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022、没性趣
作者:若初网平方缪的小说      更新:2016-06-03
    傍晚,阮舒早了半个小时下班——她可不敢再忘记,今天是去看诊的日子。

    抵达心理咨询室时,前台正趴在桌上百无聊赖,瞅见阮舒的身影,立马打起精神:“阮小姐,马医生在诊疗室。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周末愉快!”

    “嗯,周末愉——”未及她回完“快”字,前台已一溜烟地消失在电梯里。阮舒略微无奈地淡笑,轻车熟路地朝里走,敲了敲诊疗室的门。

    里头没有给予回应。

    “我进来了。”阮舒打了声招呼,兀自拧动门把推门而入。

    房间明亮宽敞,墙壁刷成容易让人冷静的淡蓝色,室内的装饰简单而略显温馨。

    马以一喜白色工作服坐在桌前,手里握着笔,低头记录着什么。

    环视一圈并无异样,阮舒“切~”一声揶揄:“我以为你在换衣服所以没空理我,还期待着进来后能邂逅一副男性裸体。”

    “不好意思,令你失望了。”马以抬头,高挺的鼻子上戴一副黑框眼镜,语气不冷不热,面容毫无表情。

    亏得她特意费了心思开玩笑,结果对他的冰山脸毫无缓和效果。阮舒讪讪,来到他面前坐下:“今天你没催,我自己来的。”

    “所以我该夸奖你吗?”马以依旧油盐不进。

    阮舒耸肩:“亲爱的马医生,别再浪费你宝贵的时间对我兴师问罪好吗?”

    马以从抽屉里掏出一只小钟摆到阮舒面前,纠正她:“我这里是计时收费。浪费的不是我的时间,而是你的金钱。”

    “ok~ok~”阮舒作投降状,“我怎么都说不过你。”

    马以十指交扣平放在桌面,沉静地审视她片刻,这才开始他一惯的开场白:“距离上一次见面,期间是否发生了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你需要与我分享的?”

    阮舒学着他的样子,端正地摆好坐姿,然后平静地回答:“有个男人把舌头搅进我嘴里。”

    “认识的?不认识的?”马以的语气并未因为她言语的内容有半丝波动。

    “认识的。”

    “熟人?几面之缘的陌生人?”

    阮舒略一忖,没能成功归类,便道:“十年没联系,最近刚重逢的。勉强算熟人。”

    马休琢磨着“勉强”二字,进入正题问:“他对你做到什么程度?”

    “摸我了。”

    “摸哪了?”

    “脖子。腰。胸。”

    “你任由他摸了?”

    “后来阻止了。”

    “后来是多久之后?”

    “没算。记不清了。”

    “他想和你做?”

    “他想强我。”

    “为什么是‘强’?”马以揪住字眼。

    阮舒的眸光划过瞬间的凉薄:“非我意愿。”

    马以安静注视她一秒,继续下一个问题:“你当时什么感觉?”

    “没有感觉。”这个问题,阮舒回答得异常快。

    马以又揪住,重新问了一遍:“你被又吻又摸的时候,什么感觉?”

    “是把舌头搅进我的嘴里,不是吻。”阮舒有点偏执地纠正。

    马以顺着她的措辞,再次重复:“你被搅着舌头并且被摸的时候,什么感觉?”

    这回阮舒停顿了两三秒,像在努力回忆,然后吐出两个字:“难受。”

    马以的目光几不可察地亮了一分,确认着问:“是难受,不是恶心?”

    阮舒面露犹豫,终是点头。

    “你和他很熟?”

    “并没有。”

    “你们过去发生过类似的接触?”

    阮舒抿唇不语,默认。

    “你和他以前是什么关系?”

    “我竹马的表哥。”

    “你喜欢过他?”

    “并没有。”

    “他喜欢过你?”

    “不认为。”

    “他现在喜欢你?”马以穷追不舍。

    “不知道。”阮舒淡然以对。

    “你猜测他为什么把舌头搅进你的嘴里?”

    “猜不到。”紧接着她补一句,“他表达出想包养我的意愿。”

    马以挑眉。

    阮舒淡静。

    “事后回忆过这件事?”

    “嗯。”

    “几次?”

    “一次。”

    “最后一个问题。”马以扶了扶镜框,“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会尝试和他做做看吗?”

    阮舒深深蹙眉:“不会。”

    “为什么?”

    阮舒微扬下巴:“你刚刚说了是最后一个问题。”

    马以不疾不徐:“临时附加一道题。”

    “我可以选择不回答吗?”

    “可以。”马以拿起笔,正准备写点什么。

    阮舒却还是回答了:“对他没性趣。”

    马以应声抬眸,隐隐像是翻了个白眼。

    阮舒的唇角浮出笑容——她不正是因为对任何人都没性趣,才来这里花一小时两千块与他聊天的么。

    医患关系暂告段落,阮舒不再学他端坐,往后靠上椅背,放松地长长舒一口气。

    马以飞快地在她的病历卡上做记录,顷刻之后合上件夹,放下笔,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要下班的样子。

    阮舒愣了一下:“你今天没有什么结论或者建议要给我吗?”

    马以的眼风朝不远处的躺椅扫过去,复而看回阮舒,旧话重提:“你什么时候愿意接受我的催眠治疗?”

    阮舒轻闪目光,默了一默,展开笑容:“我已经对你足够坦诚。世界上再没有人比你知道得更清楚我的事情。”

    马以毫不客气地戳穿:“可是你并不完全信任我。”  8☆miao8☆bi(.*)ge8☆.$.

    阮舒没吭气。

    马以冰冷着脸讥嘲:“一个不信任医生的病人,永远都治不好。”

    两人第n次不怎么欢而散。

    ***

    第二天是周末,阮舒照例六点钟起床,戴了半边的耳麦,听着新闻晨跑。

    凌晨下了场小雨,经洗刷的空气新鲜清爽许多,城市随着太阳的升起一块儿苏醒。

    往回跑的路上,一通电话打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