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046、扫黄
作者:若初网平方缪的小说      更新:2016-06-03
    关于男的给女的玩“冰火两重天”,阮舒以前只在美剧里见到过。

    大概因为她对性事素来无感,所以彼时看到剧里的女主角那销魂得快要死去的表情,她除了本能地觉得恶心之外,更觉得女主角的演技做作、夸张、矫情。

    未曾料想,有一天,她竟然能够亲身体会到。

    那种一会儿像在冰上,一会儿像在火上的刺激……

    傅令元还问她有没有感觉。

    如果这样还没有感觉,她就真的是具行尸走肉了。

    到现在,她的身体仿佛还漂浮在半空没有完全落地。

    绝佳机会,阮舒预感接下来应该可以水到渠成。

    傅令元慢慢凑近她。

    阮舒扫见他脖子上的那抹小花旦抓痕,想起来提醒他:“套。”

    “一定要?”傅令元轻啄一口她的唇。

    阮舒的眸光闪闪。手指触上抓痕,浅笑不语。

    傅令元握住她的手,脸上的表情霎时深意起来:“吃醋?”

    阮舒失笑,环住他的脖子,微微歪头,状似牛头不对马嘴地反问:“三哥是老司机,应该从来没有女人能够受住你这般温柔相待?”

    一出口,便发现这又是一句容易让人误解的话。她对自己有点无语。身体太飘,连脑子都跟着不好用了,竟然会问这种乱七八糟的问题。

    果然,傅令元神色间的深意更甚:“还不承认你吃醋了?”

    阮舒笑笑,不想再越描越黑。

    傅令元反而转口问起她,目光充满探寻:“我挺好奇,既然性冷淡,以前那些男人都是怎么和你处的,嗯?要不要和我分享分享你的性经历?远的不说,就显扬,他呢?他碰你你也犯恶心?”

    阮舒心突了一下,笑:“三哥不会是在怀疑我只对你性冷淡吧?”

    “那倒没有。你身体的反应很真实。”傅令元在她的面庞上流连地吻,嗓音渐暗,“明天把合同给我。傅太太可以光明正大地吃醋……”

    阮舒抿唇不语,抱他更紧了些,任身体漂浮,等待他的远航入港。

    房门却在此时突然被“砰砰砰”地敲响。用劲还挺暴力的。

    傅令元和阮舒皆一愣,未及两人反应,房门一下从外面刷开。

    几乎同一时间,傅令元迅速揪过被子,盖住他们的身体,下一瞬。一个穿着警察制服的男人闯进来,目光不善地盯住他们,冰冷着脸道:“警察扫黄。现在穿好衣服,出去集合,检查身份证。”

    “……”

    扫黄……?

    阮舒的嘴角抽了抽,连忙解释道:“不好意思,你们误会了,我们是正常的男女朋友。”

    听到最后四个字,傅令元挑眉睨了眼她,嘴边勾出一抹弧。

    男警毫不客气地说:“呵,我们抓到的每一个卖淫的,哪一个不是说自己关系正常?”

    对方的视线刻意在四处融化成水的冰块和地上一堆的情趣用品上扫了扫,显然不相信。

    “别废话!赶紧出来!”男警目光鄙夷,语气特别不耐。

    阮舒曾听闻过一些不端的警察在扫黄过程中存在暴力行为,眼下光是看这位男警的态度,她算是信了一大半。

    “你是哪个局的?”一直未出声的傅令元语调闲散地忽然开口,“c区分局?刘局长管辖的吧?”他摸住下巴,似乎在琢磨什么,随即问,“你是治安科的,还是从其他队里调来当帮手的?”

    男警察一愣,不过很快哧声:“少在那装。套近乎这一招我们见多了。”

    “你在干什么呢?整层楼就差你这个房间了。队长在催!”外头又探进来一警花询问。

    男警察连忙应和:“马上就出来。”

    “清梨。”傅令元懒懒地冲那位警花叫唤。

    警花闻声望进来,当即面露诧色:“哥?你怎么在这?”

    旋即,她扫见傅令元的手臂半遮半挡着一个女人。不由惊呼:“三哥,你怎么招妓?!”

    阮舒额角顿时黑线。

    第二次了。第二次被当作妓女。

    她如今倒是有点同情妓女。这世道,妓女和嫖客明明是你情我愿的等价交换,遭受鄙夷的却永远是前者。

    “是你三嫂。”傅令元沉声纠正着,似笑非笑地看一眼阮舒。

    阮舒心里头在这个新称呼上绞了一下。

    那位警花也因为这个词怔了怔,凝睛仔细打量阮舒,忽地讶然:“咦?原来是你啊……”

    看她的反应,认识她?阮舒蹙了蹙眉——她过去只和傅令元有所接触,与傅家的其他人不曾有交集,只知傅令元往上有两位哥哥一个姐姐,往下则有一个妹妹。所以眼前的这位警花就是傅家幺女傅清梨?可她没印象自己见过她。

    男警察早在傅清梨对傅令元喊出那声“哥”时便知不妙,确认着询问:“小梨子,你们认识?”

    “你不听见了嘛,是我哥和我嫂子。”傅清梨嬉笑着挥挥手,“一场误会!一场误会!他们俩碰巧了在这耍‘闺房之乐’。不好意思啊老王,咱们先出去吧,我亲自去和队长说明情况。”

    说罢,傅清梨招呼那位男警察离开,带上门前,她探着脑袋冲傅令元攥了攥拳头,似乎打了什么哑谜。最后扫向阮舒,她换成了“摆摆”的手势,并且展开抹在阮舒看来有点莫名其妙的笑容。

    房间里恢复安静。

    阮舒依旧狼狈地裹在被子里,和同样狼狈傅令元无声地对视一眼。她倒是有点想笑。

    “还有感觉继续么?”傅令元倏地挑眉。

    阮舒:“……”

    先不说她有没有感觉。这原先的旖旎和暧昧都已经被这出“扫黄”扫得荡然无存。再者,一整队的警察就在隔着扇门的走廊上办公,谁能有那份心思继续……

    傅令元显然也不过是故意如此问,紧接着唇角便斜斜地扬起:“没关系。来日方长。我已经知道你喜欢怎样的做爱方式。”

    想起不久前自己竟从嘴里溢出难耐的嘤咛,阮舒有点不自在。听他这意思,该不会是以后和她做之前,都先来场“冰与火的较量”?

    傅令元已兀自掀开被子下了床,扭头对她朝浴室的方向扬扬下巴,道:“你先用浴室。我抽会儿烟。”

    “好。”

    身上全是红酒渍,黏糊糊的。

    抹沐浴露时,掌心顺着脖颈往下,到胸口,再到小腹,顷刻蓦然意识过来这正是傅令元一路舔舐她身上红酒时的路线。

    微一顿,阮舒冲洗掉沐浴露,走到镜子前,抹一把上面的水雾。

    里头照出她赤裸的身体。

    挺拔的胸,纤细的腰。匀称的腿。热气氤氲之下,白嫩的皮肤泛着淡淡的粉。

    阮舒定定地盯着。

    已恢复清明的凤眸里闪过一瞬间的疑虑——他所看上的,真的只是她这副肮脏的臭皮囊?

    她淡淡笑一笑——结果今天他们还是没做成。

    从浴室出来,阳台的落地窗被大大地敞开,冷风吹得窗帘噗噗地响。阮舒敏锐地闻到残留的烟味儿,但并未看到傅令元人。

    正忖着。门打开,是傅令元从外面回来。

    阮舒用眼神询问他。

    傅令元读懂,回答:“问问扫黄行动什么时候结束。”

    “什么时候结束?”阮舒皱皱?子。

    “暂时不定。”间隔一秒,傅令元补充,“而且我们暂时也不能走。”

    知她困惑,遂他又解释:“可能还是需要我们做个笔录。”

    “要去警察局?”

    “不用。”

    阮舒松一口气。

    傅令元看在眼里。好奇:“怎么?”

    “三哥不觉得丢人?”阮舒弯弯嘴角,似有些自嘲,“开房遇到扫黄,还进局子。若传出去,又是一通可供大家茶余饭后闲聊的花边。”

    “不好吗?男主角是我,女主角是你。”傅令元低笑。

    “人怕唾沫猪怕壮。”阮舒眼波流转。

    “你怕壮?”傅令元勾勾唇,故意玩笑问,旋即摸摸阮舒的脸,“你洗好了,那我进去。”

    他脱掉刚穿上的衬衣,又脱掉裤子,光着身体进去浴室,一点儿也没有把她当外人看。

    灌进来的风一会儿不消一会儿就将她洗澡时积蓄的暖意吹了个干净。阮舒走过去把落地窗关上,拉好窗帘,然后去沙发上取过自己的衣服换上。

    刚穿好内衣,傅令元就从浴室里出来了,打量她两眼,开口道:“你很适合黑色。”

    “三哥。你好快。”阮舒略微吓了一下,攥过打底的毛衫套好,接着穿裤子。

    “我什么都没做,冲一冲就行。”傅令元懒懒,视线凝定在她素养的脸,陡然迈进她,指尖忽而触上她左眼下方的某个位置。

    淡淡的一丁儿黑色小点。像是泪痣一般的存在,平时她化妆盖住了,不容易注意到。

    他恰见过两次她的素颜。上一次慈善晚宴结束后去他的那处套房,他便发现它的存在。因为她的皮肤太白了,脸上没有长其他的痣或者斑,尤其他亲吻她的时候。看得很清楚。

    “什么时候梨花带雨一个给我瞅瞅。”傅令元一副别有兴致的样子。

    阮舒摸摸自己的脸颊:“要让三哥失望了。我哭起来很难看。”

    “是嘛……”傅令元的拇指移至她的下巴抚抚。指尖的触感是柔腻的,像捏着凝脂——一个二十八九的女人能保持这样的皮肤,很不容易。

    “我会让你哭得很漂亮。在床上。”

    最后三个字,傅令元是凑近她耳畔,唇瓣腻在她的耳珠上说的。

    房门突然被叩响。

    “你应一下,我去穿衣服。”傅令元捡了衣服朝衣间走。

    来的是傅清梨。一打上照面,她便笑着对她直挥手:“嗨,三嫂。我哥呢?”

    “他在换衣服。”回答完,阮舒又觉得不对劲,道:“你还是直接叫我的名字。”

    “噢,好的呗。”刚满口答应。傅清梨紧接着却又道,“三嫂本人比照片上更漂亮。”

    “照片?”

    “嗯呐,你和三哥的绯闻照。就是你们一起出席慈善晚宴的照片。”转眸见傅令元从衣间出来,傅清梨才说明过来的原因,“我们队长说你们两个可以不用做笔录。”

    “现在可以走了。一会儿酒店要查封歇业。”这句话傅清梨看着阮舒说,下一句话转向傅令元。“还有,三哥,妈知道我们碰着面,要我今晚逮你回家。”

    傅令元很没正形地揽上阮舒的肩:“你就跟妈说,我和我媳妇在一起。”

    话落,阮舒发现傅清梨飞快地瞥了她一眼,目光似有些欲言又止,转瞬她便恢复轻松,冲傅令元做鬼脸:“要说你自己和妈说去。反正我的任务就是逮住你。”

    但听“咔嚓”一声,眨眼的功夫,傅清梨竟是把手铐的一端铐上傅令元的腕,另一端铐上自己。

    公物私用。倒是方便。阮舒不由扬眉,趁着这个时候拎起自己的包,对他们兄妹道别:“既然可以走了,那我该回家了。三哥,回见。”

    傅令元盯着她的背影,眯了眯眼。

    “都看不见了,还看看看。”傅清梨抬手在傅令元眼前挥挥,撇撇嘴,“回去你又得挨揍。”

    傅令元笑笑,示意手铐:“回去是挨揍,你还铐我?”

    傅清梨有点抱歉:“可你一直不回家。妈也不放心。”

    傅令元沉默两秒,似妥协:“那走吧。”

    “好咧!”傅清梨喜上眉梢。

    两人一起朝电梯走。经过消防栓时,但“咔嚓”又“咔哒”,原本铐在傅令元腕上的手铐铐在了消防栓上。

    “我就不回去挨揍了。”傅令元弯弯嘴角,揉揉傅清梨的头发,转身就走。 c≡miaoc≡bic≡阁c≡

    “三哥~”傅清梨下意识地要去追,却被腕上的手铐桎梏住。她急急摸口袋要掏钥匙。才发现钥匙不在,这才反应过来傅令元方才用的是她的钥匙,气恼地直跺脚。

    ***

    回到家已是凌晨。经过林妙芙房门口,见门缝尚透着亮光,阮舒稍稍顿了顿步子。

    不过两秒,亮光熄灭。

    抿抿唇。她继续步子,走回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早上去上班,公司楼下不知为何聚集了好些人,像是要闹事。

    阮舒正打算绕开,从侧门进去,有女人突然尖着嗓子冲她吼:“你给我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