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049、我让你现在走了吗?
作者:若初网平方缪的小说      更新:2016-06-03
    “三哥。”阮舒夹起双腿,同时紧紧扣住傅令元作怪的手。

    掌心里是他遒劲有力的腕骨。即便她不是弱女子,可在他这里,总让她深切体会男女力量上天生的悬殊。

    傅令元卡住不动,凝注她的表情。

    没有看到任何疑似情动的神色。

    他喉结微动,低头亲了口她的脸颊:“总是临门一脚被裁判喊停,球员很容易出问题的。”

    “对不起,三哥。”连道歉的话,语气里都透着股坚持。不像之前几次两人尝试的时候,她多少还是有点半推半就的犹豫。

    办公室的门忽然被叩响。

    阮舒蹙蹙眉。少见地对他表露自己的不悦。

    傅令元耸耸肩,收回手。

    他从她身上起来的那么一瞬间,阮舒的体内隐隐生出一种陌生的空虚感。

    “欸?奇怪,这灯不是亮着的吗?”门外的人困惑地嘀咕,又一次叩门,“阮总,是你在里面吗?”

    见傅令元已走进洗手间,阮舒才走过去,打开门:“是我。”

    是销售部主管李茂。

    “阮总你又睡在公司了?”

    阮舒默认,反问他:“你这么早?”

    “嗯。昨天数据没整理完,一整个晚上睡不踏实。”解释完,李茂瞥一眼她的倦容,不好意思地道歉,“sorry,我刚刚是把你吵醒了?你要不去继续睡?”

    “没有,我本来就已经醒了。”阮舒淡笑,“你辛苦了。去做事吧。”

    “阮总还没吃早饭吧?”李茂想起来什么,“我刚刚有多买了一些,去给你拿。”

    “不用。”阮舒拉了一把他的手臂,婉拒他的热情。“我一会儿自己下楼。顺便透透气。谢谢。”

    李茂垂眸瞥一眼手臂上方才被她拉过的位置,正准备再说点什么。

    她办公室的洗手间蓦然传出马桶冲水的响声。

    李茂当即愣怔,迟疑:“里头……还有其他人?”他的目光下意识地朝她的办公室里瞟一眼。不过因为角度的缘故,什么都看不到。

    阮舒蜷蜷手指,面上一惯地八风不动。淡淡道:“我男朋友。”

    李茂应声又是一大愣,随即点点头:“噢噢……那我去做事了。阮总你忙。”

    “嗯。”阮舒微微颔首,关上办公室的门。

    洗手间里开了灯,门上镶嵌的一小片雕花玻璃映出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

    想起方才马桶冲水的响声,阮舒表情微恻——他是故意的。

    里头又传出马桶冲水的响声,紧接着是水龙头哗哗流水的动静。

    傅令元的问话隔着门传出:“你不用洗手液?”

    “昨天用完了。清洁工大概忘记补了。”阮舒的语调冷冷淡淡的,“你自己多洗两遍。”

    洗手间的门开启,傅令元似笑非笑地看她:“生气了?”

    阮舒不答,只扯扯嘴角提醒他:“洗手池下面的柜子里有一次性牙刷和牙膏,三哥可以用。”

    傅令元却不让她转移话题:“你的下属平时都是对你这么关心的?”

    阮舒的凤眸暗了两分,嘴角的笑意反而深了两分:“三哥想多了。”

    傅令元也不和她争辩,转口又道:“下次你可以直接说‘是我老公’。”

    阮舒:“……”

    他抬手摸摸她的耳珠,一脸的别有深意:“还是让你呆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比较好。”

    这话阮舒有点听不明白,狐疑地用眼神询问。傅令元笑笑不解释,重新走进洗手间。

    她在这里是备了自己的换洗衣物的,待换她洗漱完毕出来,傅令元正倚在她办公桌旁的窗户。

    窗户被打开半扇,他的手指间夹着根烟,视线望向窗外的风景,薄唇间溢出青白的烟圈。

    阮舒走上前:“三哥几点要上班?”

    说起来。她倒还不清楚他现在在做什么。几次和他碰到,不是在牌局上,就是在酒吧里,貌似都挺不务正业的。傅家都不管他的么?

    又记起前天晚上碰到傅清梨,听傅清梨和他的对话间透露的信息,貌似是他很久没回傅家?

    傅令元闻声偏过头,眉峰挑了挑,明显听懂了她其实在委婉地探寻他什么时候走。他往窗外点了点烟灰,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道:“等我抽完这根烟,一起下楼吃早饭。你不是要顺便透透气?”

    阮舒抿抿唇,没答应也没拒绝,沉默地坐进转椅里,趁着空隙浏览今天的新闻。

    这才发现那对夫妻接受了记者的采访,有篇专题章,几乎把他们的生活都抖到公众面前,并将去世的那位老人的生平像传奇故事一样概述下来,最终目的是在突显老人家死得有多遗憾,林氏有多黑心。

    而从昨天开始,因此次事件也重新引发了大家对保健品行业乱象的指责。包括炒作抬高价的暴利、添加对人体有害成分等等。

    看得阮舒有点心烦,重重搁了。

    抬眸正见傅令元瞅着她看,像是洞察了她此刻的情绪,脸上挂着饶有趣味的笑意。

    他把烟头摁灭,扔进垃圾桶里后站直身体,走去沙发拿过搭在上面的他的风衣,朝阮舒扬扬下巴:“走吧。”

    两人一起走出办公室。

    其他人都还没来,依旧只有李茂一个。看见阮舒的身影,他从工位起身,礼貌地点头致意:“阮总。”

    视线同时扫向阮舒身边的傅令元。

    李茂认得傅令元。是最近在和阮舒传花边的男人。

    关于自己这位女上司的私生活,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传闻,但在她手底下做事也有五六年了,他感受到的却只有她对工作的拼命。

    他见过她在应对客户时的八面玲珑长袖善舞,可他始终认为她在逢场作戏。他甚至几次都有点心疼她,不明白她为什么非得把自己逼上这条路。

    他也感觉得到她对人的那种无形中的疏离。他不太明白。自己今天撞见的究竟是哪一出?这个男人真的是她的男朋友?

    傅令元懒懒地将李茂打量他的目光看进眼里,抬起手臂,搭在了阮舒的腰上,稍低头附在她耳边,用不大不小的音量道:“里面的床太硬了。睡得硌得慌,也不够大。换一张。嗯?”

    阮舒幽幽地对了一眼他湛黑的眸子,不搭腔,心里只在想,幸好李茂是个不喜欢在背后嚼舌根传闲话的人。

    而其实下到公司楼下。傅令元便直接走人,并没有和她一起吃早饭。阮舒终于图个自在。

    中午的时候,过期保健品吃死人事件却是演变得更为严重——

    约莫二十多个人打电话向食药监局投诉,均言家人吃了林氏赠送的保健品后出现了头晕、恶心、上吐下泻等各种不适的症状。

    很快阮舒就接到局里的电话,要求林氏全面停止生产线,将各处商品暂且下架,等待抽检结果,再看如何处理。

    不多时,林承志进来她的办公室,表情已无法用难看来形容,告诉她一个消息:“三鑫集团打算撤资。”

    阮舒闪了闪目光,坐在转椅里,没有什么特殊语气地“噢……”了一声——昨天她就在想,这件事会不会影响三鑫集团的投资决策。结果该来的还是来了。

    虽然她一直困惑三鑫集团投资林氏的真正原因,但这笔投资对林氏有多重要,阮舒是清楚的。之前她想要搭陆少骢这条线,是希望能将这笔投资从林承志手里转到自己手里,好攥得筹码,为之后在股东大会上打败林承志争取更多的支持。

    现在,三鑫集团撤资。她和林承志谁也没捞着好处,尤其对此时的林氏来讲,无疑是致命一击。而林氏还并没有任何底气去向人家争取。

    调查结果尚未出来,林氏已基本被打上了“必死无疑”的标签。就算最后证明问题不在保健品,这样的重创也足以令公司元气大伤一蹶不振。

    林承志似也没有什么招数了。坐在阮舒的办公室里,也不知揣了什么心思,眼睛不时地便往阮舒身上瞅。

    “大伯父有什么话直接说。”阮舒有点不耐烦。

    “也不是什么要紧的话。只是……”林承志的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眼睛不再转,定在了阮舒脸上。别有意味道,“你手里不是有很多人脉吗?这种时候不利用,多浪费?”

    阮舒微怔。

    林承志稍倾身,靠近她一些,压低嗓音道:“现在重点是尽快将咱们产品有问题的坏名头摘掉。调查小组和药监局。虽然名头哄人,阵势看起来也大,但来来去去那么些人,躲不过权钱色欲。只要咱们有靠山有背景,有上一级的人下达暗示。或许明天就能为我们品牌正名了。”

    阮舒的凤目微微眯起:“大伯父怎么不去找你的准女婿?”

    谭飞的表姑父是药监局的副局长,不是么?

    林承志表情稍纵即逝一抹阴沉,像是记起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很快重新恢复笑意:“谭少自然有在他表姑父跟前帮我们说好话。但小舒你的人脉,可不仅仅局限在药监局。前两年,你是不是和市长的儿子一流吃过饭?”

    “还有,早年工商局里你好像也有熟人,一些事情不都在你手里顺利解决的吗?总归打过交道,现在叙叙‘旧情’也不错。”

    “另外,你最近不是和傅三打得火热?如果能和傅家搭上关系。那很多事情就更容易解决了。”

    一句接着一句。

    亏她刚刚还以为林承志没了招数,原来只是还没说——全是打在她身上的主意。

    阮舒全程面无表情地听完,忽而璀然笑开:“大伯父说得怎么这么有道理呢……大伯父倒是跟我好好提点提点,我该怎么和他们叙旧情?”

    嘲讽之意满满。林承志全当没听懂,笑笑:“小舒你不是比我更懂如何与男人打交道?”随即他意味深长地感叹,“湘湘就没有小舒你这么能干。家里出了事,她完全帮不上忙。”

    阮舒冷眼注视林承志。

    有的震动声突然响起,在安静的空间里十分清晰。

    阮舒收敛神色,自办公桌前起身,循声找进休息间里头。掀开床上的被子,看到了一只陌生的黑色。

    拿起来的时候,通话已超时挂断了。但没隔两秒又打过来。阮舒接起,傅令元的嗓音立即入耳:“果然落你那了。”

    “你什么时候来取?”

    傅令元与她同时开口:“我在你公司楼下。”

    阮舒:“……”

    傅令元轻笑。

    略一顿,阮舒道:“我现在下去。”

    走出办公室。大家看似依旧和往常一样坐在自己的工位上忙着各自的事情,但阮舒明显感觉到一股气氛里弥漫着惶惶不安和紧张。

    她说不出什么安抚大家的话。何况其实说什么也安抚不了。

    李茂突然站起身走过来,将一份件递到阮舒面前:“阮总,这是最新统计出来的过去五年我们公司的销售数据和售后跟踪记录数据。”

    他的音量故意放大了些,口吻亦慎重。阮舒知他是故意在其他人面前如此表现。以让大家明白,现在该做的是继续努力,而不是想那些有的没的。

    阮舒对他笑笑:“好。你放我办公室的桌上。我有事出去一趟。”

    大厦楼下,黑色的吉普停在路边特别醒目。

    今天的天比昨天还要阴,风也比昨天还要大,吹得她的脖子一阵嗖嗖的冷意,不由加快脚步。

    打开车门的一瞬间,熟悉的气息扑面。阮舒坐上副驾驶座,迅速关上车门,周身顿时被车内的暖气包围。 c≡miaoc≡bic≡阁c≡

    傅令元打量她身上薄薄的打底衫外搭呢大衣:“怎么不穿多点?”

    “没关系,只是一会儿而已。”阮舒把朝他面前递,“你的。”

    傅令元伸手接的时候,指尖触到了她的指尖。

    冷得像冰块。

    他反手便扣住她的腕,将她的手包在自己的掌心,皱眉:“你不是刚从办公室下来的吗?”

    “下来前刚好洗了手。”阮舒浅浅一笑,抽回手,道别:“我先上去了。”

    正要开车门,她的手臂又被傅令元拽住了:“我让你现在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