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047、干燥的手掌捧住她的脸)
作者:若初网平方缪的小说      更新:2016-06-03
    阮舒奇怪地看向对方。

    那女人正是从围聚一堆的那几个人当中走出来的。个头比阮舒矮,仰着脖子瞧阮舒,问:你是林氏保健品的老板?

    一般如此问话,多半不是什么好事。阮舒先行判断,略一滞,迟疑点头:是

    闻言,那女人当即对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嚷:老公!就是这个女人!就是这个女人害死咱爹!

    阮舒尚未反应,那男人冲上来猛地一把推她的肩膀。阮舒一个趔趄,狠狠撞到玻璃门上。

    大厦的保安上来拉那男人:有话好好说,别动手。人家还是一女人!

    死的又不是你爸!你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那男人凶神恶煞地吼保安。

    那女人紧随其后嚷道:大家来评评理哟!我公公是老老实实的农村庄稼汉,我婆婆去得早,公公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的,辛辛苦苦了大半辈子,把我老公拉扯大,拼死拼活供我老公读书。好不容易我们夫妻俩有能力了,接他老人家进城里来享福,好日子没过几天,就被这坑人的公司给害死了!

    这些无良商人!假装慈善地在商场送保健品,结果全是过期的!我公公死得惨,都口吐白沫了!我们今天一定要讨回个公道!

    一番话入耳,阮舒大概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由诧异拧眉。前两天公司在商场养生现场会上免费派送给八旬以上老人的保健品过期吃死人?怎么会这样?

    这对男女还拖家带口的领着三个均未成年的孩子,三个孩子手里皆举有写着硕大黑体的伸冤杀人偿命还我公道之类惨兮兮字眼的牌子。

    一家子五口人就如此抱成一团哭,场面十分惹眼。

    聚集的数十人被煽得群情激奋,一个个全跟死了自家的爹似的,指指点点羞辱咒骂。

    乌泱泱的一片人围过来,阮舒还算镇定,脑子也清醒,稳下心绪。向那对夫妻道,不好意思,我还不怎么清楚你们所说的这件事,等我上去办公室全面了解情况。如果真是我们公司的保健品有问题吃死了人,我们一定不会推卸责任。

    你们报警了没有?阮舒十分诚恳地建议。尽快让警察介入调查。你们现在这样,吃力不讨好,我也无法马上就给出一个说法。

    收起你的假惺惺!你不愿意让我们留在这里对大家揭露你们的真面目吧?我告诉你,这件事你别想私了!我们就是要闹大,闹得越大越好!闹到所有的记者媒体那儿去!你们这种黑心肝的公司就该被曝光!你们别想再继续祸害人!

    那女人忿忿地一通唾沫星子,又进一步地煽动周围人同仇敌忾的声援。

    阮舒见劝不动,也无法,想着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把事情调查清楚,转身就要进大厦。那女人却攥住了她的手腕:你上哪?你就给我呆在这里,等着警察来抓你!

    对方有点蛮不讲理,阮舒捺下不悦:我答应过的,如果真是我们公司的问题,我们一定不会逃避责任。你们不是想要个说法想要个公道?我现在就是要上去处理这件事。

    你是要处理事情还是要跑路?那女人冷哼,我见多了这类社会新闻,都是公司出了事,老板丢下所有员工一个人卷钱跑路!想唬弄我们?没门!

    说话间,那女人又拽住阮舒的衣服,把她人往人群中央拖。

    阮舒当真恼了,试图去捋那女人的手。那女人自己脚下不知被什么绊到,踉跄着险些栽倒。看起来却像是被阮舒推了一把似的。

    你敢打我老婆!那男人当即爆了,一大步跨到阮舒面前,粗壮的手臂遽然一挥,一巴掌打在她的头上。

    脑子轰一声,阮舒眼冒金星,摔倒在地,手臂狠狠地在水泥地面上蹭破一大块皮。

    阮总!助理在这时匆匆从里面跑出来,搀扶阮舒,对那男人道,你们怎么可以打人?眼里还有没有法律了?你们这样是妨碍公共秩序,我们已经报警了!

    见助理和阮舒是一伙儿的,那男人恼怒地连她一起推倒: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跟你们**律讨公道的!报警就报警!我们还怕了你们不成!

    无良奸商!无良奸商!无良奸商!那女人带头,煽动众人包围住阮舒和助理,齐齐喊着口号,响亮地回荡在大厦楼下。一时间气势凌人,路经的行人车辆有不少停下来看热闹。

    助理想和他们讲道理,比不过对方人多嗓门大,大厦的保安上前来劝阻无果,试图护阮舒和助理进大厦。

    那女人瞧出他们的意图,煽动众人一起涌上来揪住她们不放,双方相互推搡拉扯起来。

    阮舒被挤在最中央,混乱中被扯着头发、衣服,时不时就有巴掌和指甲往她身上刮,顶多只是躲闪,始终又冷又硬地不还手,也禁止助理和那些来帮忙的保安不许还击——

    她看得分明,围观的不少人在拿手机拍摄,之后视频肯定会传到网络上。她再狼狈都不要紧,可画面上不能出现一丝半点这对夫妻被欺负的动作,否则无论真实情况如何,她必将被群起而攻之。

    没办法,这个世界的规则就是如此。这对夫妻现在是众人眼中的弱势群体,占领着多数人同情和支持的高地。

    幸而很快警察就赶到,驱散人群,制止了场面的继续混乱。

    几人被带去警察局做笔录。

    昨晚扫黄躲了一劫,今天却还是进来了。警察问什么,阮舒就答什么,坚持配合的态度。不多时,她意外看到了傅令元。

    他正从门外进来。一身蓝黑色的长风衣,大冷的天也没扣扣子,就那么随心地敞开,被风吹得扬起衣摆,恣意而张扬。里面穿得也不厚,只一件深色的薄毛衣。好像他一直这样。不怕冷。

    并非阮舒自作多情,而是偏偏赶在这档口他出现在警局,阮舒冒出的第一个念头不自觉便是他该不会是特意为她而来的吧?

    不过视线对上时,他投过来的眼神有点寡淡,和平日的慵懒闲散十分不一样。阮舒只觉得古怪。转瞬,他率先挪开目光,由一个警员带着不知道往哪走,未与她有任何交流。

    收回眼,阮舒表情不变,继续回答警察的问题。

    然而没两句话,有另一个警察走来,附耳与给阮舒做笔录的警察说了什么,阮舒突然被告知她和助理两人都可以走了。

    听闻,那对夫妻立即又嚷嚷,要警察将阮舒抓起来坐牢。

    坐下!安静!两人的动静挑战了警察的忍耐力。不禁厉声,现在处理的是你们聚众闹事,她们没有责任当然可以离开。至于过期保健品吃死人,那会有另外的相关部门负责调查。

    阮舒清楚这对夫妻目前情绪偏激,听不进任何道理。她便也不浪费唇舌,可她还是需要向他们了解一件事情:老人家领回去的那些保健品呢?家里应该还有剩吧?

    你想干什么?销毁证据吗?那女人异常敏感,我们有剩也不会给你!我们会交给警察的!

    阮舒的本意只是想确认那些保健品是否属于林氏,以及上面的生产日期。既然说会交给警察,阮舒倒是放了心。

    她无惧承担承担。但她不想承担莫须有的责任。

    出到警局门口,阮舒状似语气听似平和地问助理:你早上什么时候来的公司?

    她记得她到公司楼下时,那群人看起来貌似已聚集了有一会儿。却是没有任何人预先告知她这件事。

    助理听懂她的言外之意,低垂脑袋回答:我来的时候也发现楼下聚了人,但当时没在意。后来是楼下保安上来告知情况,说你在楼下被围攻。我才赶下去的。阮总,不好意思。

    阮舒斜斜睨一眼助理,沉吟数秒,只道:现在通知下去,让大家准备准备,我回去后开会。

    是!阮总!助理点头,连忙掏手机开始打电话。

    今天的天气特别不好,天灰蒙蒙阴沉沉的,冷风刮得呼呼。撩了撩被吹乱的头发,阮舒走到路边。伸手拦了辆车。

    和助理一起坐上车后,阮舒也从包里取出手机。一打开新闻页,跳出的就是林氏过期保健品吃死人家属聚众闹事求还公道两个关键信息。不出所料,在公司楼下遭受围攻的视频漫天飞。

    来警局做笔录之前,她打电话交代了公关部及时发表致歉声明。除了向死者家属表沉痛,最后的落脚重点一定要在积极配合相关部门调查清楚此次事件。

    但目前的形势,林氏依旧被网上的键盘侠们口诛笔伐得一无是处。

    稍微浏览两下,阮舒便收起手机。

    其实关于早上被围攻,她心里还有问号没解答。最可疑的莫过于她当时是被那个女人认出来的。就像特意守在那围堵她似的。

    阖上眼,她揉了揉眉心。

    脑袋有点乱

    待回到公司,阮舒已然重新打起精神,眸光反比以往更加清锐。

    开会的目的不是为了追究责任。况且现在根本不是内部追究责任的时候,而是要把那两天活动的所有细节全部彻查。首当其冲的两件。一是确认仓库内其余保健品的质量安全。

    第二便是对活动期间赠送出去的所有保健品进行调访——都是同批次的产品,其他人是否也出现了状况?幸亏当时为了客户反馈的需要,给所有的受赠者都做了身份登记。

    会议开到一半时,工商局、药监局和警察局各派成员组成的调查小组就来了,整个公司的氛围愈发紧张。不过他们的态度比阮舒预想得好,并未多加为难,让法人代表近期内不得离开本市——这让阮舒大大松一口气,她本以为自己可能要被暂时收监拘留。

    而他们所要求林氏配合彻查的差不多也是开会提出的那两件事。说实话,有官方的人员介入调查,阮舒反而觉得更省力更效率些。

    会议结束。任务也全部分配完毕,每个人迅速下去执行。阮舒和林承志各领一半要事,倒是暂且放下了内部矛盾。

    晚上十一点,阮舒看完今天调访的一部分记录,才发现时间已经很晚。还有仓库清点后送来的数据没看。她已做好了今夜留宿公司的准备。

    活动活动酸痛的脖子,阮舒起身,带上钱包和钥匙,打算到留下的便利店吃点东西,填饱肚子再继续工作。

    不仅公司只剩她一个人,同在一层楼的其他公司里人更是早就走光了。

    阮舒有些愣神地等着电梯,好不容易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里面却是悄无声息地站了个人。

    吓到了?傅令元将她那一瞬间的神色收进眼里,我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原来怕鬼。

    阮舒不接他的调侃,兀自询问:三哥,你怎么来这里了?

    傅令元从电梯里走出来,抬了抬手臂,示意手上的打包盒,道:没人陪我吃宵夜,找你搭个伴。

    阮舒:

    他已自顾自朝林氏走,看起来竟是熟门熟路的。

    阮舒蹙眉立于原地不动。

    几步后察觉阮舒没跟上,傅令元回头,目光懒懒地朝她扬扬下巴:干什么?等你开门。

    阮舒敛起神色,默不作声地走上前。

    她的办公室并不大派豪气,但收拾得异常整洁干净。物件不多,办公桌椅、沙发、茶几、饮水机和一书架。书架上所摆的书籍多为经营管理类和大数据类,其余便是件夹,不见装逼的深奥古籍。窗户边摆有两盆绿植,枝干亦修剪得精简。

    完全没有透露出女性特征。

    三哥,坐。阮舒招呼着,去柜子里翻茶叶,喜欢什么?西湖龙井还是金骏眉?

    傅令元盯着她的脸,挑挑眉峰,没说话。

    阮舒狐疑:怎么了?

    傅令元走到她的面前,干燥的手掌捧住她的脸。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