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028、痛的话尽管叫出来
作者:若初网平方缪的小说      更新:2016-06-03
    黑色的内衣肩带,白皙光洁的肩头。

    傅令元的指尖不觉顺着她的皮肤轻轻往下滑。

    他指肚上的茧子略厚,触感有点微妙,激起阮舒一阵鸡皮疙瘩,连忙侧开身,避开他的触碰。

    傅令元笑了一下,不再故意逗她,拧开药酒瓶,抵着瓶口倒了液体在掌心,放下药瓶,然后一手握住她的胳膊稍稍抬起,掌心朝她的淤青用力地揉了上来。

    阮舒的眉头立马深深地拧起。

    “痛的话尽管叫出来,叫得多大声都没关系。不会有人来打扰。”傅令元状似漫不经心地建议。

    阮舒不理会他措辞上的调戏。

    傅令元的手劲儿却是只重不轻。

    阮舒并不怀疑他是存心。因为她感觉得到,他的动作很上道,似乎非常熟悉处理这类跌打损伤。想想也对,这方面的经验,恐怕是伴随他过去打架的经验一起积累起来的。

    没一会儿,药酒好像就渗进皮肤里,热烫热烫的。

    但还是疼。

    心里尚思忖着和陆少骢搭关系的事儿,眼下正好可以用来分散注意力,组织好言语后,她对傅令元开了口:“你和陆少骢很熟?”

    “你希望我和他很熟吗?”傅令元反问。

    阮舒:“……”

    傅令元要笑不笑的,重新给出答案:“很熟。”

    这一点,他还是和过去一样。原本好好一个根正苗红的官家子弟,非得成天在流氓堆里混,如今和黑帮大佬的儿子都能做朋友。他是打算在这条路上从一而终吗?

    胳膊上骤然被使劲按了一下,将阮舒的思绪拉回来。

    傅令元松开她的手臂,又往掌心倒了点药酒,眯眼睨她:“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指的自然是她来找陆少骢的原因。

    阮舒尚未理清楚利害关系,哪里会坦白,浅浅笑道:“三哥误会了。我能有什么事找陆少骢?只是没料到自己今晚能幸运地遇到陆家的太子爷。任谁看见他,都会好奇都会感兴趣的。”

    “在我面前说你对另外一个男人感兴趣?”傅令元挑挑眉峰,掌心重新覆到她的胳膊上,像是故意地一般,一上来就使大劲儿。阮舒痛得忍不住闷哼出声,恰恰正中他下怀。

    “叫得不错。”傅令元勾唇夸赞。

    阮舒目光凉森森地盯他。因为他在她胳膊上的不断使劲,痛得她暂且分不出神来怼他,只咬紧齿关硬忍着。

    所幸几下之后,傅令元便停了手。

    阮舒被折腾得有些有气无力,往后靠上沙发背,不忘拉回自己肩膀上的衣服。

    而紧接着,傅令元一边又往掌心倒药酒,视线落在她的小腹上,对她扬扬下巴,示意她的衣服:“自己掀?”

    “谢谢三哥。不必再麻烦了。”阮舒倾身从面前的医药箱里拿起膏药晃了晃,“我自己贴膏药就可以。”

    为防止傅令元生端倪,话未落,她便迅速地撕开一记。 》≠miao》≠bi》≠ge》≠,

    傅令元双手抱臂地站在她面前,好像并没有要回避的意思。

    反正刚刚已经被他看过一次,于是阮舒也不矫情,兀自掀开小腹处的衣服。

    傅令元饶有趣味地欣赏她小心翼翼的动作,忽然有所察觉地偏过头,径直朝墙角的监控摄像头看去。

    红光一点,闪烁了两下。

    傅令元的眸子当即眯起。

    阮舒正匀实着膏药,手腕冷不防被傅令元扣住。见他的手拽住她掀起的那片衣摆,她条件反射地以为他突发恶意地要脱她的衣服,急急用力想要攥回来,霎时和他起了争执。

    扫一眼她尚袒露着的小腹,傅令元略略皱眉,干脆揽住她的腰,反身将她压倒在沙发上,他整个人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