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062、这两天身体不方便)
作者:若初网平方缪的小说      更新:2016-06-12
    傅令元伸出手指捻住,轻轻地捏了捏:“今天晚上傅太太回家睡么?”

    那晚的回忆顿时涌进脑中,阮舒的眼皮一跳,转瞬清浅地笑:“三哥,我这两天身体不方便。”

    傅令元眼里闪过一丝促狭:“你身体不方便和你回不回家睡,有冲突么?”

    阮舒瞳眸微微一敛,不慌不忙道:“我担心三哥有需求,而我身体不方便没法儿满足,又令三哥不痛快,所以先打报备。”

    “所以你到底回不回家睡?”傅令元的手指卷着她耳畔的一绺头发。

    “既然身体不方便。就不去在三哥面前瞎晃荡了。”阮舒回得有理有据的。

    傅令元的眉峰清凛地蹙起,嘲讽地微勾唇:“做不了,就干脆不在我面前晃,你这意思就是我娶你,只是为了娶个长期性伴侣在身边?”

    阮舒语塞。

    傅令元从她耳畔收回手,看似不恼也不怒,有点无所谓地耸耸肩:“ok,那你养好你的不方便。”

    拿上合同,他开门走出去。

    阮舒坐在转椅里,耳朵上仿佛还残留着他指尖的温度,忽然感觉心情冒出一丝糟糕。

    不出两分钟,办公室的门“嘭——”地被人从外面用力地打开来,林承志一脸阴沉,一旁是助理和秘书两人齐齐低垂脑袋对阮舒道歉:“阮总,不好意思,我们没拦住……”

    “没关系,你们先出去。”阮舒平平静静的。

    办公室的门重新关上。

    林承志环视屋里一圈,目光尤其在休息间落了一落,最终回到阮舒身上,讥嘲:“怎样。刚陪完客?”

    他轻蔑地笑,迈步朝她走近:“大伯父可是很体谅你,知道傅三在你这里头,你肯定不方便见我,在外面等了你们一会儿呢。不过这傅三也没我想象中有能耐。射程很短啊,才这么点时间就结束了?”

    他停在办公桌前,刻意不坐下,由上自下目露鄙夷地睨阮舒:“真能装,之前我让你活络旧情疏通关系,你还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连我都被你给骗过去了。好啊,原来不仅勾搭上了傅三,连三鑫集团的太子爷都暗通曲款了。跟我玩釜底抽薪!”

    “听说傅三和陆家太子爷是好朋友?你是瞒着他们脚踩两条船呢,还是他们本来就是这么玩,和你搞3——”

    未及他说完,阮舒顺起手边的杯子,将水泼到他脸上。

    “大伯父,你今天早上起来忘记刷牙就出门了吧?”

    林承志抹了把脸上的水,也不生气,继续自说自话:“小舒,是大伯父低估你的能耐了。咱们走着瞧,看看那些个男人能罩你多久!”

    临走前,他抓起方才她泼他水的那只杯子,耍狠般地摔到地上。

    阮舒至始至终清凛着神色。乌?的睫羽一垂,视线落在满地的碎片。

    助理在林承志出去后急匆匆地进来,帮忙阮舒把碎片清理掉。

    阮舒眼眸??地盯着助理,忽而开口:“从明天开始,你先去给新来的副总当助手。”

    助理蓦地愣怔,一脸受到惊吓的表情,战战兢兢地问:“阮总,我是做错什么事了么?”

    “你没做错什么。相反,你的工作表现一直不错。”阮舒神色如常,有点小感慨地说,“苗佳,你是我当初从一堆大学生里一眼相中,一手提拔起来的。无论怎样,都不该比别人差才对。”

    助理被越说越没底,顺着阮舒的话接:“是。所以我一直很感激阮总的知遇之恩,不敢辜负阮总的期待。”

    阮舒笑了笑:“别这么严肃。我只是想说,新来的副总对公司不太熟悉,希望能从老员工里挑一个给他当助手,我首先就想到了你。”

    助理稍放下了心,随即犹豫:“可是阮总你让我去支援副总。你怎么办?”

    “我把小李先提上来。就一个月,没关系。”阮舒从转椅里站起身,走到助理身边,拍了拍她的肩。

    助理似乎还想拒绝。

    阮舒当先道:“虽然傅总是‘副’级别,但他是三鑫集团来的,肯定比呆在我身边强。你把握机会,好好表现,或许能有更好的发展机会。”

    助理的眸光微微亮了一下,却是很快低下头,恭恭敬敬地接受调派指令。

    “那行,就这么决定了。你先去给副总当一个月的助手。”阮舒转身走回到办公桌前重新落座,“明天你找人帮忙,把隔壁的那间小会议室整理出来,改成办公室。傅总的一切配备,全部按照和我一样的等级来。”

    交代间。她的眼底闪过狡?的剔亮。

    当天晚上回家,阮舒不期然在廊下发现林湘坐在轮椅上的身影,停留在门口,不知为何不进去。

    稍走近,她才听到客厅里传出王毓芬生气的说话声。好像是在和谁讲电话。

    阮舒下意识地顿住脚步。

    “他们谭家把我们林家当什么了?!无缘无故地说退婚就退婚?!我们林家在海城虽然算不上什么高门大户,但好歹也是有点脸面的,真当我们好欺负么!”

    “哟,您这意思是拐着弯在骂我扒着人不放是吧?我呸!”

    “谭家有什么了不起!我之前就看他们不爽了!结个亲搞得像我们家欠他们百八十万似的,甩什么脸色?”

    “谁不知道姓谭的是个吃软饭的。要不是靠着家里那只母老虎的娘家,能撑到今天?我还担心我家湘湘嫁过去受欺负!”

    “你说什么?你有能耐给我再说一次?谁死瘸子呢?你才死瘸子!你们全家都是死瘸子!”

    话音落下的瞬间,林湘的两肩明显抖了抖,手上转动轮椅,要返出来,结果一回头撞上阮舒,她的表情顿时紧张而难堪,手上一松,轮椅的其中一只轮子便要从阶梯上滑下来的样子。

    阮舒及时上前两步,帮她扶稳。

    林湘整个人瑟缩,盯着阮舒,瞳孔放大。

    很久很久很久没有和她这样单独地近距离地接触。阮舒固定住轮椅之后,并未马上放开,双手摁在轮椅的扶手上,保持与林湘对视的状态,仔细辨别她的表情里的成分。

    惊恐。

    除了惊恐,没有其他任何东西。

    没有阮舒想要看到的愧疚。哪怕一丝都没有。

    阮舒突然很好奇,这么多年,林湘把自己封闭在房间里,既然不是忏悔。那是在干什么?诅咒她?

    “你看,现在周围都没人,又是只剩我们两个,我是不是该趁机再推你一把?”阮舒斜斜地勾起唇角,笑得邪恶。明明什么都还没做。林湘已然越抖越厉害。

    见状,阮舒嗤笑,松开轮椅,站直身体,不再吓她。转口问:“你是难过自己被退了婚呢,还是难过自己被别人叫‘死瘸子’?”

    “如果是因为被退婚,我反而要恭喜你。不必接手连我都看不上的男人。”阮舒不无恶意地说,很高兴看到林湘的手攥成拳头。

    “如果是因为被别人叫‘死瘸子’呢,那你更不必难过了。因为……”

    阮舒故意拉长尾音。滞了一滞,继续道:“因为你本来就是瘸子。人家说的都是事实。这么多年了,你难道还没认清现实么?”

    “呵,真可悲。”

    林湘的拳头攥得紧紧的,枯瘦的手指指节发白。手背上青筋浮现,低垂着头,水珠子一颗一颗啪嗒啪嗒地掉落在她的腿上。

    十分可怜的画面。很值得人心软的画面。

    作为刚欺负完她的阮舒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冷眼瞅着,兀自迈步朝里走,恰好与王毓芬擦身而过。

    没两三秒,王毓芬大概是发现了林湘,传来一阵咒骂,很尖锐,阮舒一直走回自己的房间关上门。才完全隔绝。

    隔天,傅令元并没有来上班。

    他本就只是挂名的闲职,来不来其实无所谓,而且他昨天好像也确实没具体说自己什么时候会入职。

    助理苗佳却是照阮舒昨天的吩咐,很卖力地拾掇隔壁那间小会议室,在最短时间内贴好墙纸,并将所有的办公家具和办公用品备齐。

    傍晚,大概距离正常的下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傅令元很准时地来了通电话:“好了么?”

    “马上。”阮舒并没有忘记要和傅令元一起回傅家的事,需要她处理的件很早就批完。挂断通话便拎上东西下楼。

    色的吉普很显眼的停在路边。》≠miao》≠bi》≠ge》≠,

    车里又是充斥着浓重的烟味。

    发现阮舒下意识地皱了皱鼻子,傅令元才想起来打开车窗通气,转眸瞥见她身上的裙子,不由勾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傅太太很重视今天的会面。”

    她鲜少穿裙子,今天却挑了一条?白搭配的立领收腰连衣裙。裙摆微微散开,长度及小腿肚,有那么一丝复古的味道,看上去典雅高贵。

    阮舒抿唇笑笑:“我只是不想让傅家将我看得太低。”

    话虽如此,但瞅见傅令元十分随意地穿着风衣。她心里还是掂量着,她大概真的稍微正式了些,反倒被傅令元笑话了去。

    正暗忖,眼前的光线忽然暗了暗。

    却是傅令元毫无预兆地突然朝她倾身过来。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