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058、只有你这么半个朋友
作者:若初网平方缪的小说      更新:2016-06-08
    热烫而急切。..

    少了克制,多了莽撞。

    他咬住她的耳垂,牙齿啃噬着,灼烫的呼吸将她的耳根都要烧红。

    睡裙几乎等于没穿,她的后背亦紧紧贴着他火烧般的胸膛。

    周身笼罩着的全是他强势的气息。

    强势而动作迅速,俨然要趁着她来不及反应而一举进攻。

    可这种后进式。只令她感觉浓浓的强迫和满满的屈辱。

    “三哥。”阮舒夹紧两腿,扭动身体挣扎,声音有点冷。“不要弄了。”

    傅令元轻易压制住她的腿,轻笑贴在她的脖颈上响起的同一时刻,陌生的胀热探头进她的身体。

    她猛地一抖,脑海的最深处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心头顿时涌上来久违的恐惧和慌乱,浑身的血液都仿佛凝滞。

    手臂挥动间,她迅速抓起茶几上的烟灰缸,狠狠地朝身后的人砸。

    尚未砸到实处,她的手腕便他桎梏住。

    不是没有察觉她此刻身体的反常。可他一口气正卡在那,也不比她难受,只能尝试诱哄她:“你放松,做个深呼吸就能成功了。”

    “出去!”阮舒嗓音冷得像冰,禁不住地颤抖,压了一下,终是没能压住,彻底爆发,“你他妈给我出去听见没有!”

    从未见过她如此,如同撕掉了她所有的伪装,将厌恶和愤怒全部写进这句咒骂里。傅令元一瞬怔住。

    阮舒挣脱开他,从沙发上翻下去,身体仍在轻轻地抖着,反手就给了他一记耳光,然后迅速地回去客房。没一会儿就换好自己的衣服,摔门离开。

    傅令元尚坐在沙发里,静默而锐利的眼神遁入深不见底的幽暗。

    ***

    接到阮舒的电话,马以以为自己在做梦。直到出去门口,看到她削弱的身影在风中像是要被刮走似的,他才完全确认。

    扶了扶眼镜,他轻轻唤她:“进来吧。”

    她原本似在愣神,应声抖了下双肩,才缓缓转过身来。拨了拨自己乱飞的头发,抱歉地笑:“不好意思,这个时候来打扰你。”

    “那就好好体现你这一次来的价值。”马以清清冷冷地撂下话,当先朝里走。

    他的心理咨询室本就是由他的私人住所改造的。一楼诊所,二楼卧室。

    诊疗室内是一如既往让人容易冷静的淡蓝色。不过可能因为是晚上过来的缘故,阮舒感觉房间不如白天明亮宽敞。

    马以将一只杯子放到她面前:“没有茶,只有白开水。”

    “好。没关系。谢谢。”

    手掌握住杯子,暖意顿时通过杯壁传递至手心里。

    阮舒垂眸盯着一小汪圆形的水面,冒出的热气氤氲进眼睛里。总算不那么干涩。

    她不吭声,马以坐在她对面,也暂时保持安静。安静地打量她。

    头发姑且能当做是方才被风吹的。可身上的衣服也凌乱,露出外套的那一截打底衫完全看得出穿反了。

    视线返回她的脸上,注意到她面部的肌肉已放缓。马以正打算开腔,阮舒比他快一步张了口。

    “马以,我结婚了。”

    马以略微诧异地稍抬眉梢。

    阮舒冲他旋开意味不明的笑意:“前两天刚登记的。和那个说要包养我的男人。”

    马以的表情恢复如常。从抽屉里翻出她的病历本,没等打开,她的手便按上来。“我不是以病人的身份来的。我就是想找个朋友说说话。”

    她唇角露出一丝嘲弄:“你知道的,我没有其他朋友了。只有你这么半个。”

    “半个?”马以不解地皱眉。

    见他收起病历本,阮舒也收回手。笑了一下,解释:“你还有另外半个的身份是我的心理医生。”

    马以将话头绕回到正题上:“不是说包养么?怎么变成结婚了?”

    “他说要结婚,那就结婚。”阮舒摊摊手。“反正开出来的条件是一样的。”

    “你刚刚就是从他那儿过来的?”

    “嗯。”

    “他对你用强了?”

    “嗯。”

    “强到哪一步了?”否则她不会如此反常。

    阮舒下意识地就想回答,张口前反应过来,又莫名变成病患和医生的对话模式。

    她皱皱鼻子:“我的主题是我结婚了。正常情况下,你应该关心我的结婚对象是什么样的人、对我好不好至如此类的问题。”

    马以“噢”了一声,依照她的要求问:“你的结婚对象是什么样的人?对你好不好?”

    他太过依样画葫芦,而且显然十分勉强。问得阮舒只觉无趣,不禁扶额:“马以……”

    马以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正常情况下结了婚,你在对别人提起他时。应该称之为‘我老公’,可你却用‘我的结婚对象’,这中间的差异。已足够证明你们的婚姻并非建立在感情的基础上。我又何必再问你那些问题?”

    阮舒心里生了烦躁:“我说了我现在需要的是一个朋友,不是一个医生。你不要以医生的口吻来分析我的话。”

    马以眸色平静:“可你现在就是一个病人的姿态坐在我面前。”稍滞,他补充,“一个刚受到刺激处于极强烈反应期间的病人。”

    “行了……”阮舒瞬间疲下去,抬起双手捂住脸,声音闷闷地从指缝间传出,“那就不要讲话了。不要讲话了。陪我坐一会儿。坐一会儿就好……”

    马以沉默。

    可她的这“坐一会儿”,却坐到了天空露出鱼肚白,窗户外枝头上的麻雀啾啾地叫不停。

    手机上定时每天早上起床的闹铃震响。阮舒关掉后,起身,“谢谢。我该准备去上班了。”

    马以皱皱眉,拿起外套:“我送你。”

    “不用。我自己有开车。”阮舒摆手,脸上挂着一惯的笑容,似已和平日无异。

    离开咨询室。阮舒驱车回家。

    本打算直接上楼换衣服,站在楼梯口,看到庆嫂端着早餐往佛堂的方向走。阮舒顿住脚步,唤住了庆嫂:“给我。”

    庆嫂一瞬讶然,却什么也不多嘴问,只管把东西交给她。

    缓缓踱步到佛堂门口,阮舒呆了有一分钟的时间,才转动门把,推门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