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056、先来些餐前甜点
作者:若初网平方缪的小说      更新:2016-06-07
    小花旦今天穿得特别简单普通,身上是件连帽卫衣,脸上还戴了口罩,明显是为了掩人耳目。.

    两人在此之前已碰到过两次,相互记得对方,均滞了滞脚步。

    转瞬,小花旦的眼睛露出淡淡的一抹笑,似在与她打招呼。微侧身体,给阮舒让路。

    阮舒回之以淡笑,走出电梯:“谢谢。”

    “不客气。”小花旦与她擦身,走进电梯。

    几步之后。捕捉到电梯缓缓下降的动静,阮舒扭回头瞥了一眼,才继续自己的步子。

    一进门,正见傅令元倚靠在沙发旁的窗户抽烟。

    窗户打开着,北风直往里灌,她穿着外套都觉得冷,他竟依旧打着赤膊,迎在风口上,一点儿都不怕冷的样子,嘴里的烟雾也随风飘了进来。

    听闻开门的动静,他转过身来的刹那,目光是清凛而沉静的。下一秒便含了他一惯闲散:“买了什么大餐这么久?”

    “稍微走远了点,买了小南国家的东西。”阮舒不咸不淡地回答,用脚带上门,在玄关处换鞋,注意到自己先前穿的那双女士拖鞋摆放的位置和她离开前不一样。

    稍一顿,她没穿,直接踩袜子走进厅里,提着东西放到餐桌上。

    傅令元也捻灭了烟头,来到餐桌前。

    阮舒把打包的饭盒从塑料袋里拿出来,便止了动作,浅浅一笑:“三哥慢点吃。”

    说罢,她兀自走到窗户前,就停在方才傅令元所站的位置,双手抱臂,望向窗外。视线随意扫过,便瞥见一辆曾有过一面之缘的福克斯自北门的出车口开离。

    “怎么了?”傅令元的询问悄无声息地贴在她的脑后传入耳中,阮舒转回身,便恰恰被他圈在怀中。

    他迁就她的身高,稍稍俯低身子,仔仔细细地打量她的表情。眯起眸子鉴定:“心里有事儿?”

    阮舒弯弯唇角:“我心里装着的事儿可多了去了,三哥指的是哪件?”

    傅令元不答,垂下眼帘盯一眼她的脚,反问:“怎么不穿鞋?”

    阮舒目光微惑地顺着他的视线也盯了一眼自己的脚,似这才察觉一般,露出恍然的表情:“怕三哥饿着,进来得太急,忘记穿了。”

    傅令元笑一下,湛黑的眸子犀利而深邃地注视她,给人一种他看穿而不戳穿的错觉。

    “三哥,饭菜要凉了。”阮舒朝他示意餐桌的方向。

    风逆向吹着她的头发,发丝飞舞到他的面庞上。发尾扫得他的脸痒痒的,携着淡淡的橙花香气,格外沁人心脾。

    傅令元抬臂,伸出手指帮她拨了拨头发,别到她的耳朵后面,忍不住凑上她的唇:“先给我来些餐前甜点……”

    ***

    阮舒今天本就是临时过来找他的。虽说他这里什么东西都有,但一想起自己那次穿着和平日风格不符的裙子去公司,而被林承志揣测了去,她的心里便不舒坦。所以晚上并未住下来,傅令元倒是也没有勉强。

    隔天中午,林承志却是给带来一个新消息----三鑫集团表示出了收购林氏的意愿。

    阮舒蹙蹙眉:“什么收购方式?”

    “股份认购。”

    “百分百?”

    “不,百分之七十五。”林承志笑笑。像是占到了什么大便宜似的。

    阮舒稍稍诧异。她以为以三鑫集团这种霸主,习惯于全部掌控。

    看着林承志那像是占到了什么大便宜似的笑容,阮舒泼冷水:“林氏现在在市面上的股价是有多低,大伯父该知道吧?”

    趁这个时候收购。三鑫集团才是捡了最大的便宜。

    从投资变成收购。从入股变成主控。中间的变化恰恰是因为林氏此次的元气大伤。阮舒感觉自己隐隐嗅到了些许端倪,心中不由生出个大胆的猜测----如果当初的投资只是试探和幌子,三鑫集团的原本意图就是收购林氏呢?

    念头刚冒出个头,她的后脊背便一阵森凉的寒意。

    耳边是林承志的劝说:“小舒。三鑫集团肯收购,于林氏而言等于傍上了一棵屹立不倒的大树,虽然我们成为其下属公司,但母公司将带给我们最强有力的资金支持和资源渠道。尤其我们两个依旧持有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公司的管理层和运作也都基本和我们过去没有什么不一样----”

    “大伯父。”阮舒做了个让他暂停的手势,笑问,“现在公司的总负责人依旧是我,要收购林氏这么大的事情。却由你出面在和对方谈,是不是不太合适?假若之后我们同意被认购,难道也是由大伯父你去签合同么?”

    林承志眼里划过精光:“小舒,和三鑫集团方面。本就是我一直在负责接洽。换到你手里,万一----”

    “我没想跟大伯父你抢这个。”阮舒眸光清锐,“只是总得让我也和三鑫集团的接洽人见上一面吧?我怎么知道大伯父不是在忽悠我呢?”

    “忽悠?”林承志有点被阮舒的措辞惹恼,起身。拂袖,冷哼,“后天就是股东大会,你要是决定不了,就由我来和大家商量。”

    阮舒的表情冷了两分,讥嘲:“大伯父的决心倒是下得很快。咱们林氏马上就要改姓陆了。”

    傍晚下班前,马以突然来了通电话。

    瞥见他的名字,阮舒的心里头磕了一下。一边去翻日历确认日期,一边冷静地接起,问好:“马医生。”

    “看到新闻,我就在想。你最近应该忙到压根想不起来就诊这件事。”马以的语调一惯地没有太大起伏。

    阮舒自发在心里帮他补出后半句:事实证明果然如此。

    她扶扶额,叹一口气:“你是体谅病人的好医生。我真的分身乏术。”

    “我没有逼你过来。你平时就没法完全沉下心和我好好聊,若这种情况下过来,怕是更没法。”

    虽然声音体现不出他的情绪。但就以往的经验来讲,今天他的脾气真是好到令阮舒怀疑是不是他本人。

    “我只是打个电话与你确认。”马以最后道,有点解释的意思。

    阮舒弯弯唇角:“马以,谢谢。”

    不久,秘书一通内线进来,又告诉她,大厦楼下有位警察在等。

    阮舒琢磨着是傅清梨,恰好她也能下班了,于是收拾好东西赶下去。

    “三嫂~”隔着有一段距离,傅清梨便冲她挥手打招呼。

    阮舒环视一圈周围人的目光,加快脚步走到她面前:“我说过,你直接叫我阮舒就可以了。”

    “不行。”傅清梨的反应有点大。猛摇头,“不讲辈分是要受罚的。”

    听到“受罚”二字,阮舒便不自觉想起傅令元后背那可怕的伤----这类钟鸣鼎食之家的大家长,好像把立规矩的传统都刻进了骨子里。

    蹙蹙眉,她转开话题:“我找到你哥了。别担心,他有在好好养伤。他身体底子好,并没有打出什么大问题。”

    “其实……”傅清梨的表情露一丝踌躇,“三嫂。其实我今天来找你,不是问你三哥的事儿。”

    “嗯?”阮舒用眼神探寻,示意她继续说。

    傅清梨轻轻咬了咬唇:“……咱们到隔壁的咖啡厅里坐会儿。”

    阮舒预感不太好地跳了跳眼皮。

    五分钟后,隔壁咖啡厅。

    傅清梨将阮舒带到二楼靠窗的一张桌子前。自己回避离开了。

    而桌前的沙发座里,一个女人嘴角带着浅笑,朝她微微颔首:“阮小姐,唐突了。”

    除了眼角的一两条鱼尾纹,岁月似乎并没有在这个女人的脸上留下太多痕迹,一双眸子甚至透露出一股灵秀的神采。眉眼间彰显的七八分熟悉感,令人乍一看,很容易将她当成是傅清梨的姐姐。

    不过阮舒判断得出来,她应该是傅令元和傅清梨的母亲。

    “您好,伯母。”阮舒礼貌地躬了躬身。

    傅母指了指空着的沙发椅:“阮小姐请坐。”

    阮舒落了座,很快服务员将一杯柠檬水放在她面前,同时递过来的还有点餐本。她连忙对服务员打了个手势:“不用了,谢谢。”

    转回眸,傅母正微微含笑着打量她。

    或者说,在阮舒看来,更准确来讲是审视。

    心知傅母肯定是为了傅令元和她结婚的事而来的,那么就没什么好再故意问的。傅母不说话,阮舒也不吭声,泰然自若地接受她的目光。

    少顷,傅母端起咖啡杯呡了一口,再抬眸时,三个字就对阮舒吐出来。

    “离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