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029、你压疼我了
作者:若初网平方缪的小说      更新:2016-06-03
    监控室内,陆少骢刚命人将他们那个包厢的监控打开,入目的便是傅令元扑倒阮舒的画面,不由哈哈大笑:“原来两个人的平淡只是假正经。”

    栗青只瞥了一眼,便迅速栽下头不去看,心里头暗暗叫苦——以老大的敏锐程度,怕是没一会儿就会发现被监控。陆少骢是小爷,他要做的事,他们手底下的人自然拦不住,但最后抗罪责的却是他们。

    栗青身后的赵十三,更是吓坏了,素来一根筋的脑袋里,只回荡着一件事——他打了未来的大嫂……

    略一忖,栗青还是忍不住出声提醒陆少骢:“小爷,既然确认了老大和这位小姐的关系,咱们还是不要打扰他们的好事。回头老大会不高兴的。”

    “行啦,我晓得,放心放心,如果被他发现,我保你们俩个不死。”陆少骢摆摆手,随即插回裤子口袋里,目光一瞬不移地盯在画面上,“我就想看看阿元哥瞥下我,是要和这女人做到什么程度。”

    “噢,对了,还有,”陆少骢又想起来什么,吩咐栗青道,“你现在赶紧去查查,这女人什么来头。我怎么感觉她有点眼熟。”

    包厢里,面对傅令元突如其来的压覆,阮舒双手抵在胸前,维持一贯的微笑:“三哥,你压疼我了。”

    她话的尾音稍微完全落下,便感觉他又故意施加下来重量。

    “那现在岂不是更疼?”傅令元勾唇笑,视线垂落,示意了一下两人间的空隙——他自然记得她的淤青,所以一开始反身扣下来的时候,一只手臂特意撑在一侧,其实根本只是虚靠在她身上,她不可能察觉不到,却非得假装说疼。

    被戳穿,阮舒也不见尴尬:“你这是干什么?”

    “你觉得一个男人压在一个女人身上,是想干什么?”傅令元反问。

    两人离得太近,连彼此呼吸的温度都能感受到,而他的气息太过强势。阮舒撇了一下头,暗呼两口气,尔后笑笑提醒他:“三哥不是说我今天负伤,很多动作施展不开?”

    傅令元伸指到她嘴边,亲昵地摩她的唇线:“那就不要很多动作,一个动作也可以。”

    阮舒:“……”

    她又一次撇了一下头。这次是为了躲开他的手指。

    然而他的手指从她的嘴唇上离开后,转到了她的耳珠上,轻轻捏了捏,揶揄:“今天还有瑞士军刀吗?”

    “今天好像并不需要军刀。”他桎梏她有一会儿了,对她有没有念头,她已然判断出来,所以才未做过多的挣扎。

    傅令元听出来她的意思,挑挑眉峰,倏地凑到她的耳边,轻笑:“不是你之于我没有吸引力,我只是不想被外人旁观。”

    阮舒微微一怔,反应过来后立马朝四周打量。

    傅令元执回她的脸,手指又拨了一下她的唇,眯眼询问:“还是不愿意说你为什么冲陆少骢来?嗯?”

    阮舒看着他笑,不答反问:“三哥为什么非得认为我今天是冲陆少骢来的?”

    傅令元直接忽略她这句狡辩,兀自道:“和你们家的公司有关系。”

    他用的可不是猜测的口吻。阮舒心下一惊,转念便想通,她和林承志窝里斗多年,最近又正处于白热化状态,很容易猜到。不过即便如此,她还是没有承认。

    “你不说,我也很快能知道。”说着,傅令元撑起身体坐好,同时帮她盖好她小腹上的衣服,并把阮舒也拉起来重新坐好。

    给她盖衣服的小动作,令阮舒的心头磕了一下,想到了什么,越过傅令元的肩头,发现了角落里亮着一点红光的监控摄像头。

    她的凤目不由微冷着眯了一下,看回傅令元时已换回了平日的淡然,舒展了一下胳膊,道:“药也擦了,问题也问了,请问三哥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吗?”

    傅令元睨阮舒:“你这一款,根本对不上陆少骢的胃口。”

    “噢?”阮舒挺有兴趣的,“三哥知道他喜欢哪一款?”

    “嗯。”傅令元微微颔首,别有意味地笑,“你永远都做不到的那一款。” △≧miao△≧bi△≧ge△≧

    闻言,阮舒倒是真的有点好奇了:“什么?”

    傅令元斜斜勾唇:“清汤挂面的白莲花。”

    阮舒略一怔,忍不住笑出声,“他的口味真挺重的。”

    傅令元倏地朝她的颊边伸手,阮舒没躲,任由他捋了一下她的头发。

    “别随便招惹的陆家的人。”他的声音低低沉沉的,眸底深处像陈墨般黑,一瞬间让阮舒有种他很慎重在警告她的感觉。

    “如果非要招惹,”傅令元顿了顿,紧接着手掌覆上她的脸,微弯唇角,“那么最好先好好考虑清楚我之前给你的提议。”

    阮舒:“……”所以他又绕回了要她“卖”给他的那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