来,愤怒地问:“谁?!谁干的?!”

    阮舒摇摇头:“不知道。”

    唐显扬怔了怔:“怎么会不知道?”

    阮舒长长地呼出一口浊气,有点无奈地说:“那件事我已经不想提了。你别再问。”

    “舒……”唐显扬低低地唤她一声,凝噎住了,眼眶竟是隐隐泛了红。

    “我想睡觉了。”阮舒揉了揉眉间骨,兀自阖上双眼,翻过身。

    唐显扬愣愣地盯了一会儿她纤瘦的两肩,攥了攥拳头,走出病房,却是意外地发现傅令元还在。

    “表哥?”

    傅令元湛黑的眸子朝病房里瞥了瞥:“没事了?”

    唐显扬应声神色一黯,自然没打算将阮舒的隐私透露给这位十年未见的表哥,只简单回答:“暂时没事了。”

    旋即想起来道:“刚刚谢谢表哥送我们过来。”

    傅令元笑笑:“你倒是生疏。小时候不是‘三哥’‘三哥’地叫我,现在连‘谢谢’都出来了。”

    唐显扬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哪里是小时候,那会儿我都上高中了。”

    “要走吗?”傅令元晃了晃车钥匙,“我再送你一程。”

    唐显扬点点头。

    临走前,傅令元深着眸色又瞥了一眼阮舒的病房。

    当天晚上,阮舒没有回家睡,并未有人关心。她本就经常因为在公司加班太晚直接睡办公室里,或者是接连好几天出差不回家,见怪不怪。但她知道,即便没有这些先例,也不会引发其他人对她夜不归宿的担忧。

    这一夜在医院,睡眠质量反而异常地好。阮舒干脆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都住在了医院里,请了个类似月嫂的阿姨专门每天负责给她熬汤做饭送来。

    唐显扬对她能够重视身体健康安心休养的行为十分满意,然而紧接着便发现她其实并未完全闲下来,要么在病房里和公司的员工视频会议,要么让助理亲自前来汇报一概要事。

    唐显扬劝阻不了她,能做的也只是每天来她的病房里看她的那一小段时间,监督她暂时停工。

    而阮舒则敏感地察觉到,他没再提起那天不欢而散地“结婚”一事,甚至后面的两三天,都明显一副有心事的模样。

    要出院的那天傍晚,阮舒刚吃完阿姨送来的最后一顿餐食,病房里竟是迎来了傅令元。

    他敲门走进来的一瞬间,阮舒以为自己看错了。彼时她正在给阿姨结算这些日子的雇佣费用,愣了一下险些忘记数字。待阿姨领着高额的钞票满面欣喜地离开后,她才回过头来冲傅令元打招呼:“三哥,你怎么来了?”

    “你不欢迎我?”傅令元轻勾着唇角反问。

    “怎么会?”虽然那天晚上她的大部分心意识都被疼痛所占据,但还是知道送她和唐显扬来医院的人是他,随即道:“我只是觉得应该是我主动对三哥表达谢意才对,反倒劳烦三哥亲自来看我。太失礼了。”

    满嘴的客套。

    傅令元掀着眼睨她,似笑非笑:“这一回的谢意也是要一并合在你与显扬给我的接风里头?”

    阮舒略一顿,反应过来他是在挤兑那晚她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事情,连忙说:“那自然不是。改天我另外请三哥吃饭。”

    满脸的客套。

    傅令元盯着她的笑容可掬,不置可否,转口如实相告:“显扬临时有事来不了接你出院,拜托我帮忙把你送回家。”

    阮舒眼里流转开来愈发浓笑意:“不必麻烦三哥的,我让我的助理开车来接我。”

    傅令元却是没听见一般,兀自走去沙发坐下,两腿交叠,双臂摊开,以一种十分悠然的神色望向她:“收拾东西。”

    阮舒:“……”

    她其实没什么可收拾的,只是一些零碎的物件。阮舒先进洗手间里把病号服脱掉,穿回自己的衣物。出来时,正见傅令元侧过身体从沙发旁边的饮水机接水。

    他的腿很长,几乎占据了茶几桌与沙发间的空隙,显得好想空间十分拥挤似的。

    饮水机的水桶发出咕咚咕咚的声音,飘散在安静的病房里。

    傅令元接完水转回身来,阮舒瞅见他用的是她的玻璃杯,立即张了张嘴想阻止,但没等她出声,他已经快一步呡上杯壁。

    他的喉头随着他吞咽的动作上下滑动。捏在杯子上的手很大,骨节分明,手腕光看着就很结实,充满力量的感觉,令阮舒想起那一回在拥挤的电梯里,他扶在她腰间的那一下。

    喝完一口水,他才用狐疑的眼神询问她:“怎么?”

    阮舒哪里好意思说自己不习惯与他人共用杯具,微弯着嘴角道:“没事。我很快就好,三哥稍等。” 8±妙(.*)笔8±阁8±,o

    装完其他东西,最后,阮舒走去茶几桌,准备把玻璃杯收走,脚下却是不知被什么绊到,猛然一个趔趄,扑向傅令元。

    携着烟草味的清冽气息霎时萦绕鼻息。

    幸而她反应够快,手掌及时地撑了出去,没有完全地投怀送抱。

    不过转瞬她便察觉,掌心传来的触感俨然不妙。

    有点硬的……有点突的……

    手指不受控制地抖着蜷了蜷,指尖瞬间碰到了类似拉链的东西。

    这下子阮舒完全确认,自己的手究竟是按到了他的什么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